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3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堂堂财政局局长,竟然颠倒黑白,玩起了倒打一耙。佩服,佩服。”楚天齐连说了两个“佩服”,赞叹对方脸皮之厚,然后又说,“从这两天的情形来看,恐怕你在写批条的时候已经安上了矢口否认之心。所以,你把落款日期故意写成阿拉伯数字,然后安排手下人采取欺骗的方式,对批条日期进行修改。真是秒招啊!我真替所有纳税人、替政府担心,财政局那么多数据都是用阿位伯数字记录的,你要是随时加减一、两个零的话,那财政的钱就不知要流失多少了。”

  “你是不是有妄想症啊?这奇怪的想法都是从哪来的?我忽然想到了一个词,血口喷人。”孔方继续否认着,然后话题一转,“我还有应酬,你不要在这里无理取闹,请回吧。你放心,我不会因为你刚才的挑衅而延缓放款的,在五日之内,也就是三月二日下班前,一定会把这笔款拨到开发区帐上的。”说着,他厌烦的挥了挥手,就像轰苍蝇一样。
  没想到,一个三十来岁的人,竟然把脸皮修炼到如此之厚,竟然深谙厚黑之学。楚天齐伸手捡起地上的纸张,笑着说:“孔局长,你就不怕我拿这个批条去告你吗?”
  “告我?告什么?去哪告”孔嵘不屑的说,“告我没有答应你的无理要求?”
  楚天齐现在真有点理解那句话了,“人嘴两张皮,咋说咋有理”。红口白牙说过的话,白纸黑字写下的条,竟然说否认就否认、说推翻就推翻,像这样的人管理财政真有些可怕。
  楚天齐又拿出那份县长签批件的复印件,说道:“你明知道这笔钱必须在二月底之前付给被征户,明知道县长在签批件上特意注明“两日内拨付”。但你却以堂而皇之的理由,却以各种卑劣的手段予以否认,甚至颠倒黑白、倒打一耙,难道我就不能向政府反映吗?难道我就不能让政府主持公道吗?难道……”
  孔嵘粗暴的打断了对方:“不愧当过老师,竟然用上排比句,竟然给我上课了。哦,怪不得你这么猖狂呢,我明白了,你是郑义平的人呀。但我要告诉你,谁也不能代替正常程序,谁也不能凌驾于程序之上,县长也不行。你别拿郑义平吓唬我,他也是一个头、两条胳膊、两条腿、两个屌蛋,也没比别人多一块。你不说他我还不生气,一说他我倒想起来了。
  要不是有他和赵中直给你撑腰,你哪能混到今天的位置,你哪至于这么狂妄,这么目中无人?我早听说了,在这几年中,你仗着他们的纵容,把县里干部欺负个遍,简直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了。你之所以能这么无法无天,追根溯源的话,他郑义平就是你最大的帮凶,就是罪魁祸首。”
  孔嵘刚才这句话,让楚天齐不禁一惊,回头去看,郝玉芳甚至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说的好……”胖男人忽然来了一嗓子。
  此时孔嵘也已经是满面通红,看起来像是酒劲上头的样子。他冲着胖男人笑了笑,又转向楚天齐说道:“虽然我刚到玉赤县财政局时间不长,但是你的恶名我却是早有耳闻。刚一上班,你就挤兑你的上司——常务副乡长温斌,你……”

  孔嵘就像是在开批判会一样,把楚天齐与同仁相处的种种“恶行”一一历数,期间也夹杂着孔嵘对一些县领导的指责。
  听着孔嵘对主任的指责,郝玉芳愤怒不已,便偷眼去看主任。而做为当事人的楚天齐,却像没事人一样,干脆坐到沙发上,饶有兴致的听了起来。
  就在楚天齐接受“批斗”的时候,有一个人却为找不到他而大伤脑筋。但他的手机却打不通,给单位打电话,接听者又说他出去了。这个人看了看时间,已经三*点多,便翻出电话本,给楚天齐可能去找的人,或是认识的人打电话。领导正急着见楚天齐呢,必须要尽快找到他才行。
  历数了楚天齐十多分钟的“罪行”,孔嵘舌头发硬的说:“我说的不错吧,玉赤官场这么多人都被你欺负了,但好多人只得逆来顺受、忍气吞声。你今天又欺负到了我头上,我却不吃你这一套。”

  “说完了吗?看来你对我还没少下功夫。你说的这些我不做解释,也向你解释不着,我就知道‘是非曲直自有公论’这句话。”楚天齐站起身来,慢慢的踱着步,“你看似说的大义凛然、公正无私,其实我完全知道你的心思。你还说什么替大多数人讨公道,其实不过是替你的哥哥和堂哥出气吧。”
  孔嵘先是一楞,继而“哈哈”大笑,醉眼迷离的说:“你要这么说也可以。不错,孔臻是我亲哥,孔方是我堂哥。我哥以前名字中是那个‘峥嵘’的‘峥’,后来因为高三补习,才改成了现在这个‘臻’字。”说到这里,他猛的摇了摇头,“跟你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就知道你以前仗着赵中直、郑义平撑腰,没少欺负他们,我就是要给你们出这口气。”
  “那你是承认故意卡开发区的钱了?”楚天齐笑着问道。
  孔嵘不屑道:“是又怎样?你不就是仗着有郑义平撑腰,才虎假虎威吗?我不怕,我又没有违反拨款时限,到哪我都不怕。郑义平手再大,还能在玉赤县一手遮天不成?再说了,你有一告我还有一诉,反正都是空口白牙,又没有什么证据,谁赢还不一定呢。”
  “哦,那我要是拿出证据,又如何呢?”说着,楚天齐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物件,在孔嵘面前晃了晃。
  孔嵘睁着迷离的双眼,极力看了看,一笑:“什么破玩意,不就是一个录音机吗?啊,你给我录音了?”

  楚天齐没有说话,而是按了一下返回键,接着又按了播放键,录音机里马上发出了声音“是又怎样?你不就是仗着有郑义平在虎假虎威吗?我”。刚播到这里,楚天齐“啪”的一声按下了停止键。
  孔嵘伸手向前一划拉,楚天齐哪荣他抢到,向旁边一侧身,躲开了。
  “你要干什么?”孔嵘用手在脸上抹拉了两下,急吼吼的问道。
  “干什么?如果要是郑县长听到你说的这些,会做何感想?一个因私怨而故意刁难同僚,一个随时都会修改数字的财政局长合格吗?一个对县领导大放厥词、肆意污蔑的公务人员合格吗?”楚天齐连着抛出了好几个问题。
  “你……卑鄙。”孔嵘说着,再次挥手去抢楚天齐手中录音机。

  楚天齐一躲:“都是被逼的,是和你学的。你就不要想着破坏证据了,还是想想如何面对县长的怒火吧。”
  “你……你敢。”孔嵘面露狰狞之色。
  楚天齐鼻子哼道:“有什么不敢?我现在就去。”说着,向外走去。
  忽然,孔嵘大笑起来:“哈哈哈……老子不怕,想告就告。”
  本已走到门口,却听到孔嵘说出“不怕”字眼,楚天齐不禁停下脚步,扭回头看着这个狂妄的财政局长。同时心中担忧起来:他连这都不怕,我又该如何呢?
  日期:2016-12-03 08: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