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6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倒不是他怕多个情人,也不是他怕和女同志开玩笑,而是跟白珊珊之间实在是太熟了,熟到完全不好意思下手,所以玩笑话是不能说得太过的。
  当然了,这里面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知道白珊珊曾对他有过爱意,至于现在那爱意还在不在,那就只有白珊珊自己知道了。
  不过,不管白珊珊现在是个什么心思,张文定都不愿和她发展成情人关系。
  官场之中,得一个好朋友不容易,他可不希望因为贪一时之欲而失去,更不想因为平时不注意的玩笑话让白珊珊产生误会,因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而闹出什么由爱生恨的情况来,那可就因小失大得不偿失了。

  张文定刚从安青出发,就接到他父亲的电话,倒是没问他什么时候回家,却跟他说了件事,张磊女朋友家里要拆迁了,但对补偿协议不满意,张磊就想到了张文定。
  张文定有点莫名其妙,哪个张磊啊,他认识吗?
  听到父亲一解释,他才想起来,原来是他的堂弟,记得有一次还是他到派出所去把张磊取出来的。
  然后,他又想起了些别的,那时候,他还在随江市委组织部,想找旅游局的麻烦,张磊却因为旅游而闹出了旅游纠纷。
  当时,张磊是很希望能够靠着这么一个堂哥好好混的,可是张文定一看到他那副不务正业的样子,就没兴趣和他多交往,现在猛一听到这个名字,一时之间没有想起来,倒也正常。

  “拆迁补偿都是有规定的……”张文定不是很想管这种事情,但毕竟老爸的面子摆在那儿,而且到底是一个祖宗传下来的,话就不能说得太生硬了,“补偿就是补偿,不能想着靠这个发财,只要在规定范围内,这个,就没什么好讲的,不讲我现在到安青,就是在随江,就是找舅舅……也没什么好讲的。”
  说话的同时,张文定也有点郁闷,若是张磊你家里的事情,怎么说你爸爸是我堂叔,我肯定是要帮忙的,可是你女朋友家的事情,这隔得也太远了吧?
  现在这社会,男朋友女朋友什么的,谁知道一个月会换几个?
  很显然,张文定的想法有点不成熟,因为他父亲马上就反驳了过来:“怎么就没有好讲的?你和张磊是一根藤!你们是几弟兄!他找你舅干什么?”

  这个话,搞得张文定真的没办法了,虽然他和张磊之间没什么兄弟感情,更是连面都没见过几次,可他父亲说得对,他和张磊是弟兄,是一根藤——同一个祖宗传下来的!
  想到这一点,张文定就无奈地叹息了一声道:“爸,你知道他有几个女朋友?”
  令张文定没有想到的是,他父亲说张磊元旦节结婚,结婚证都办了,严格说起来,那个要拆迁的不是他女朋友家里,而是他老婆家里。
  由于还没办喜酒,所以现在还说女朋友。从世俗角度来说,结婚这种事情,办喜宴比办理结婚证更正式一点。
  “那,我知道了,先看情况,让他们自己先协商,协商不成……到时候再说吧,我这儿还有点事。”张文定被逼得没办法,只能不情不愿地应下这个事情。

  这个电话,导致张文定直接放弃了到随江后先回家陪父母的打算,他可不想被他父亲耳提面命一番。
  不过,尽管心里不愿,可如果张磊他老婆家里在折迁过程中遇到了什么不公正的待遇,到时候,说不得他也要帮着去讨个公道。
  不管怎么说,还是一根藤啊!
  随江市里最近有好几个要拆迁的地方,张文定不是都清楚,但有一个地方,他是知道的,那地方地名叫西坝头,现在是想要建一个方圆西坝街的项目。

  西坝街在随江市名气是相当大的。
  清末时期,西坝街是随江最大的风月场,直到解放后改革开放前,都是随江市的城中心地带,曾经繁华无比。
  只是,和许多城市一样,由于城区的扩张,新城区以其靓丽新鲜的特色闪亮登场,而曾经的热闹地带,则成了老城区,丰厚的底蕴也成了改变的负担。而西坝街的人们,就着多年前的辉煌骄傲着,看着别人的繁华忧伤着、期待着……
  老城区的改造是个长期的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西坝街等了多年,现在终于等到了改造的日子——随江的代市长过来之后的第一个大项目就定在这儿。

  张文定虽然没有问张磊的老婆家在不在西坝街,可还是有点烦,如果在西坝街的话,他是真的不愿意插手。他没有打电话给父亲再问具体的情况,只是觉得应该不会那么巧。
  到了随江,张文定直接给白珊珊打了个电话,约好时间和地点,便去了市林业局。
  苏河镇的水库项目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跑得下来的,可五星级农庄的项目,该跑还得跑一跑,他和随江市林业局打过交道,先去探一探,看能不能从林业方面搞点支持——五星级农庄是农村工作,可山上植树造林,这个归林业部门管的嘛。
  当初张文定在旅游局的时候,和林业局发生过一些矛盾,但最终还是妥善解决好了。
  不过,这次去林业局,张文定也不觉得有多大的希望,只是,总要跑一趟才甘心。
  张文定和随江市林业局之间的联系,其实并不只是当初在旅游局的那一场交锋。因为他到安青之后,是分管农林水的副市长,虽然不需要像安青市林业局局长那样跟随江市林业局紧密联系,可正常的工作交流,也还是有的。
  不过,有了当初的事情在前面,后来工作上的交流,大家虽然不会再刻意提起,但多少总有些不太顺利。
  当然了,也不至于会发展到了凡是安青的工作,随江市林业局就去设置障碍的程度。
  好在张文定只是分管林业局的副市长,而安青市林业局的一把手和随江林业局关系处得还可以,许多事情,他们林业系统内部自己就搞定了,他这个分管领导,出面的时候并不多,所以他也不怎么在乎随江市林业局的态度。
  不过这次嘛,五星级农庄的项目,他还是想出一份力。

  如果他继续分管着农林水,他要努力促成这个项目,让别人看到他的工作能力;如果他今后不分管农林水了,他也希望在撒手之前,多做点实事,稍稍弥补一下心中的万般无奈与遗憾。
  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管能不能成,他都要试一试。不说给安青的父老乡亲们一个交待,至少也要给他自己一个交待。
  随江市林业局如今还是孔大河当家。
  孔大河今天在局里上班,并没有外出。对于张文定一个电话都没打就这么单枪匹马的直接登门,孔大河很是疑惑,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最近好像没招惹这小子啊!
  不过,疑惑归疑惑,只一瞬间,孔大河就反应过来了,张文定这次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这小子的态度根本就不是兴师问罪的样子嘛。
  日期:2016-12-02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