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晓帆也动手吃了起来,他哼声笑了笑,说,“你还是省点力气吧,苦日子恐怕还在后头。这算什么,开胃菜都不算。”
  “别吓唬老子,老子不是吓大的。”石磊用力地挥手,怒火一阵一阵的。
  赵一云和林雨对视一眼,也学着李牧的样子吃起来,也没人去管石磊了。李牧吃了一口将小半个馒头塞进嘴里,几下就吞下去,随即又拿起一个,这才说,“尽量多吃,挑肥肉吃,做好三天没饭吃的心理准备。”

  众人皆是一愣,嘴角抽动着,凉气都来不及倒抽,只是进食的速度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起来。
  石磊看向李牧,怀疑地问,“班长,啥意思,三天没饭吃?不能够吧,会出人命的啊!”
  看向石磊,李牧说,“来之前连长和指导员说的话你都忘了?”
  石磊低下眼皮。

  “刚才那个唐参谋,你们应该都能感觉出来,他根本就是在哄我们入局。你还真相信特大的干部们会对咱们笑脸相迎?我反正是做好了脱一层断上几根骨头的心理准备,我也建议你。”李牧说着,扫视其他人,“包括你们,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咱们不是来度假来的。”
  说完,李牧便不再多言,专心致志地吃饭。平常他的吃相很稳重,但是此时的样子也是有点不管不顾的了。
  大家想着李牧的话,看着李牧的样子,渐渐的从心里重视起来,慢慢的意识到,这一趟三个月的集训,恐怕比之前经历过的任何一次都要来得艰难和痛苦。
  咬了咬牙,看着大家加快了吃饭的速度,石磊也抓起一只馒头混着猪食就狠狠地吃起来。他并不是挑,而是接受不了特大的态度!

  显然,来的路上,石磊没有看到营房侧面的墙壁上刷着的几个大字——这里没有尊严。
  政委办公室边上的办公室,窗户的窗帘拉着,一台望远镜架在三脚架上,镜头从窗帘的缝隙里指向老营房,电源线和办公桌那边的电脑连接起来。使用电脑可以控制镜头远近以及指向的位置。老营房前面的任何动静都逃不过被观察和记录。
  而办公桌上摆着多达五台显示器,其中四台显示器上面显示着的是监控画面。其中一个画面,赫然是李牧等人用餐吃饭的画面,甚至于他们说话的声音和吃饭的声音都被捕捉了个清清楚楚!
  老营房处于严密的监控监听状态!
  陈韬舒舒服服地坐在旋转椅上,慢慢地抽着烟,目光始终在监控画面上。卜美玉站在他身侧,一共看着监控画面。
  “卜班长,坐吧。”陈韬吐出一口烟,说。
  卜美玉拉来一把椅子坐下,正如李牧等人所讲的那样,卜美玉是一名长相极其平凡的二期士官,哦不,刚刚挂上了三期士官的军衔,二十八岁,偏爱偏胖的身材,如果没有宽松的作训服的掩护,压根没有哪怕一点儿枪王的威风。

  石磊说,就一死胖子,听说五公里跑不动。
  “能看出些什么来吗?”陈韬问卜美玉。
  没错,在陈韬选择的三名教官里面,卜美玉是其中之一,目前为止,已经出现了两位,唐河和卜美玉,都是王政委眼中“建议再考虑考虑”的人选。
  只是然而,陈韬行事从来不遵循常规,而这,正是军区派他下来负责此次特训的因素之一。
  所有的一切都带有试验性质,也就意味着必须要不断地尝试很多不同的新方式新办法。
  卜美玉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说,“首长,目前为止,我只能从他们身上看出匪气。”
  “哦?匪气?有点儿意思,说来听听。”陈韬却是有些意外,随即问道。
  “中间那个兵,虽然看着面无表情,但是嘴角微微上翘,目光平淡之中带着慑人的余光,他抓馒头是用三根手指,信手沾来,虽然他有意识地掩饰了,但是他吃饭的时候目光还是放在周遭。只有土匪,才会对身边的环境如此的不信任。其他几个兵,匪气没中间那位的重,但或多或少都有。首长,我讲的可能不准确,主要是整体给我的感觉的确是这样。”
  卜美玉一口气说完,看着陈韬。
  缓缓地点了点头,陈韬说,“你观察得很细,那么,你觉得这种匪气,好还是不好?”
  卜美玉笑了笑,他是见过大首长的人,在陈韬面前可没有多么的拘谨,他说道,“首长,第三旅本身就是解放前的土匪改编而来的,又在山东那边打了那么多年游击。不过正规化搞了这么几十年,我接触过第三旅的其他人,身上都没他们这么重的匪气,很奇怪。”
  陈韬微微一笑,说,“所以他们能在你们的穷追猛打之下逃出去,猫到最后击毙了红军指挥官。”
  “他们只不过走了****运,再者说,导演部最后给出的是打平手的裁定。”卜美玉说,提起上次演习,他还是耿耿于怀,又补上一句,“就算是指挥官阵亡,也不意味着我们的指挥系统崩溃,胜利最终肯定是我们的。”
  陈韬微微笑道,“我仔细研读过你们的交手,尤其是你们特大加侦察营围歼蓝军机动部队的那场战斗。你们的战法不错,但是有漏网之鱼,实际上就意味着你们出了问题。运气,说得没错,离不开运气,尤其是特种兵。”
  看着卜美玉,陈韬说道,“你是王牌狙击手,你应该非常的清楚。别说一个三人小组,就算是漏掉了一个人,在特定的情况下也会对整个战局产生深远的影响。”
  卜美玉不得不点头承认,因为的确如此。历史上一个兵一杆枪改变一场战斗的结果乃至一场战争的结局的例子,可是不少。

  指了指监控画面,陈韬说,“运气只是一部分,如果没有过硬的能力,就算机会送到面前来,上天眷顾,也完成不了决定性的一击。”
  卜美玉点头,笑了笑,“首长,看来您对他们很有信心。”
  陈韬说,“换个称呼吧,叫我组长。”
  “是,组长。”卜美玉答道。
  陈韬转过身,看着卜美玉说道,“卜班长,未来三个月,我和你是他们的教官,包括尚未到位的薛猛。如果连我们都对他们没有信心,结果可想而知。”
  笑了笑,陈韬说道,“我可是跟你们王政委赌了一条好烟的,一个月后来一次对抗。”
  卜美玉登时倒抽一口凉气,往后仰了仰身子,不敢置信地看着陈韬,“组长,这玩笑可开不得。”

  “我没开玩笑。”陈韬扯了扯嘴角。
  卜美玉说,“即便是和最差的三营对抗,咱们也没有赢面,压根不是同一个档次的啊!”
  “我刚才说了,首先我们必须对他们有信心,也是对我们自己有信心。”陈韬严肃地重复了一边。
  日期:2016-02-15 06:24: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