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88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黑明珠说道:“为什么说话非要那么难听呢。我既然请你吃饭,我还要弄死你吗。我那么小人吧。”
  黑明珠反而走在我面前:“谁知道你。”
  就在饭店包厢里,我和黑明珠,两人坐下,谁知她一看上的一桌菜,说道:“这些菜,这档次,还不如我们酒店。”
  我说道:“都知道明珠酒店出名,很好吃了,很有档次,我们比不上,这些上不得台面的菜,真是委屈明珠姐你了。”

  黑明珠说道:“凑合吧。”
  她拿起了筷子。
  这盘菜也挑,那盘菜也挑。
  我说道:“你就这么的非得和我作对,有意思吗。”
  黑明珠说道:“没意思。”

  我说:“那你还玩。”
  黑明珠说道:“是,我就喜欢玩。”
  我说道:“你现在越来越像以前的那霸王龙,军国主义。”
  黑明珠说道:“随你怎么说吧。”

  我给她倒上白酒。
  和她不说话,直接干了一人两杯。
  她的脸蛋有些微红。
  我说道:“话说,你不是失恋了吧。要不然,怎么会这样子呢。”
  黑明珠说道:“对,这段时间,是挺不高兴的。”
  我说道:“为什么。”
  黑明珠说道:“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

  她有些心理失常啊。
  我说道:“年轻人,不要那么烦躁。”
  黑明珠自己倒酒,自己喝。
  我说道:“失恋了?”
  黑明珠说:“可能吧。”
  我说道:“那你心情不好,你就打我们的人?和我作对?有意思吗。”
  黑明珠说道:“因为我最看你不爽,最想打的就是你。”
  我问:“为什么。”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她说:“不为什么。”

  她最近的表现,的确有些奇奇怪怪的。
  该不是真的受了什么刺激了。
  被男人甩了吧。
  我说道:“唉,问世间情为何物啊。年轻人,失恋是正常的,年轻的时候谁不爱过几个人渣,是吧。”
  她盯着我眼睛:“是吗。”
  我说道:“对啊,说说看,怎么被甩的,像你这样的大美人,怎么还会有人甩你的,说出来让我高兴一下。”

  黑明珠一听我这话,怒道:“我已经不高兴了,你还要高兴。”
  我说道:“我开玩笑的。”
  究竟是怎么事,让她如此的难受。
  她会失恋吗,像黑明珠这号人物,会失恋吗。
  即使是失恋,她会难受吗。
  换男人如换衣服的她,我不太相信她会失恋了难受。
  我说道:“难道说,你一直深爱某个男人,然后被他一次一次的伤了心,所以你痛苦不堪,厌倦了,然后选择自暴自弃,和不同的男人鬼混在一起,就是为了麻痹和治疗心伤,然后,现在他结婚了,你彻底的死心了,是吧。”

  她沉默。
  我说道:“是吧,我说对了吧,唉,何必呢,你身边那么多男人,况且,你也不是那种拿得起放不下的人。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不需要这样子的。”
  她抬头看着我:“东叔可能要走了。”
  她这话,透露着几分心凉,凄惨。
  我一听,说道:“他要去哪儿玩?”
  她说:“天堂。”
  我哦了一声,然后意识到,她说的是可能东叔要死了。

  我说道:“他怎么了。”
  她说道:“心脏病,准备手术,成功率,百分之三十。”
  我说道:“怎么会这样子啊。”
  她说:“我怎么知道。”
  我说道:“好吧,那我还是要先祝福他吧。你很难受吧。”
  她说道:“所以要打你出气。”
  我说道:“这哪跟哪啊,要不我心里不高兴,我就随便的找人打架了是吗。”
  黑明珠说道:“是。”
  我说道:“不是说你年龄小,你就可以这么为所欲为的。”
  她说道:“别惹我,尽量。”
  我说道:“我怎么惹你了。”
  她说道:“你的人惹到我了!”
  我说道:“那是你的人先惹到别人的好吗。那条路,那停车场,是我们的。然后薛明媚的饭店,是人家的,你去惹人,不是人家惹你。”
  她说道:“是,惹就惹吧,你们又能怎么样呢。”

  我说道:“好,我说不过你了,如果你非要这么做,我也无话可说。”
  她又端起酒杯,喝了一杯。
  今晚的她,喝了很多酒了。
  她说道:“没酒了。”
  我一看,酒瓶空了。

  一瓶白酒,那么快就没了。
  我说道:“想喝,陪你。”
  我让服务员拿酒。
  我看看她会不会说出一些什么事来。
  酒来了,倒酒。

  又干掉了半瓶,基本都是她在喝,我喝的少。
  我说道:“东叔在哪手术,你不去看望。”
  她说道:“他不让,只有他的一个老部下才知道他在哪。还是他的老部下偷偷告诉我,东叔要做手术了,已经立好了遗嘱,东叔不让老部下跟我们任何人说他在哪,以为他那个人很好强,他不想要让人看到他最痛苦的一面。”
  我说道:“然后他老部下,是被你套话套出来了?”
  她说:“对。”
  我说道:“好吧。为你爷爷祈祷吧。”
  她说道:“他不是我爷爷。”
  我说道:“你说的话,到底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的啊。”
  她看看我,说道:“可能都是真的,也有可能,都是假的。”
  我呵呵了一声,说道:“有意思吗。”
  她不管我,说道:“东叔的妻子,是他的青梅竹马,两人一起入伍,他妻子是医护兵,打过了xx战争的第一场战役后,结婚了,因为东叔害怕自己死了,到死都没有给自己的爱人一个名分。医护兵一般分为两种,第一种是跟随军队一同进攻,并协同军队进行救治的救护兵;第二种是战地医院中的医护兵。他妻子是第二种,后来,她为了上前线,主动报上了前线,参与军队进攻。结果却是,东叔妻子在战场上牺牲了。东叔一生不娶,无后。”

  我说道:“那,那你是什么。捡来的?”
  日期:2015-08-14 06:23: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