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54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根正有些讪然,他的身份尊贵,自然不能够跟包飞扬一般见识,何况孟爽确实为了救郭丽琼付出了很多,包飞扬抱怨两句也不为过。
  汤正廷、姬友鹏刚要开口化解赵根正的尴尬,来自中办的秘书沈世杰看出领导们的难处,突然站出来大声说道:“你是怎么说话的,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
  包飞扬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我就是这么说了,下次见到赵老,我也这么说。”
  沈世杰差点笑出来,见到赵老,你以为赵老是那么好见的?别说你一个普通的正科级干部,就算在场这几位,除了赵老的儿子赵根正随时都能见到赵老,就算月东的汤书记他们,等闲也见不到赵老。
  “放肆,赵老是你能够随便提的?”沈世杰大声说道。

  “好了!”赵根正抬了抬手,阻止沈世杰借机发作,他仔细看了包飞扬两眼。发现这个年轻人不卑不亢,神态淡然,显然并没有因为他的特殊身份感到紧张,也不像哗众取宠的样子,不禁有些惊奇:“你见过我父亲?”
  包飞扬哼了一声:“上个月刚刚见过。”
  “上个月?”赵根正突然想起平常都在燕京的父亲赵天海上个月确实离开了一趟:“你叫什么名字?”
  刚刚汤正廷等人光顾着介绍孟爽。并没有提及包飞扬的名字。
  包飞扬撇了撇嘴:“我叫包飞扬。”
  “原来你就是包飞扬。”赵根正不由愕然,随即他再一次深深地鞠躬:“飞扬同志,谢谢你上一次救了我父亲。”
  其他人顿时都傻眼了,敢情包飞扬真的认识赵老,还救过赵老的命,这一次孟爽又救了郭丽琼。这一对都是赵家的救命恩人。
  大家看向包飞扬和孟爽的眼光顿时就不一样了,别看包飞扬现在只是一个正科级的小干部,但是有了赵家的庇护,以后想要平步青云简直就是太简单了  。
  “飞扬同志,这一次的事情,孟小姐的牺牲太大了。我代表丽琼,代表我们全家感谢你们,我也要向你们道歉,不应该让孟小姐冒这么大的风险,对不起。”赵根正诚恳地说道,第三次深深鞠躬。
  赵根正摆出这样的姿态,包飞扬也不好再说什么。孟爽已经这样,他就是再抱怨也解决不了事情,也幸好孟爽没有事,否则他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

  现在就是要想办法帮助孟爽恢复。赵根正带来的专家组经验丰富,他们和月东省的专家一起对孟爽的情况进行会诊,量身定制恢复方案。
  孟爽的情况也就是失血过多,在抽血的过程中医院方面就在输送营养液,现在需要的就是补充营养和安静地修养,只要恢复得好,也不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包飞扬本来只请了两天假。现在这种情况,他打算多请几天假在这里陪孟爽,孟爽很享受包飞扬这种关怀,不过包飞扬不在的时候,她总是偷偷地流眼泪。
  郭丽琼到了晚上再次醒来。专家组对她的身体进行了检查,身体状况比较稳定,大家都放下不少心。
  得知是孟爽的血救了自己,郭丽琼感觉有些恍惚:“根正,你知道吗,我第一次看到孟爽那孩子,就好像看到我们家丽萍……”
  “要不,你就认下这个干女儿?”赵根正温柔地看着妻子,被包飞扬那么一闹,他也觉得有些对不住孟爽,想要弥补。
  郭丽琼眼睛顿时一亮:“她愿意的话,那当然好。”
  “怎么会不愿意,你们不是投缘嘛!”赵根正笑着说道。

  郭丽琼手术后不方便移动,孟爽也一直想来探望,她坐在轮椅上,让包飞扬推着,将她送到郭丽琼的病房。
  郭丽琼看到孟爽身上还挂着营养液,顿时心疼不已:“孩子,是我害了你。”
  “郭司长你千万不要这么说,都是我愿意的。”孟爽连忙说道,看到郭丽琼度过危险期,她在心底里感到十分高兴。
  郭丽琼露出嗔怪的表情:“什么司长不司长的,就叫阿姨。”
  “郭阿姨!”孟爽有些羞涩,又甜蜜地叫了一声。郭丽琼微笑着应了,然后又柔柔地说道:“孟爽,阿姨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亲切,阿姨想认你做干女儿。你、你愿意吗?”

  郭丽琼的声音竟然有些紧张,生怕孟爽会拒绝。不过孟爽在听到郭丽琼的话以后,眼泪陡地夺眶而出,颤颤巍巍地叫了一声:“妈!”
  孟爽成了郭丽琼和赵根正的干女儿,包飞扬在感到意外的同时,又为孟爽感到高兴。他就在想就算没有自己照顾,以后也不会有人敢欺负孟爽了。
  随即他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很不满,他早就决定这辈子一定要照顾好孟爽,难道遇到一些阻碍,就要退缩吗?上天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不会再给他第二次。
  不过让他感到非常苦恼的是任他狡计百出,面对孟爽的母亲常梦琴,也想不出好的办法,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他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天无绝人之路,一定会让他找到办法的。
  郭丽琼度过危险期,但不能够随便移动,赵根正只能让她在月东静养一段时间,大概半个月后再安排专机送回燕京,因为工作很多,他只能先行离开月东,返回燕京  。
  孟爽也要在医院里静养几天,郭丽琼让孟爽连夜搬进自己的特护病房,郭丽琼身体虚弱,每天需要睡眠的时间比较长,醒来的时候就跟孟爽说说话。
  “孟爽啊,你今年多大了,打算什么时候跟飞扬成亲?”郭丽琼温柔地看着孟爽,她是真的将孟爽看成了自己的女儿。
  孟爽脸上有些发苦,幽幽地叹息一声:“我今年24,我跟飞扬……”
  说到这里,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簌簌地往下掉,郭丽琼一看顿时急了,挣扎着要起来:“孟爽,怎么回事,是不是他欺负你?”
  孟爽连忙摇了摇头:“干妈,你别着急,不要动,我慢慢跟你说。”

  郭丽琼刚刚动了一下,顿时感觉头晕目眩,听到孟爽这么说,赶紧躺好:“那你说吧,别担心,有什么事情干妈帮你。”
  孟爽心里苦笑,很快就将一直憋在心里的事情细细说来,这些事情她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也不知道能够跟谁说,憋在心里憋得很苦,说出来以后,反倒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哎,你妈妈怎么就信这个呢,这都应该是巧合啊!”郭丽琼听了孟爽的叙述,也一时无语,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件事还真的让她感到无从出力,帮不上忙。
  说出来了,孟爽轻松了很多,她无奈地笑了笑:“有什么办法,她一直都信这个,这辈子恐怕是改不过来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郭丽琼也很无奈,本来包飞扬想的办法挺好的,或许也是唯一可以让孟爽的母亲改变主意的,谁知道事情办砸了。倒也不是办砸了,本来挺好的事情,那位大师表现的很出色,谁知道他装神弄鬼几十年都没有出现问题,名气还越来越大,偏偏孟爽和她母亲找上门的时候出了事情。
  就像孟爽说的那样,这是巧合,但也是命。
  孟爽叹了口气,悠悠地说道:“我是我妈的女儿,注定我不能够跟飞扬在一起,不过我也不会找其他男人,我不能做他的妻子,那就做他的、做他的"qingen"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