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简单的下车动作都被规范统一过,保证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最恶劣的环境下全员离开车辆——就算是在无光的情况下也不会有多大影响,因为每一个动作都是由严格标准的,闭着眼睛都能行。
  “靠。”
  站定看清楚周遭的环境,石磊吃惊地吐出一个字。
  身后一道绿化带隔开了新旧营区,此时他们置身于旧营区,面前是一栋比在座许多人岁数都要大好多的两层小楼,那斑驳的外墙和上面的青苔看上去并非伪装而是真真切切存在着的。一楼走廊前面的护栏更是破烂不堪,缺斤短两的情况非常的严重。
  一股浓郁的上个世纪七十年的味道,这酸爽的架势。
  “操。”

  石磊第二个字出来。
  赵一云也吃惊地打量着这栋不知道多久没有住人的破楼,看着那腐朽的房门,说,“那门能禁得住一根手指的劲儿吗?”
  林雨老老实实的回答:“肯定不能。”
  杜晓帆不敢相信地说,“不能够安排我们住这儿吧?”
  这话一落,大家的目光就都看向助理员。助理员有点龅牙,他揉了揉鼻子,说,“我也不太清楚,看特大怎么安排吧。这儿也还可以吧……够清静。”
  “是挺安静的。”李牧也点头承认。
  一道绿化带的威力就这么的大,周遭孤零零的就这么一座老营房,周边肯定曾经有别的营房,但最终都拆了,只留下如今的这么一栋二层小楼。绿化带以北是一个世界,以南是另一个世界。
  这NF大队整体上营区看着比第三旅的要高大上不少,毕竟人家是特种部队,甚至训练场上的一些器械是李牧他们没见过的,而小白鼠小队里没有一个人来过特大。
  但是这老营房,看着就比第三旅的老营房要残旧多了。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从那边大步走来一名上尉,满脸都是笑容,远远的就朝助理员敬礼。助理员急忙整理队伍,和上尉做了一个简单的交接,然后他就和东风军卡撤了。
  撤之前,助理员对大家说:“同志们,全营等着你们学成归来,祝大家顺利!”

  目送助理员离去,兵们的心思开始慢慢地回到当前的现实。那名上尉走到队伍前,呵呵地笑着自我介绍,“大家好。”
  兵们立正。
  摆了摆手,上尉又是呵呵地说,“稍息。”
  兵们稍息。

  上尉继续说道:“我叫唐河,大唐皇朝的唐,河流的河。你们可以叫我唐参谋。”
  他身着林地迷彩服,跟兵们的一样一样的,并非之前兵们看见的猎人迷彩服。很多人包括很多大头兵都不知道,猎人迷彩服只有在集训的时候才会配发,全军标配的迷彩服只有07式数码迷彩系列。
  唐河一张圆脸,笑起来特别有亲近感,让人觉得很好相处的样子。他的身材偏矮一些,没有影视作品里面演员那般高大威猛的形象。甚至在李牧眼里,如果换上一身衣服,唐河就是一民工,压根找不着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上尉的样子。
  “从今天起啊,我就是你们小白鼠,呃,特别集训小队的军需官,吃喝拉撒什么的都由我给你们安排,当然了,你们有什么需求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唐河拿手一指老营房前面最近的那栋迷彩楼,“我就在那里,大队后勤处。”
  “闲话少说,以后啊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熟悉,呵呵。”唐河笑着说,看了眼老营房,“这个大队的新营区不敷使用,所以啊,你们就委屈委屈将就将就,先住住老房子。这老房子也不错,安静,也够结实,冬暖夏凉。就是长期荒废了,可能要辛苦你们打扫打扫清理清理。怎么样,没问题吧?”

  李牧等人震声回答:“没问题!”
  “好,好,好,早就听说第三旅的兵很不错,有股子气,看来名不虚传。哦对,上次演习在最后关头完成斩首的,就是你们吧?”唐河笑起来眼睛都看不见了,问道。
  “报告首长!是!”
  “好嘛,呵呵,先说好了啊,你们集训结束,一定要跟我合影。”唐河笑着指了指兵们。
  兵们也笑了,呵呵的笑。这位唐参谋是个挺好说话的人,看来这次集训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吓人,特大的人都挺有爱的。
  “好,那就先开始搞卫生吧,呵呵。”唐河招呼着大家,兵们顿时就忙碌开来。

  此时此刻,只有那李牧隐约嗅到一丝不对的味道,这个唐参谋怎么有点儿笑面虎的感觉?
  不管如何,唐河这第一次见面跟他们讲的话,有一半是逼-大-胡话,比如以后有什么事随时可以找他,小白鼠小队不知道的是,第一天之后,就根本再见不到这位唐参谋的身影!
  “呵呵,离开饭还有半个小时,同志们再加把劲儿把最后剩下两个房间给清理出来吧,怎么样啊,没问题吧,呵呵。”唐河笑呵呵地对李牧他们说道。
  此时,李牧五人再也没有人觉得唐河和蔼可亲了,唐河的笑容也不再平易近人了,而是笑里藏刀杀人于无形的最好伪装。
  兵们吃了他的心都有了。
  在过去的五个小时里,午饭后一直到现在的五点钟,李牧他们就没能停下来歇息哪怕一秒钟。

  搞卫生没那么简单。
  而且,要搞的地方也不是李牧想象中的自己住的那一间房,而是整栋楼房两层共计十八间房间而且还包括了前后草地上的杂草!!!
  唐参谋笑呵呵地说,“反正都搞起来了,那就索性全都搞了吧,以后啊用起来也方便,也就这点儿地方。还有前后院子啊,同志们要在这住三两个月,我看啊也搞搞干净得好,住起来也舒服,同志们说是不是啊,呵呵。”
  “是!首长!”
  兵们于是把“首长”二字咬得特别的重,杀人的心都有了。没有这么整人的,才五个人啊,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把足以容纳整整一个连队的营房给清理出来,谈何容易!
  “呵呵,同志们不要喊我首长了,我再说一遍啊,我是你们的军需官,你们可以叫我唐参谋,我就在那边的后勤处,有什么事尽管随时找我,呵呵。”唐河呵呵地笑道。
  兵们更加卖力地搞起来,把对唐河的恨意都用在了搞卫生上面来。
  唐河单手背在后面,走来走去,另一只手不时的抬起来指导着李牧他们干活儿,出言必呵呵地笑,李牧他们也就只能强颜欢笑,然后就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后勤处迷彩楼前面的那栋楼是三层的机关楼,三楼的政委办公室里,王政委在一名身着陆军春秋常服佩戴总参谋部臂章的中校站在窗户前,目光放在老营房那边,李牧等人忙活着清理前院那一堆瓦砾。
  中校约莫三十岁出头,中等身材,国字脸,左脸颊有一道淡淡的疤痕。
  日期:2016-02-14 06:23: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