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法比,谁让人家走出校门就直接扛了两毛一呢!
  “愣着作甚,这位是咱们营长。”徐岩瞪了一眼,断声说道。
  除了李牧之外,其他人都纷纷敬礼问好。
  李牧嘴角抽了抽,敬礼,这才有些僵硬地说,“营长好!”
  “你就是李牧。”贺俊峰几乎是当代年轻女子择偶的典范,无论是长相还是眼神还是动作还是声音,都接近完美。

  “报告营长,我是李牧。”李牧起码的规矩是不会丢的,只是,他鬼使神差地补上了一句,“营长您的皮肤真好。”
  众人急忙死死闭着嘴巴,害怕一个不小心笑出声来。
  不管李牧是无心之言,还是有意的讽刺,贺俊峰此时此刻表现出来的都是完全的不在意,非常大度地笑了笑,说,“我毕业就到了军区司令部,机关坐久了,皮肤就不是那么健康了。这不,我主动请缨下基层来了。”
  很有城府的一个人,完全没有二十六岁年轻人气盛的样子。
  笑了笑,贺俊峰看着李牧,他的身高和李牧的差不多,但是两者往那一站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是千娇万宠的少爷另一个是长工的儿子。
  贺俊峰说道,“李牧,来之前我可是听说了你的很多事迹。张军长当着全军领导干部的面点名表扬一个兵,还是第一次。你可是名人啊,军区也有不少首长知道第三旅有个以一人之力扭转战局的兵。”
  “报告营长,纯粹运气,而且,不止我一个人,我们班的石磊和林雨才是最大的功臣,没有他们的牺牲,我就没有开枪的机会。”李牧说道。
  “都不错,都不错!”贺俊峰笑着抬起手压了压,随即看徐岩,“徐连长,你真应该感到骄傲。”
  可能贺俊峰知道因为自己的横刀夺爱,给徐岩造成了很不好的一个结果,也可能说其他的别的什么考虑,他的态度非常的友好,没有很浓厚的上级对下级的那种神态和语气。

  是个懂得处理人际关系的人,大机关没有白混。李牧心里当即就下了这么一个结论。这位新营长,不一般。
  “贺营长,他们马上要出发了,你给他们讲几句。”徐岩说。
  贺俊峰摆了摆手,说,“我过来就是要看看在短短一个月内三次立功的五班,尤其是五班长。从一定的角度来说,我是新兵,所以啊,我就不瞎指示了。希望你们学有所成,确确实实给咱们二营探索出一套好的训练方法。”
  “坚决完成任务!”李牧和兵们压着声音果断地回答。

  看了看时间,徐岩挥手说,“差不多了,出发吧!”
  命运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李牧和他这支临时小队的兵们登上东风军卡驶离营区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想过迎接他们的会是什么样的训练,李牧也没有想过,这第一次和贺俊峰的见面,同样给贺俊峰心里很大的震撼,李牧更没有想过,未来的阴差阳错,尽管他从来没有想过,他都必将在命运的驱使之下走上一条不平凡的军旅之路,也不可避免地走到了有资格和贺俊峰谈兵论战的位置。
  而那一切,来得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快。
  当然,他们也没有想过,从他们离开营区的那一刻起,一场精确射手和狙击手的历史性对决已经在酝酿,对垒双方都完全没有意识。
  李牧知道的比一般士兵的要多,于是他知道自己所服役的集团军并非外界所以为的那般不堪。

  的的确确曾经它是乙类简编集团军,但早已经今非昔比,且正在被重点建设。
  李牧曾被告知,判断一支集团军的重视程度,最简单的办法是看三大队——特种大队、陆航大队、电抗大队。哪个集团军下辖有这三类部队,哪个集团军就必定是重点建设部队。
  也可以被理解为王牌军。
  坊间盛传的终究是有出入的。
  正如李牧等人一开始以为,倘若爆发台海战争,自己所在的部队肯定是第一批上去拼杀的,然而后来了解到的真实情况并非如此。
  军队和地方隔着的不仅仅是一堵高墙,而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社会,彼此有着完全不同的世界观价值观以及思想体系。也正是因为这些,因此时常会发生军地矛盾,彼此不能被对方理解也不能理解对方。
  而从来,都是军队在做妥协,甚至于为此修改一个地区的国防规划。
  军队为地方做出的牺牲不仅仅是大家都能够看得见的忍耐三十年全力支持经济建设,还有很多看不见的牺牲。
  紧紧地扭住彼此的,是兵员来自地方。
  人民军队爱人民,就是爱自己。谁也不会忘记穿上军装之前自己是老百姓,谁也不会忘记脱下军装之后自己曾是一个兵。
  于是有些时候,显得更加重要的是,参军的目的是为了增进对军队对军人的了解,然后理解。
  那是一个神圣的集体,应该被尊敬的一群人。

  集团军直属特种作战大队,暂且称之为NF大队。
  该部驻扎在距离第三旅大营区百余公里的某镇,神秘之处在于,老百姓都知道有支部队在身边,但不知道是一支特种部队。
  相对而言,NF大队很年轻,也没有什么辉煌的历史,甚至于参战的历史都极少极少。如果把部队比做成建筑,那么像五连这样的部队就是百年老建筑,底蕴深厚,但已经逐渐不堪大用,必须得经过重整大修,而NF大队这样的部队则是新兴的百层高楼大厦,极其现代化极其适应现代化战争,正是被重视使用的时期。
  NF大队即便在军中也不那么的被大家所熟悉和了解,开始让这支部队走上舞台的,除了集团军受到重视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比较重要的因素——红遍大江南北家喻户晓的枪王卜美玉便出自这支部队。
  卜美玉是个男的。

  还是一个有小肚子的男的,长得还挺丑。
  “卜美玉是哪个连来着?”石磊问。
  这会儿,军卡开进了NF大队的营区正门,沿着营区主干道朝里面驶去。军区所有营区的布局都相差无几,营房更是一模一样,都是三层半混凝土楼房,全部以陆院的住宿楼为模板,连外墙涂色都一样。
  “特大还挺漂亮的。”石磊就没打算谁回答他,看着崭新的营区和绿化,咧着嘴巴笑道,“跟咱们营区差不多。”
  其他人只是看着外面不说话。

  嘎吱的一声,东风军卡停了下来,带车干部是营部助理员,他下车走过来,冲兵们说,“到了,下车。”
  石磊第一个跳下去,林雨提起背囊随即扔下去,石磊刚好落地转过身,背囊飞过来,他稳稳接住,直接放地上,此时第二个背囊也过来了。其他人次第跳下车,动作娴熟无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