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44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笑了,但同时就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咕”地响。
  后来他们又走,就这样,直到晚上,两人累的筋疲力竭,饿的肚子乱叫,还是没有走出大山,
  但是他们确信,一定可以走出这荒山,他们甚至想,还没走到的时候,就会与寻找他们的人会合了,所以,走一会儿,华子建就大声喊叫,就停下来听听有没有回应。

  走一会,就仿佛感觉到有说话的声音从前方传过来。终于,发现是幻觉时,他就笑了,笑自己几乎成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他们走着,走着,有时候要弯着腰摸索前行,有时候,凤梦涵跟不上了,就叫他等一等,他就停下来,就把手伸出她,就牵着她往前走。
  她说:“你一点也不懂得疲倦。”
  他说:”我现在还能疲倦吗?出去以后,我请你吃大餐的,你喜欢吃什么?“
  她说:”我什么都吃,只要能吃饱。“
  他就笑起来,说:”你这是饥不择食!”
  但天越来越黑,几乎看不到前方了,华子建和凤梦涵只能停下拉,找一个避风的地方,烧上一堆火,两人相依偎着,一会就睡去了。
  夜很长,不过对两个心力交瘁的人来说,夜并不长,只是睡了一觉,他们就发现天已经亮了,他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肚子太饿,这种饿已经快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而且还带来了全身的疲惫和心理上的绝望。
  但不管怎么说,路还要走,华子建在今天兴奋感一点点地消失了 ,他意识到,他们时间不多了,要是今天还没有走出大山,那么有可能两人会因为饿而晕倒,所以只有今天一天的机会。

  他们都没有说话,山里静得可以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听得见他们的喘气声,听得见他们的心跳声。
  没有其他的办法,他们还要继续走,走了一个上午,翻过了好几座山,突然,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又是一个真正意义的山峰,这个山不太大,但和这两天翻过的山一样,它的后面一定依然是无穷无尽的大山,华子建当时就有一种蒙了的感觉,看来自己是永远也走不出大山了。
  凤梦涵也像是明白了眼前的状况,她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旁边的一个小溪流的旁边,“咚”一声坐到了地上,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只能把头伸进水里,喝了几口。
  华子建也像泄了气的皮球,坐了下来。凤梦涵喝了几口水,挣扎着说:“我们好像永远也走不出去了。”
  华子建想说几句鼓励的话,不想让凤梦涵失望,但嘴里却吐出了这么一句话:“怎么会这样呢?”
  凤梦涵看着他,眼光暗淡,她问:“我们是不是不能出去了?他们不可能找到我们了。我们很努力了,但是,我们总找不到一条出去的路,我们会不会就一直呆在这山里?就这么慢慢死在这里?”

  凤梦涵哭了起来。
  华子建看见她脸上的泪晶莹地滚动。他应该怎么安慰她呢?她不可能再天真地相信他的话了,他也不可能说出自己也觉得虚假的话了,虽然这样的话和这样的表情在今天和昨天,华子建已经说了很多很多。
  人是靠精神靠希望支撑的,凤梦涵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能坚持这么久,靠得就是那么一种精神,那么一种希望。当那种精神消散,那种希望破灭时,人一下子就崩溃了。
  突然之间,凤梦涵她跳了起来,她声嘶力竭地大喊:“我要回去,我要回家。我不要在这里,不要死在这里。”她疯狂地奔跑,向着来时的路。
  华子建在后面喊:“你回来!你要冷静!”他一边喊一边追,凤梦涵被什么绊了一下,重重地摔在地上,但她很快又爬了起来,又疯狂地向前跑,华子建追上了她,从后面紧紧地抱住她。
  华子建说:“你要干什么?你这是要干什么?”
  她挣扎着,说:“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华子建说:“我们一定能回去的,一定能活着出去的!”
  她扑在他身上哭了起来,她一只手锤打着他,她说:“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在这里。”

  华子建只是抱着她,任她锤打,任她发泄。最后,她似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软软地倒在他的身上,无声地哭泣,华子建擦着她的眼泪,说:“我们还没有绝望。没有绝望,,你要记住,只要还有一口气,我们就不能绝望!”
  他紧紧地抱着她,安慰她,虽然,他也不知道希望在那里,但是,他必须要她振作起来。如果,自己都绝望了,谁都不可能给予你希望!他抱着她回到小溪旁边,慢慢把她放下来,让她靠在一块石头上,然后,也并排坐下来。本来,他就累得快散架了,又经那么一折腾,感觉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他闭上了眼睛,想这两天走过的路,想他们走了那么多路,却一直没有走出这大山。他想,先好好休息一下,今天太累了!那种心的累,身体的累谁能体会得到?

  不知不觉中,华子建仿佛看到了江可蕊,更确切地说,是看到了江可蕊的脸,他像太阳挂在天上,江可蕊唠唠叨叨地说:“不是没有提醒你的,要你注意点,小心点,你却一句也听不进耳。”
  华子建仿佛又看到了秋紫云,秋紫云没有说话,就那样怜惜的看着他。
  再后来,华子建看到了韦俊海,还有庄峰,他们不宵地看着他说:“让你得意。这总是会有报应的,报应来了吧?你将会这里里慢慢死去!怎么样?感觉不错吧?快要死的感觉一定很美妙!敢跟我作对?你真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
  庄峰却暧昧的笑笑说:“你还算是幸运的了,临死还抱着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可以做个风流鬼!”
  华子建想要反唇相讥,骂上他们几句,可是嘴张不开,怎么都说不出话来,只有听着他们的漫骂,一点办法都没有。
  最后,华子建还看到了安子若,安子若穿着高跟鞋,磕得地板“咯咯”响,走到他面前,看着他“丝丝”地笑,却什么也没说,然后,一阵风吹来,她那衫裙旗帜般飘扬,人就云彩似地不知飘到哪里去了。
  突然,一声毛骨悚然的尖叫把华子建惊醒了,那尖叫是凤梦涵发出的,她应该也在作恶梦,华子建看了她一眼,她也看着他,那眼光懒洋洋的,身子紧紧地缩成一团,且在轻轻颤抖。
  华子建虽也被恶梦惊出一身冷汗,却故作轻松地问:“做恶梦了?”
  凤梦涵点点头。

  华子建感觉到了她的异样,摸了摸她的头额,火烫火烫,他问:“你病了?”
  她说:“周身发软,一点力气也没有。”她呼出的气烫烫的,她却说:“我很冷!可以抱着我吗?“
  华子建伸出手把她抱在怀里,她说:“抱紧一点。”
  他便更紧地抱着她,问:“好些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