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7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也沉默了,以白珊珊现在的面子,帮她父亲要个小工程真的是一点难度都没有,她也不怕领别人一个人情。
  但是,这个事情她不能出面,味道不对。
  未来几年城建方面的工作,肯定是新市长的工作重点,木槿花不想在这上面插手,那白珊珊作为木槿花的秘书,自然也不好乱伸手,要不然引起市长的误会,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书记和市长之间,肯定是达到了什么协定的,如果这个协定因为白珊珊一点点私人的利益而受到了影响甚至是破坏,影响到随江班子的团结,这个责任,白珊珊那珠圆玉润的小肩膀真的扛不住。
  白珊珊把话说得这么直白,没有丝毫的拐弯抹角,张文定就觉得自己也不好装聋作哑,点点头道:“你确实不方便出面。这样,你爸现在在市内吗?”
  白珊珊点点头道:“在。”
  张文定道:“要不,请他过来一趟?”
  白珊珊看着张文定,眼圈有点发红,咬着下唇道:“领导,我,我……”

  张文定摆摆手打断白珊珊的话,道:“珊珊,客气话你就别跟我说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白珊珊重重地点了点头,果然没再道谢,抬手就给她父亲打了个电话,脸上的愁容终于消淡了。
  她知道,父亲的事情应该会解决了,不会再缠着自己给她介绍人认识了。有张文定出面,这个事情不难。
  她知道,张文定现在虽然下到安青去了,可他在随江市里还是有些有关系的。

  别的不说,住建局这一块,他出面的话,程局长无论如何都要给些面子的。
  其实程遥斤也算是木槿花这一系的人,可白珊珊和程遥斤之间并没有什么私交,就算是有私交,她宁愿欠张文定的人情,也不愿欠程遥斤的。
  她是木槿花的身边人,是内臣,和同为木槿花这一系的外将不能关系过于密切,那会让木书记不喜的,当然了,张文定是个例外。
  当初程遥斤过得相当不如意,住建局局长江南山下马,成全了张文定的名声。后来,张文定去了市委组织部,程遥斤就担任住建局当一把手,张文定是从中出了大力的。
  并且,程遥斤和张文定的舅舅严红军关系很好,当然了,如果不是这层关系,张文定也不可能帮程遥斤。
  找工程干这种事情,还有什么比找住建局长更好的路子呢?
  到时候,只要程遥斤稍稍动动嘴,那些公司还敢不给面子?
  白珊珊其实是早就想到了这一点的,所以才主动联系张文定,而没有找别人。

  随江各个山头之间有竞争和斗争,山头内部,同样也有竞争和斗争。
  现在,随江的几大势力相比,木槿花这一系无疑是最强大的,而这最强大的内部,也并不是铁板一块,各种勾心斗角层出不穷,谁都不想让别人专享木书记的恩宠。
  外将们争宠,白珊珊这个内臣是不能掺和的,要不然主子会以为你有什么别的心思。
  所以,白珊珊跟其他的木系人马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也尽量不欠别人的人情,要不然的话,她就会相当被动——欠了别人的人情,别人找你帮忙的时候,你是帮还是不帮呢?
  当然了,不欠木系其他人的人情,她也不至于会和那些人把关系搞僵。相反,在条件允许的时候,她也会小小地送一些人情出去。
  比如说谁要被提拔了,到木书记这儿来汇报工作,她会先给个暗示,让那人能够把更好的一面展示在木书记面前。或者木书记心情比较差的时候,她也会提醒一下汇报工作的人,让其有个心里准备,小心说话免得惹恼了木书记。

  白珊珊的想法很稳重也很正常,不能够交好一些实权人物,但至少也要先留个好印象,等以后她外放了,求人办事的时候,也好说话一些——哪个秘书不希望外放呢。
  这些情况,都是白珊珊和别人之间所要注意的。至于跟张文定之间嘛,那就是个特例了。
  毕竟,她能够当上木槿花的秘书,还是靠的张文定的推荐,而且之前,她一直都是紧跟张文定的,说是张文定的铁杆心腹都不为过。如果白珊珊当了木槿花的秘书之后却和张文定疏远了,那么不说别人会怎么看她,恐怕木槿花也不会继续用她了——今天你攀了高枝就忘了旧主,明天会不会因为别的利益而背叛我呢?
  谁都不希望自己的贴心人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啊!
  重感情的人,容易让人接受和信任。但官场偏偏又是个最不重感情、最自私自利的地方,重感情往往就会感情用事,一感情用事,往往就会坏大事。
  所以,领导对秘书的要求,其实是比较矛盾的,既希望秘书有感情不冷血,又希望秘书做事能够稳重冷静不感情用事。
  这里面,就相当考验秘书对感情这个度的掌握了。还好,白珊珊在这方面的表现,还是很让木槿花满意的。
  白珊珊的父亲白成来得很快,挺着个大肚子,脖子上一根黄灿灿的金项链格外耀眼,满脸肥肉上坑坑洼洼的,头发像是剃了个光头之后刚刚长出来没半个月似的。不知底细的人一看,第一感觉可以会误会他是个放高利贷的。
  白珊珊站起身来,不冷不热地介绍道:“爸,这是张市长。”

  白成赶紧朝张文定伸出了手,满脸堆笑,热情地说:“张市长你好,我是白成,谢谢你对珊珊的照顾。”
  张文定站起身,跟白成的手握在了一起,笑着道:“都是珊珊自己工作努力做事认真,白总养了个好女儿啊。”
  张文定这番做派加上这略带点讥讽的话,倒不是要摆什么架子,而是之前白珊珊就说过,不要对她老爸太热情,免得呆会儿谈事情的时候气氛不够严肃。
  所以,张文定只能这样了。
  白成才没管那么多,双手紧握着张文定的右手,颇为谦恭地说:“我经常在外地跑,也没怎么管过珊珊。都是张市长培养得好,珊珊才有这个成长……”
  张文定可不想和他总是握手,更不想听他这半生不熟的套话,打断他的话道:“白总请坐。”
  白成只得吞下还没说完的话,道过谢,想了想还是在女儿身边坐了下来。
  他对于白珊珊工作后的经历并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女儿在开发区当过副局长,在旅游局当过副科长,现在又成了市委书记的秘书。
  至于女儿是被谁赏识而一步步成长的,他就不知道了。
  看着对面那个跟女儿差不多大的青年人,他内心深处是相当敬畏的,那是个副市长啊!

  白珊珊没有详细介绍张文定,白成就误会了,以为张文定是随江市的副市长,他压根就没往安青市去想。总算他还知道随江的大市长不可能会这么年轻,要不然还不知道会震惊成什么样呢。
  白成内心里是相当激动的,他活到这么大,见过最大的官也就是个科长,还是跟别人一起见的,那科长都没拿正眼看过他。但现在呢,一个副市长跟他握手了啊,还叫他白总!
  日期:2016-12-03 08: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