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卜美玉一愣,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沉声问,“允许出现伤亡吗?”
  “呵呵。”陈韬笑道,“训练哪能百分百的避免伤亡。”
  “组长。”卜美玉说道,“我在这里向你做一个保证,我一定拿出全部的力气来当好这个狙击教官,不遗余力!”
  “有你的表态,基本上我就放心一半了,精确射手可是重中之重。”陈韬说道。

  笑了笑,卜美玉看了看时间,请示道,“组长,时间差不多了,晚上安排什么活动?”
  陈韬吐出两个字:“睡觉。”
  “睡觉?”卜美玉一个愣怔。
  “嗯,让他们好好的睡上一觉。”陈韬笑道。
  卜美玉却是从陈韬的笑容里看到一些别样的东西,他说,“那我去通知。”

  “让唐河去,还没到我们出现的时候。”陈韬说。
  基本上卜美玉明白了,陈韬估计早就有了一整套完善的训练计划,每一步都在严格地遵循着走起来。
  “明白,我去通知唐参谋。”卜美玉起身离去。
  陈韬又拿出一根烟来点燃,抽的时候微微眯起了眼睛,露出含着深意的笑容。
  镜头转到老营房那里,二楼楼梯靠右第一间,李牧等人的宿舍。唐河让他们自行选择住哪间房,李牧选择了这一间。
  此时,唐河来到门口,顺手就拿出一个牌子钉在了房门上面——101。
  就算大家对唐河非常的不满,但在等级森严的部队里,再不满也不能坏了规矩。看见唐河过来,大家赶紧的起身立正站好。
  “呵呵。”唐河走进来,“都坐都坐,不用太拘束,就当是在自己连队好了。有两个事情啊,我讲一下。”
  兵们可不敢信唐河的话了,依然妥妥的站着。
  唐河看向李牧,随即目光扫视了一圈,说,“这第一件事啊,你们这支特训小队呢,得有个代号,呵呵,出于保密的需要,除了你们和教官组,就是大队长和政委也不能知道特训小队的事情。嗯,就叫101小队吧,呵呵,你们房号是101,也方便记忆。”

  一度,李牧等人甚至怀疑唐河是假冒的军官,大家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啰里啰嗦的干部,一句话能讲清楚的事情非得吧嗒吧嗒地说上几句。
  李牧扫了其他人一眼,心里都挺不得劲儿的,方才大家还在讨论给自己这个小集体取个什么样的代号呢,这下好,直接就给人家随便用几个阿拉伯数字给定了。
  “呵呵。”唐河说,“第二件事呢。”他配合着手势,一副关心关切的样子,“今晚啊,大家好好地睡上一觉,上午坐了几个小时的车下午又搞了一下午的卫生,考虑到大家都很辛苦了,所以晚上就不安排什么活动了,就做一个事情,睡觉,好好的睡一觉。”
  扫了眼只摆着三张架子床、一张桌子和一个枪柜的房间,唐河说,“同志们要是太早睡不着,就搞搞内务打发打发时间。这样啊。”他指了指李牧,“你们啊,暂时就由李牧负责,时间到了自行点名解散就寝,我就不过来了,呵呵呵。”

  “呵呵,就这两件事,嗯,就这样,大家好好休息。”
  唐河说完,摆摆手走了。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一时半会没法相信——睡觉?不应该是马上就往死里搞体能来一个下马威吗,老子心理准备都做好了!
  李牧的目光这才从门口处移回来,扫了一眼房间,只说了一句话:“按照最高标准把内务整起来,九点三十分准备就寝。”

  大家面面相觑,都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深夜,寒风寒,无月光,老营房后面的竹林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李牧发现,后窗根本没法挡住呼呼的寒风,缝隙里灌入丝丝的冷风,让房间里的气温时刻保持着与外界的一致。
  “班长,这鬼地方太冷了。”石磊的声音忽然轻轻地响起,他发现李牧还没睡着,便低声说。
  此时已然十一点,对于军营来说,兵们应该睡着起码一个小时。
  裹了裹被子,李牧说,“坚持一阵子。”
  话音刚落,赵一云的声音就响起来了,“把大衣拿出来盖上。”
  李牧却是出声阻止:“最好别!”
  “为什么?”林雨也没睡着,冷不丁地问。
  “如果你想保留一件干燥的御寒衣物的话。”杜晓帆的声音接着响起,看来都没有睡着。
  “什么意思?”石磊没能明白过来。
  赵一云稍加思索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但是林雨是比石磊更加纳闷了,他问道,“啥意思到底?”
  杜晓帆翻了个身,手掌交叉然后放在脑后当加个枕头,然后说,“你们没有发现,从咱们到这里的那一分钟开始,那个姓唐的安排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经过严密计划的。你们觉得和新营区只隔了一条绿化带的老营房到处都是垃圾,这正常吗?”
  林雨恍然大悟,石磊也眉头猛跳,明白了什么。

  “李牧,我倒是比较好奇,你明明一早就有感觉了,为什么不提醒大家?”杜晓帆悠悠地说。
  黑暗中,大家的目光都望向李牧的床铺。作为小队长,他一个人睡一张架子床,睡在下铺,上铺则是用来放置五个人的背囊。
  李牧沉默着,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就在石磊忍不住要发问的时候,李牧沉着声音说话了,“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
  众人一愣,就连杜晓帆也不知道李牧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下文。
  “有一位作家,他习惯在深夜工作,夜深人静的时候思维最活跃,写出来的东西质量最好。他住在二楼,楼房很老,隔音很差。有一天三楼搬来了新的租客,是一位女性夜场工作者。三楼的女租客常常在凌晨两三点回到家,而那个时间是作家灵感最充分的时候。第一天,女租客两点左右回到家,作家听到了一声很清晰的声音。那是女租客甩掉高跟鞋高跟鞋砸在地板上的声音,在安静的凌晨非常楼下听得非常的清晰。随即又是一声咚,第二只高跟鞋也落地了。作家被吓了一小跳,灵感顿时就魂飞魄散了。”

  说到这里,李牧停了下来。
  赵一云的声音响起,他接着说道,“作家费了很大的努力和时间恢复了状态继续创作,但是那天晚上他比之前晚睡了至少一个小时。从那天以后,每天凌晨两点到三点之间,高跟鞋咚的落在地板上的声音都会准时地响起,先后两声。于是,作家开始注意时间,一到两点,他就暂停写作,等待着先后两声高跟鞋落地的声音,然后再继续工作,终于恢复了常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