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6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福灵豹载着卫木、屈胖三和朵朵三人,带着找寻逃脱的神池宫残部去了,而望着那畜生的背影,陆左不由得转头,看向了我,说阿言,他莫不是看出了我们的计划?
  我皱了一下眉头,说应该不会吧?
  陆左没有深究,而是问杂毛小道,说有没有跟你师父谈及关于屈胖三的事情?
  杂毛小道显得很痛苦,对他说道:“没有,他没有跟我聊这个——算了,不要多想了,只需要将这理解为天山大战一役,我师父就不在了……”
  他说得玄乎,不过却显得很痛苦,陆左也不逼问,只是叹了一口气。
  看起来我们想从陶地仙这儿找寻到让屈胖三恢复第二世记忆的方法,估计是报销了。
  我们在林子里待了一刻钟左右,这个时候屈胖三跑了过来,说已经找到了神池宫的残部,让我们过去,见上一面。
  再一次见到神池宫两位掌权人的时候,她们给我的感觉依旧淡定,只不过周围众人的狼藉,却还是显现出了她们逃离的窘迫来。

  银姬宫主眯眼打量着杂毛小道,说听说你去过了百丈冰窟?
  我们没有想到对方一见面,不谈此刻神池宫被人攻陷之事,反而说起了杂毛小道去与他师父见面的事情来,都有些意外,而杂毛小道则显得很平静,坦诚地说道:“对,我去了。”
  银姬宫主冷冷地说道:“百丈冰窟有我神池宫历任宫主和教谕大长老的陵寝,还有无数珍奇异宝、修行典籍,你一个外人,如何敢进入其中?”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杀气腾腾,吓得旁边的卫木脸色发白,开口说道:“外婆,是我带萧大哥去的,他什么也没有动。”
  “闭嘴!”

  银姬宫主颇有威严地叱喝了一句,然后回过头来,死死盯着杂毛小道,让他做出一个解释。
  面对着这样的紧逼,杂毛小道却是洒然一笑。
  他与银姬宫主平静对视,然后说道:“百丈冰窟对于你们来说,是禁地,是祖坟,对于我来说,不过是我与师父见面的一个地点而已,需求不同,看法也就不同——对了,我忘记提醒银姬宫主你了,我也许是第一个踏进百丈冰窟的外人,但第二个、第三个乃至后面的几百人,远比你想象中来得更早……”
  杂毛小道说话带刺,直言不讳地提及了这一场叛乱,而她神池宫已经失去了法统的事情。
  银姬宫主脸色阴郁,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放心,这些叛逆,定然会被全部赶走的。”
  杂毛小道耸了耸肩膀,说如果你找我们过来,是只讲这个的话,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们要离开神池宫了,再见。
  话不投机半句多,他不想跟神池宫的人再有纠葛,而银姬宫主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铁青起来。
  旁边一个浑身都是鲜血的男子拦住了他,说等等。

  这人是迦叶,走马队的首领之一。
  杂毛小道平静地看着他,说这是准备拦我?
  迦叶赶忙摆手,然后说着软话道:“不是,不是,其实我们叫诸位过来,是想跟你们求教一下,目前应该怎么办——两位可是天下间最有名的人物之一,怎么能够看着外族在我中华之地,大开杀戒,尽显屠戮之能事呢?”
  杂毛小道皱眉,不说话,而这个时候陆左往前站了一步,然后说道:“阿木带着老萧去见他师父的时候,我跟他说过一句话,说他做的事情,我们帮他办。”
  迦叶说诸位的努力,我们都有看到,今夜几位出手斩杀的敌人,至少有十几个……
  屈胖三扬手打断了他的话语,然后认真地说道:“抱歉,打断一下,我和朵朵帮着清理的狙击手,总共十八人,另外帮着料理了五位一流好手,陆左和陆言两个人斩杀了超过五十人,其中还将对方最有威胁的炮兵阵地给一锅端了,倘若不是你神池宫出现了内奸,银姬宫主最庇护的龙家叛变,将你神池宫集结的力量一举轰塌,说不定你们并不会输……”
  屈胖三没有夸口,而是一字一句地将我们今夜的战果给说了出来。
  听到就只是我们四人,帮着神池宫斩杀了七十多人,在场的众人都为之骇然,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讲句不客气的话,神池宫组织了全部的力量,估计消灭的敌人也就这么多。
  或许还不到。
  这边是冷兵器和热兵器之间的较量,倘若热兵器的一方只是普通训练有数的军人,那倒算不得什么,但如果是同样的修行者,简直就是一场屠杀。
  更何况神池宫的抵抗力量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自己这边顶尖的高手,都有相应的敌方高手盯着。
  屈胖三一开口,直接打脸,然后他并不满意,还在继续说道:“神池宫的覆灭,或许有一部分原因是黑暗真理会的缘故,但更重要的,其实是诸位本身——如果没有你们的纵容、没有你们的心慈手软、不修内政,没有你们的玩忽职守,没有你们的高高在上,没有你们的……”
  他的嘴相当毒,一通话说出来,丝毫不留情面,水泼一般。
  然而还没有等他说完,卫木突然惊叫了一声:“外婆……”
  我们纷纷看去,原来那银姬宫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到了后来,突然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直接栽倒在了地上去。
  屈胖三也下意识地愣住了,打住了话头。
  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将神池宫堂堂的前代宫主给说倒在地了去,这事儿,也太扯了吧……

  他屈胖三难道有诸葛亮的本事?
  卫木扑到了银姬宫主的身上,而从头到尾一直都显得很沉默的神姬宫主在检查了一下母亲的身体之后,却站了起来,然后双手搭着,朝着我们长长一躬。
  对方一不闹、二不嚷,然而是这般客气的一礼,让我们都为之诧异,陆左拦住了屈胖三,然后回礼。
  礼毕,他说道:“宫主何必行此大礼?”
  神姬宫主起身,平静地说道:“这一礼,一是感谢各位能够在神池宫适逢大难的当下,能够伸出援手,我谨代表我本人,向各位表示感谢;第二呢,我也是替我母亲给你们道一个歉,因为她本人的固执,使得你们这几日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对于这一点,我很抱歉……”
  对方说话的时候,我打量着面前这个女人。
  她是一个沉静如水的女子,从面相上来看,她似乎也有过英姿勃勃的岁月,然而到了现在,一切棱角都化作了流水去。
  在母亲,也就是前代神池宫宫主面前,她显得很低调,仿佛一个傀儡,又或者从来不发表观点的内向女子,然而当银姬宫主倒下之后,她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却让人为之侧目。
  日期:2016-07-04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