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3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二,既使找到县领导的话,也必须有孔嵘签字这一环节,因此找到孔嵘是最捷径的办法。其三,县领导都把钱批了,如果拨款的事还需要再找他们,就显得我们太不中用,也显得我这个主任太无能了。”
  郝玉芳点点头,又摇摇头:“理是这么个理,可是上哪找他呢?看不见人影,手机也打不通。再说了,即使找到他,他也未必会签这个字呀。”
  “只要找到他,我就有办法让他签字。只是如何找到他,确实是一个难题,实在不行的话,找到他另一个手机号码也可以。”说到这里,楚天齐乐了,“想找他手机号码不难。”
  郝玉芳又提出了疑问:“主任,假设找到了他,他也签了字,可万一他的签字不管用呢?你看,这不是白纸黑字签着他的名,照样不管用吗?”说着,从包中拿出批条递到了楚天齐面前。

  “他的签字还是管用的,只不过他要提前对别人说不管用,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说到这里,楚天齐停了下来,盯着面前这张纸看了一会儿,忽然问道,“这张纸一直是你拿着吗?”
  “是呀,从你一给我,我就在包里放着的。”郝玉芳疑惑的收回这张纸,看了起来,“怎么啦?”
  楚天齐一笑:“你看看最下边那行。”
  “最下边……二月二十……八日,啊?怎么变成二十八了,不是二十六吗?”郝玉芳紧紧攥着这张纸,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忽然她大叫,“对了,那个股长说要留复印件,黄美丽主动在旁边给复印的。一定是她搞的鬼,我找她去。呜呜……”郝玉芳哭了起来。
  “找她?恐怕她正等着你去,正准备了一堆话要交待你呢。”楚天齐阻止道,“行了,别哭了,哭有什么用?”
  “呜呜……我太没用了……我……”郝玉芳哭声越来越大,最后干脆趴在那里,大哭不止。
  楚天齐冲着厉剑一使眼色:“回单位。”
  厉剑轻轻调转车头,向开发区驶去。
  在车辆的晃动中,郝玉芳也不再趴在那里,但还在哭泣着,只不过哭声却越来越小了。
  下午两点多。
  豪华套间里,两男两女互相架着,又坐到麻将桌旁,垒起了“长城”。
  胖男人舌头很大:“孔……局,真是海……量,我老朱自……愧不如。我比你喝的……少,但是看……什么却都……都模糊。”

  直发女人“咯咯”一笑:“朱老板,你当然看什么都模糊了,以前当天蓬元帅的时候,不是也经常这样吗?”
  “是……吗?那不是……看见嫦娥了吗?嫦娥在哪,在哪?我……可得好好看看。是你……吗?”胖男人说着,已经把手放到女人脖项处,向下摸去。
  “老流氓。”直发女人媚眼如丝,用手握着胖男人的手,但并没有推开,而只是“咯咯”的笑着。
  看到眼前情形,卷发女人也轻轻向瘦男人靠去。
  眼前女人,脸色红扑扑的,满口吐着酒香,不停抛着媚眼。瘦男人感受着胳膊上传来的绵*软感觉,不禁一阵心猿意马,低头向女人脸上靠去。

  忽然,瘦男人直起了身子,把女人推到了一边,向旁边沙发走去。因为他听到外边传来嘈杂的说话声,似乎声音还很熟悉。
  瘦男人刚刚坐下,屋门被推开了,四个人出现在门口。
  当先是一个服务生打扮的男孩子,男孩子怯懦的说道:“先生,他们硬要闯过来,我实在拦不住。”
  瘦男人挥了挥手:“没你事了,他们是我的老熟人,你去吧。”
  服务生说了一声“好的”,快步走开了。
  余下三人,两男一女,正是楚天齐、厉剑、郝玉芳。
  楚天齐径直走进屋子,对着瘦男人道:“孔局,你挺潇洒呀。”
  “怎么,正常应酬也归你管?你的手伸的未免太长了。”瘦男人说道。瘦男人正是县财政局局长孔嵘。
  “这我管不着,我找你只是办事而已。”说着,楚天齐把一张纸递了过去,“孔局,你昨天是做过保证的,可你的批条怎么不管用?今天财政局并没有给我们拨款。”
  “不管用?不可能呀,在财政局我吐个唾沫都是钉,更别说签字了。”孔嵘接过纸张,看了看,意味深长的说,“楚主任,上面写的日子还没到呢。”
  楚天齐一阵冷笑:“孔局,没到?你比我明白吧?你在耍我。”

  “耍你?耍你怎么啦?老子就是要耍你。”孔嵘“哈哈”大笑着,猛的站了起来。
  孔嵘虽然比楚天齐矮了一些,但站在那里双手叉腰,昂首挺胸,倒很有一些气势。
  此时,那一男两女也站了过来。尤其那个胖男人还满嘴酒气嚷嚷着:“怎……么,想和孔局……叫板?那要先看看我老……朱答不答应。”
  看到此种情形,厉剑和郝玉芳当仁不让,也站到了楚天齐身后。
  楚天齐回头看到厉剑和郝玉芳,笑了笑:“放心,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的?”说着,挥了挥手。
  厉剑和郝玉芳明白楚天齐的意思,向后退了两步。
  胖男人用手点指着楚天齐:“小子,你也不打听……打听孔局长是谁,想……想……”
  对于胖男人的挑衅,楚天齐冷眼旁观,心道:现在老子一心为了催要补偿款,同时也要注意影响,否则你敢这样手指着我?早打的你满地找牙了。

  “老朱,退后,我的事不需要你们插手。”孔嵘喝止道,“去把门关了,否则吵吵闹闹影响不好。”
  那个胖男人果然乖乖退到后面,坐到椅子上。两个女人一同关上了屋门。
  楚天齐也不愿弄的尽人皆知,关上屋门也正合心意。
  看着孔嵘张狂的架势,楚天齐微微一笑:“孔局,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孔嵘也一笑:“哪样做?我做什么了?”
  楚天齐朗声道:“你先是故意弄丢县长签批件,扣下补偿款,拖延时日。此事败露后,又指示手下人私自修改你手写批条日期,把今日拨款改成三月一日。你出尔反尔,究竟是为什么?”

  “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孔嵘不屑的把手中纸张甩到地上,否定了对方的说话,而后又言之凿凿的说,“财政局是正规政府职能部门,所有事情都是按流程办理,谁也不能特殊。政府给开发区这笔拨款,签批日期是二月二十六号,按照正常到帐日期应该是五日之内,也就是三月二号之前,是不可能第二日就拨付的。退一万步讲,即使看领导面子答复的话,顶多也就是提前一两天而已。何来今日到帐之说?不知你这所谓的批条从何而来?又是何人伪造?我可以随时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