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7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了这个认识,孔大河表面上还是比较热情的,亲自给张文定泡了杯茶,然后在沙发上坐下,笑着道:“张市长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了?”
  孔大河连“今天是什么风把张市长吹到这儿来了”这种话都懒得说,刚才表现出来的热情配上这相当直接的话,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林业局在随江市不算很强势的大局,却也不是可以等闲视之的小局。
  虽说现在林业公丨安丨已经是政法编了,可怎么说森林公丨安丨局也是受到公丨安丨局和林业局的双重领导,这种优势,是其他行局无法比拟的。再加上当初国家林业局对随江林业局都肯定过的,所以随江林业局的地位也算是有点超然。
  林业局若是没点实力的话,当初也不敢惦记着从旅游局嘴里抢肉,要知道旅游局那时候可就紫霞山一块肉,而且是在饿疯了的情况下得到的一块肉,谁要敢打这块肉的主意,旅游局肯定会六亲不认的。
  是个人都知道不从饿狗嘴里夺食的道理,然而林业局当初就硬是干出了一次想从饿狗嘴里夺食的事情。
  由此可见随江市林业局的习惯,也能够窥见一丝林业局大局长孔大河的性格。

  孔大河面对着张文定,还是保持着他老牌正处的气势,礼数尽到了,也根本就不多作客套,直接就把话往正题上引——有事就说吧,我听着。
  其实张文定也不愿意和孔大河多说什么客气话,毕竟双方发生过不愉快,最后的和解,还是以旅游局胜利而告终的,林业局居然被旅游局干了下去。
  这个脸,孔大河真的丢得太大了。
  有了这个因素在,张文定就算是想主动修好,孔大河也不会领情的。当然了,有利益的话,那又两说了,只不过利益到手后,人情肯定是不会存在的。
  孔大河这么说话,也是摆明了告诉张文定,我们之间没交情,若想谈事情,就要有让我孔某人动心的利益。
  说实话,来之前,张文定料到了可能出现的情况,但就是没料到孔大河会这么直接。

  不过,孔大河这么直接,他倒也觉得舒服,笑着道:“在下面穷怕了,想到孔局长这儿资源丰富,就厚着脸皮过来化缘了。”
  孔大河也笑了起来:“张市长不会专门跑来笑话我的吧,我这儿加起来才几个人,有什么资源?倒是张市长分管着那么多部门,手下人才济济,安青那地方又是山青水秀的,那才叫资源丰富……”
  这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张文定心中暗哼一声,嘴里道:“安青的山青水秀,离不开孔局长和林业局对安青的大力支持。近年来,随江各区县水土保持得相当好,没有出现过大的旱涝灾害,得益于孔局长和林业局……”
  这个话,算是挠到了孔大河的痒处。
  孔大局长眼里含着笑,摆手打断了张副市长的话,脸上正色道:“张市长这个话我可不敢当,随江这些年风调雨顺政通人和,都得益于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和英明决策,以及广大干部群众的理解和支持,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还有什么干不成的?林业局也是随江大家庭的一分子,为随江的快速发展添砖加瓦也是应该的,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力所能及的事情,实在是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呀。”

  张文定就无语了,你孔大河不仅仅是个正处级的领导,更是一局之长,能不能别这么不稳重啊。
  安青市随便挑个乡镇的一把手出来,说话也不至于会这么张狂这么没水准,就算你心里再得意,也没必要在我面前表现得这么明显吧?
  张文定和孔大河打交道不多,不过,他对孔大河真的没多少好感。
  不说别的,单单孔大河的儿子孔留洋搞的留洋大酒店在随江的狼藉声名,张文定就有点恶心,虽然留洋大酒店对外声称没有强逼过任何一个女孩子,可这话谁又相信呢?
  领导干部的子女要捞钱有很多门路,孔大河怎么就一点都不管一管他儿子呢?这样的领导干部,真的让人有点看不起。
  不过,看得起也好,看不起也罢,这些感觉都只能放在心里,现在的张文定,要先抛开这些个人感观,想办法从孔大河这儿要到支持才是王道。

  “孔局长太谦虚了,林业局为随江营造了一个优美的工作、生活环境,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张文定又恭维了一句,然后话题一转,引向了今天的目的,“我从小在山上长大,对乱砍滥伐造成的危害体会相当深刻。到安青之后,我走过不少农村,跟不少群众交流过,听他们谈起这些年山上的变化,感受更深。不讲别的,山上树一多,泉水都甜些,好山好水才养得出好身体啊。那些群众都讲现在政策好,林业局的造林补偿很到位……对了,孔局长,听说林业厅对造林达到一定面积的……有特别奖励?”

  “退耕还林?”孔大河有点奇怪,张文定怎么说也是安青市分管农林水的副市长啊,怎么连个退耕还林都说不好,太外行了吧。
  张文定点点头:“是生态林。”
  孔大河情不自禁地就扯了扯嘴角,现在农村那些退耕还林的,就连经济林都水份相当大,张文定居然敢张嘴就是生态林,真当林业厅的钱那么好骗么?
  经济林的生产周期相对较短,并且有经济效益,所以很多地方都采用经济林。
  生态林是特殊林业,生长周期长,其目的并不是为了产生直接的经济效益,而是为了水土保持、培养水源、净化空气、优化环境等等。
  由于生态林的这种特征,所以补偿是相当高的,并且不是一次性补贴,而是持续性的。
  林业部门对于生态林,特别是大规模的生态林,认定也是相当严格的,林业厅里没有实权人物发话,根本就没希望。
  这也是张文定没有带着安青林业局长一起来的原因,他和孔大河之间毕竟有矛盾在先,依靠安青林业局那点关系,倒不如他一个人和孔大河面谈来得有诚意——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个人更方便。
  不管谈得怎么样,都是他张文定和孔大河之间的事情,没别人在场,大家说话可以更直接一些。有时候,话说得直白,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生态林?”孔大河问了一句,直视着张文定。
  张文定迎着孔大河的目光,肯定地说:“是生态林,一期计划五万亩。”
  五万亩林地对于一个县级市来说,真的不算多,哪怕是五万亩的生态林。不过,由于退耕还林政策实施以来,从当初的试点到后来的推广,各省市都有过几次大规模的退耕还林行动,面积十几万亩的有,几万亩的也有,安青也不例外。
  所以,现在的安青,能够一次拿出五万亩,还真的算是面积相当大了。
  以孔大河对随江林地情况的了解,安青真要搞出个五万亩的生态林来,应该还是夹杂了一些水份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