《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3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楚天齐停下脚步,孔嵘再次“哈哈”大笑:“姓楚的,怎么不去告了,你不是就会告状吗,不是就会找你的后台撑腰吗?”
  “我倒想听听你为什么不怕?”楚天齐没有接对方的话,而是换了个话题。
  “老子就是不怕,我量你也不敢,你去啊。你要是告了我,顶多我还调回市财政,而你在玉赤官场就臭透了。谁敢和你交往,谁又敢用你?恐怕就是郑义平也离你而去了,他还怕被你录音呢。到时你就只有滚蛋一条路了,你敢吗?”
  孔嵘所说,确实是楚天齐担心的。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他是绝不会以这个做最终砝码的。录音这种做法可以私下进行,私下交易,如果摆到领导桌面上,那就会为官员所不耻,甚至为官场所不容了。所以,他今天录音也是被孔嵘逼的,不过就是为了震慑对方,让对方就范而已。
  现在对方说到了楚天齐心坎,他还一时骑虎难下了,心里默念着:怎么办?怎么办?
  玉赤县开发区。
  副主任办公室。
  冯志堂坐在办公桌后,王文祥在沙发上就坐。
  喝了口水,王文祥说道:“老冯,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你总得表个态吧。”

  “老王,我刚才不是已经表过态了吗?按时给老百姓支付补偿款,才是当务之急。”冯志堂缓缓的说。
  “哼,老冯,你就别打官腔了。我专门过来找你,难道就是听你说漂亮话吗?我也知道支付补偿款是最当紧的事,可现在连个钱毛也没见到,拿什么给呀?非得等老百姓都涌到楼下或是把政府堵了,我们才出面吗?现在是该给上级汇报一下动向了,防范于未燃嘛!”王文祥说的苦口婆心。
  冯志堂一笑:“老王,你刚才不是还说‘解决补偿款只是楚天齐的事吗’,现在怎么又这么急了?”
  “话虽这么说,可是一旦老百姓闹腾起来,我俩也脱不了干系呀。”王文祥显得很是焦急,“难道我们非要给他陪绑吗?为什么不趁现在早点争取主动呢?”
  “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还什么‘争取主动’,就跟我犯了什么事似的。”冯志堂不以为然,“再说了,我也没阻拦你汇报呀。”
  “你……老冯,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我这还不是为你好吗,以免你到时吃他的瓜落。”王文祥笑了笑,“当然,你汇报的力度也比我大多了。”
  “老王,你高看我了。”说到这里,冯志堂叹了口气,“哎,反正我也这么大岁数了,有好事也轮不到我,我又不是常务,更不是正科。”
  “老冯,怎么又翻起老话了?”正说着,王文祥手机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站起身说道,“你看,老百姓又来电话了。”说完,向外走去,边走边自言自语,“哎,主任是躲了,老伙计又和稀泥,谁管老百姓呀!”
  见楚天齐足有十分钟不说话,孔嵘冷笑道:“姓楚的,乖乖回去吧,我还是那句话,三月二日保证到帐。”

  本以为楚天齐已经无计可施,却不想楚天齐忽然来了一句:“孔局,你未免太自信了吧?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实话跟你说吧,我在来这里之前,已经和县长秘书约好了,要去见县长。如果事情顺利解决,我就只汇报如何发放补偿款的事,如果被你卡住,那我就只能让县长听录音了。”
  “你敢?你就不怕被赶出官场?”孔嵘质疑道。
  “有什么不敢?反正我也是老百姓家孩子,大不了回去种地。”说到这里,楚天齐微微一笑,向孔嵘走去,“而你肯定要被赶出玉赤了,前提是这笔补偿款今天就会到帐。”
  看着离自己一步之遥的楚天齐,孔嵘不以为然:“你滚蛋回家,而我还可以回到市财政。我为玉赤官场除了一大祸害,还会成为人们心目中的英雄呢。这笔帐太划算了,我愿意。”
  “好一个肉烂嘴不烂,你说的倒轻巧。我问你,沃原市财政局也归党的领导吧,市委对沃原市的所有干部都有权管吧?”楚天齐说到这里,从包里拿出了两张纸,“我如果把这张纸,连同那张纸,还有录音机,放到市委某个大领导桌面上,你还能在市里混下去吗,恐怕你就不是回家务农那么简单了吧?当然,你如果马上把资金拨到开发区帐上,这些就不会发生了。”

  孔嵘一楞,本来红通通的脸上,一下子变的惨白。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传言,传言这小子和市委书记有关系,本来孔嵘根本就不信,认为也就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但现在听姓楚的说的言之凿凿,他不淡定了,准确的说,是害怕了。就是万分之一的可能,也足以让自己万劫不复呀,自己可是有把柄在人家手里的。
  对方的表情变化,完全落入楚天齐的眼中。他把手中的纸张向前推了推:“看看吧,有什么感受?”
  孔嵘从楞怔中醒过来,接过了两张纸。他大致翻了一下,没什么可看的,就是两张同样内容的纸,都是自己曾经写过的批条。他不禁问道:“你怎么有两张一样的东西?”
  楚天齐踱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孔大局长,你太官僚了,有两张奇怪吗?你再好好看看,看看最后的日期。”
  孔嵘再次看了两张纸,重点看了上面的日期,他“啊”了一声:“二十六号、二十八号。”他彻底明白了,也看清楚了,这两张都是复印件,也就是说当时黄美丽改的那张就是复印件,而原件一直在楚天齐手里。他沉默了,他要想想自己该怎么做了。
  楚天齐尽管心里着急,但却面带微笑,他没有逼问对方,他知道“欲速则不达”这句话,也知道“物极必反”的道理。他就那样看着,等着对方给出答复。
  屋里其他人都被这将近一个小时的事情,弄糊涂了。尤其是和孔嵘一起的一男两女,更是懵的晕头转向,他们只觉得故事发展跌宕起伏、反转无常。
  “叮呤呤”,寂静的屋子里忽然铃声响起。这声音太刺耳了,让人们不禁一震,同时心中一惊。大家先是在自己身上寻找一番,最后都把目光投到了孔嵘身上。
  孔嵘发现了众人眼神,略有慌乱的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气粗的道:“谁?说话。”
  手机里静了一下,传出一个声音:“你是财政局孔局长吗?”

  “就是,有什么话快说。”孔嵘很不耐烦。
  “我是邹英涛,楚天齐在旁边吗?让他接电话,县长找他。”手机里的声音很大,也很气粗。
  “邹……县长……”孔嵘这才意识到是谁,急忙对手机赔着笑脸。
  对方打断孔嵘:“把手机给楚天齐,没听明白吗?”
  孔嵘“哦,哦”了两声,把手机伸了出去。

  刚才手机里的声音大家都听到了,楚天齐当然也听见了。此时他已经走到孔嵘面前,伸手接过手机,放到耳旁:“我是楚天齐。”
  “怎么搞的,手机也不通。马上来我办公室。”手机里已经换了一个声音。
  楚天齐看了一眼孔嵘,恭敬的说道:“是,县长,我马上去。”
  手机里传来一个重重的“咔嗒”声,对方已挂断了电话。楚天齐把手机送到孔嵘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
  日期:2016-12-03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