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43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今天也许自己不必那样在刻求自己了吧?自己就看她一眼,华子建慢慢地转过头,没有看见站立的凤梦涵,她蹲在火堆的旁边,这时,她已经脱掉短~裤,背对华子建蹲在石头边,双手正用力地扭挤短裤上的雨水。
  她上身穿着华子建的衬衫,遮住了上半身,而下面却一丝~不着地呈现在华子建的视野中——肌肤白皙、质感坚实,形状浑圆。华子建的心立刻狂跳起来,刚才那种只是看看的情结荡然无存,血液涌向脑门、脸颊,感觉脸涨得发烧,某个部位也随之膨大。

  这时,华子建想转过身子突然抱住她,像一只饿狼一样把她吞噬进在的怀里,不顾她的挣扎反抗,把她压在身下------在这一闪念过后,在华子建连续地想把她怎么样之后,他却把脑袋转过来,把目光投向垂落下来的雨帘,他感觉雨帘外的树木枝叶,以及洞口之外狭小的可视山野,连同自己的视线都模糊了。
  华子建让自己沉静一下,在这山野到狭小的石洞中,一个男人面对一个女孩,不能总是想什么肌肤亲热,不能总是想看一看女孩迷人的躯体,那样真的会让自己难以自拔的,自己必须背对背的克制自己来漠视女孩美丽的存在。
  但要不了多久,华子建又想,不知道凤梦涵会想到什么,她不准自己回头,难道她真的不允许自己看她一眼?难道她不希望自己把她拥在怀里,让自己身上的燥热,温暖她冰冷的躯体?
  这样想完,华子建回过头,见她已把裤子穿在了身上,双手抱头,一声不吭地蹲在那里,华子建赶紧走到她的对面蹲下来,伸手想拂开她抱着头的双手,她轻轻地甩掉华子建的手,又把手重新放在自己的头上,头垂得更低,乌黑的长发一缕缕地垂落下来,遮住了她的脸,华子建双手分开她的长发,却见她早已泪流满面。

  华子建轻轻地问:“梦涵,你这是怎么了?”
  没有回答,等了好一会儿,她才轻轻地淡淡地回答:“没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哭,哭一会儿就好了。”
  女孩的心总是难以捉摸,伤心了会哭,高兴了也会哭,迷茫中更要哭,所以华子建也很无奈,从她穿上衣服这段时间,她一直都挺高兴,看不出她有半点忧伤,谁知,穿完衣服蹲在地上就泪流满面,华子建不知她因为什么伤心,也不知说句什么安慰她的话,便心疼地上前,轻轻地抚摸她的前额,转而又叉开手指去梳理她的乌发,想用这种方式给她以安慰。
  做完这些,当华子建的脸颊贴向她的额头时,她用力地推开了,泪光盈盈地望着华子建说:“别忘了,你是有妻子的人!”
  华子建一时有点发懵,根本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话,想了半天才回敬她说:“我知道我有妻子,我也知道我面前这个女孩不是我妻子。只是,这个女孩哭了,想哄哄她。”
  凤梦涵抬起头,眼睛满含泪水看着华子建,语调冰冷地问:“你面前的女孩哭了,不管是谁,你都哄吗?”
  华子建说:“绝不是。我面前的女孩是凤梦涵,我才会哄,我会一直哄下去,直到把她哄好为止,把她哄不哭为止!”
  她听了,抹了抹泪水,说:“我好了,我不哭了,就用不着你哄了。”她这样说着,华子建看到泪水再次涌满了她的眼眶。
  这华子建才意识到,她在和自己赌气,或许是因为自己没有及时的拥抱她吧?。
  凤梦涵清眸中泪光闪烁,凝神静气地盯着华子建,华子建也毫不退缩地回望她,他俩对望着,谁也不肯退缩,望着看着,凤梦涵突然把头伏在华子建的胸前,双手揽紧华子建的腰肢,泪珠成串地滴落下来,抽抽搭搭地说:“我这辈子,你总是这么哄我,我该多么幸福啊!可是,我这一生,也许只能有这么一次了。”
  华子建拥抱着凤梦涵,感觉她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这时,华子建才感觉到,凤梦涵对自己那种没有忧伤的亲切,那种没有隔阂的亲密,都是她刻意装出来的,她的内心仍然惆怅满怀,两年的时光,并没有过滤掉她对自己的苦涩与忧伤,她还在为爱情无望而伤感,为爱情没有着落而伤怀。
  凤梦涵继续说道:“多少次了,我都在幻想: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也没受到啥委屈,我就哭了,你就过来哄我。我故意不理你,故意气你,可你还是死皮赖脸地硬把我拉进你的怀里,你也不会说什么劝慰的话,就会说要哄哄我。今天,我终于品尝到了这种滋味,我,我多么幸福啊!”
  说着,她把脸扭向洞口方向,说,“这雨,好像是为了圆我这个梦而下的。它一直这样下着,那一定是我的泪水,在一直的流!。”
  听了凤梦涵的话,华子建想,自己何曾不希望在她受到委屈时去哄哄她,甚至让她对自己耍耍小脾气,咬咬自己的厚实的肩膀,自己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直到把她哄得破涕为笑,用她的双手轻轻地捶打自己为止。
  可是,今生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自己有了自己的爱情,有了江可蕊的爱,有了家庭,有了小雨,所以与凤梦涵也只能错过了。
  凤梦涵看着洞外,悠悠的接着说道:“很多时候,我走在路上,想起我对你这段无法割舍的情缘,我就问天上的云,路边的草,山坡上的花,我爱你,我这一生只爱一个男人,我不是见一个爱一个,我不想要求你对我怎样,只想这人世间能允许我珍存这份情,就足够了。可是,每当看见你和嫂子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羞愧不已,悔恨不已,像做了天大的错事。这时,我就想立刻割舍掉这份没有一点希望的情缘。当我下了这个决心后,我就感觉,我什么都没有了,甚至,我和我的这份情,比不上那一株小草小花,能在山野里大大方方的长着开着。每当这时,我就会蹲在地上,失魂落魄地望着那株小草,任泪水一个劲地流,直到泪水流干了为止。”

  听她说着这些话,联想到她说的‘你是有妻子的人,’华子建才明白她哭的真正原因:因为自己有了妻子,她的爱就没有了着落,她感觉人世间已容不下她的爱。
  自己已经装满了她全部的心灵而不是心灵的一角。她就是在这样的矛盾心境中苦苦地挣扎着,却看不到路在何方。
  于是,华子建劝她说:“梦涵,你也该找个男孩了,这样,你就不会这么苦了。”
  凤梦涵沉思了片刻,说道:“我也知道,我该找个老公了。可是,我心里装的全是你,到了人家那里,日子怎么过?怕是晚上做那事儿,都会把他想象成你。如果他对我好的话,我会很难受的,会觉得对不起他。那样,对他是很不公平的。”
  华子建犹豫了好一会,才说:“你结婚后,有了孩子就会好起来的,你就会忘掉过去。孩子是纽带,慢慢的你和他就会融洽起来的。”
  凤梦涵摇着头,咬住嘴唇,压抑着哭泣,低下头轻轻地说道:“那我也会想,这孩子如果是你和我相爱留下的,是我俩爱的结晶,那该多好!可是,我的孩子仅仅是我身上掉下来的骨肉,是和任何男人结婚干那事都会有的结果,我会照样痛苦的。唉,很多时候,我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