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6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确实啊,他现在是常务副省长的亲妹夫,又是木槿花的手下,在安青只要有姜慈大力支持,还真的可以闹一闹啊!

  邹怀义吃里爬外背后下阴手没人追究还多了一个分管的部门,他张文定也可以闹一闹情绪嘛。
  就算人人都知道邹怀义多一个分管的部门纯粹就是恶心人的,可毕竟也是多了些权力不是?
  这里面的关键点,就是在于姜慈的支持。只要姜慈大力支持,那他张文定抛开手里的农林水,换几个重要的部门,真的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副市长说是分管这个分管那个,可真要认真说起来,都是协助市长分管各项工作的,常务副市长也不例外,市长让你协助分管哪个部门,你还能有不同意见不成?
  哼哼,到底是哪个协助哪个啊?
  至于说姜慈会不会愿意支持他,他觉得还是有相当大的可能性的。
  毕竟,换届之后肯定会有一段时间人心浮动,姜慈也不希望政府这边被姚雷给渗得太深,如果能够在政府班子刚一确定的时候,就直接在分工上扇了姚雷一个耳光,把常务副给逼到了边缘上,那么姜慈在政府内部,甚至在整个安青,都会马上威望大盛——看吧,姚雷虽然高配了随江市委常委,可安青市政府,还是姓姜。
  有这种好处,姜慈不可能不动心的。而能够和姜慈合作干成这个事情的,安青市政府里,还就只有张文定一个人。

  别的人要么背景不够强大,要么就是投靠了姚雷,像张文定这样背景强大又和邹怀义有过节的,正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想通了这些问题,张文定看向徐莹的目光中就满是佩服了,这些家伙,还真是老狐狸啊!
  论起这些机关里的招数,自己跟她差了不止五条街。看来,经验这种东西,还真的需要积累才行。
  想到自己手上能够分管几个实权部门,张文定就有点热血沸腾,不过马上又犹豫了起来,道:“这个倒真是个思路。不过,我现在手上还有些工作……”
  “工作总是干不完的。”徐莹摆摆手打断张文定的话,云淡风轻地说道,“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善长的地方,也都有自己的短板。你现在的工作,恰好是你的短板。说得轻一点,你现在是在浪费你自己的时间,说得重一点,那就是拖了整个安青人民的后腿。我这么说,你别不高兴……你别把精力再浪费在这些事情上了,应该干你善长的工作,充分发挥你的能力,为安青人民谋福利……”

  轻柔的音乐在空气中流淌,张文定的脸色有点不好看。虽然刚才徐莹说话的声音是比较轻的,可这个话,说得却是极重的。
  徐莹当然发现了张文定脸上不自然的神色,心中暗叹了一声,这小子能力不见涨,脾气倒是涨了不少,就这么说他几句,他就受不了了?看来在县里耍威风耍惯了,也把别人那些听不得不同意见的坏脾气学到了啊!
  令徐莹感到有点欣慰的是,张文定尽管脸上神色不自然,却没有出言打断她的话。
  徐莹的话说完,张文定没出声,眼睛盯着杯子,仿佛要在杯子里看出一朵花似的。

  气氛很闷,闷得人直想跑出去急促地呼吸几口,甚至是大吼几声。
  张文定自从到了旅游局之后,基本上就没什么人像徐莹这么对他说话了。就算是木槿花训他的时候,往往也只是点到为止,不会把话说得这么直白这么重。
  说实话,纵然和徐莹关系不一般,也知道徐莹是为了自己好,可张文定还是心里不痛快,怎么,我在你眼里就那么没用?想当初要不是我,你在开发区能那么快搞出成绩?
  想是这么想,张文定却是不可能把这话说出来的。他只是阴着脸,终于把目光从茶杯上移开,端起茶喝了一口,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徐莹。
  就这么安静了两分钟的样子,还是徐莹叹息一声打破了沉默:“时间过得真快呀,以前三十岁的处级干部算拔尖的,现在石盘连三十岁的副厅都有了,干部队伍,真是越来越年轻化了……”

  张文定一下子就惊醒了,自己这个实职副处在随江算是很年轻的,可是放到整个石盘的话,那就排不到前面了。
  三十岁的副处和三十岁的副厅,那真的没法比。
  干部年轻化,这五个字的分量,张文定还是很清楚的,毕竟他也干过组织工作。
  现在张文定在安青分管着农林水,却没出什么耀眼的成绩。而这次换届的时候,也没可能当上常务副市长,那么距市长的位子就还相当远。
  如果他自己不主动争取几个容易出成绩的部门,那么,就算他背景强大,四十岁上副厅都算是早的了,如果中间稍有点不顺,恐怕这辈子到副厅就到顶了。
  若是以前的张文定,这辈子能够混到个副厅那做梦都要笑了,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有了更高的追求!
  可是这个更高的追求,不仅仅依靠背景就能够做到的,还得要自己争气才行啊。
  趁着自己现在还年轻,得赶紧上到正处,主政一方,然后到省里或者京城渡一下金,混个副厅,再外放,后面的路才好走。若是自己在副处这个阶段耽搁的时间太长,那可能以后的路就窄多了。
  在官场上混,有时候错过一年,以后说不定就会被耽搁十年二十年。
  这一点,张文定也是明白的,他在组织部的时候,可是见多了许多干部的履历的,各种各样的例子都有啊。
  如果现在张文定还继续纠结着要把农林水干出成绩,不出成绩不罢休,那么他的时间就真的被耽搁了!

  想到这里,张文定禁不住有点冒汗。再看向徐莹,他就没有了不爽的神色,而是满怀感激。莹姐对自己,确实是真心啊!
  只不过,想通了其中的关节是一回事,能不能放得下又是一回事。
  男人的面子关,真的很莫名其妙的。
  如果换个县当分管交通城建等部门的副县长,张文定没有丝毫心理障碍,可是在安青的话,他觉得自己在农林水这一摊子上面没有什么建树,然后去分管重要部门,会被人笑话——看吧,这货没结婚之前分管的都是差部门,没干出成绩还捅了娄子,这一结婚就分管到好部门了,当小白脸吃软饭果然有前途啊。
  以前的张文定,还真不怎么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可是在旅游局当副局长风光了一下,到安青当了副县长之后配了专职司机和通讯员,享受了在旅游局都享受不到的尊敬之后,他还是比较在乎别人的目光和看法了的。
  不得不说,环境这玩意儿真的很犀利,不知不觉间就把一个人给改变了。

  回到安青,张文定还是时不时地就想起徐莹的话,刚开始还还几分惭愧自己居然也会迷恋权势,可想了两天之后,他就在心里对自己说了,只有分管更重要的部门,只有走到更重要的岗位上,才能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日期:2016-12-02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