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6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了,也有人觉得,不管现在张文定和武家的关系如何,到底已经是武家的女婿了,就算武家不想栽培他,但也不会任由别人欺负他。
  更多的人,则是连武家到底有多厉害都不清楚,也不知道张文定和武家的关系,只知道张文定的老婆很有钱。
  木槿花对于武贤齐没有过来的事情倒是看得开,毕竟张文定和武玲在京城还有一场婚礼。武贤齐是武玲的哥哥,这时候跑到随江来,多少显得有点高抬张家了。
  当然了,如果出于对张文定的爱护来说,武省长过来一趟,那自然是最好的。可对于武家人来讲,就算要爱护张文定,方式方法多的是,没必要在今天表现什么。
  重要的是,今天武家一定要表现个态度出来,就算是女儿出嫁了,以后的事情,还得以武家为主——京城的婚礼,武家人肯定悉数到场,今天嘛,来个小辈代表一下就行了。

  想到自己在文家的地位,木槿花看着过来敬酒的张文定,目光中便有几分同病相怜的味道,心中暗叹,攀高枝这种事情,在外人看来风光无比,可其中辛酸,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纵是张文定酒量不俗,又能以内劲化去不少酒意,可结婚这天也喝得大醉,虽不至于胡言乱语大发酒疯,却是没办法和武玲洞房花烛了。好在二人之前已经深入了解了,倒是不在意现在这一夜。
  第二天按随江的风俗,一对新人给父母煮蛋敬茶、端水做饭,让父母休息了一天。
  武玲对这些风俗都不熟悉,不过有张文定给她说,倒也没出什么差错了。当然了,张文定也不是早就知道,而是他舅舅严红军告诉他让他记下来的。
  张文定这次结婚,假期挺长,由于是晚婚,加起来有十八天的假期。
  武玲早就问过他这个假期怎么过,二人一商量,不准备出国,而是就在国内选了两个地方,都不是很著名的风景区,而是吴长顺印象很深刻的地方,当初吴长顺曾在那两个地方体悟自然之道,是两个好去处。
  得知这二人的打算,武云也动心了。
  这丫头现在一身武功和张文定不相上下,但是到了他们这个境界,想再往上突破,那就不仅仅只是每天苦练所能达到的了。

  对他们来说,现在要悟道,悟出自己的道,武功才能有突破的希望。但是悟道要靠机缘,可机缘这种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并不是想遇到就能够遇到的。那么,到前辈突破的地方去走一走看一看,体会一下,也不失为一种笨办法。
  不说像前辈那般突破吧,能够找到个思路或者方向,也是值得庆幸的了。
  武云有这个想法,那是很正常的。
  不过,希望是美好的,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她也明白,就算是去了那两个地方,估计自己悟出点什么的可能性跟买彩票中五百万大奖的机率差不多。然而,纵然如此,还是要去走一走才甘心。
  只不过,张文定和武玲两口子去玩,武云如果一个人跟着去的话,那这灯泡也太显眼了点。所以,武云就缠着黄欣黛,硬是让黄欣黛百忙之中抽了十来天时间出来,陪着她一起,美其名曰放松身心。
  一个男人三个美女一起游玩,这自然是一种相当美妙的事情。
  只不过,张文定总感觉有点怪异,每次看到武云搂着黄欣黛,而黄欣黛总有那么点点不自在的时候,他都会有一种推开武云安慰黄欣黛的冲动。好在他在官场混迹这么多年,养气的功夫倒是练得不错,没有表露出来,要不然恐怕武玲不知道要吃多少醋了。
  以张文定出发前的想法,自己一个人带着三个美女去旅游,到了目的地,就算是不去夜场玩,也极有可能会遇上当地一些好se的家伙挑衅,然而事情却大出他的预料,他们在两个地方共玩了十来天,居然没遇到过一起矛盾冲突。
  这让张文定有点淡淡的遗憾,倒不是他想在外面玩的时候和人打架,实在是每天看到武云搂着黄欣黛像宣布主权似的太过郁闷,想动动拳脚发泄发泄。
  两个地方,张文定和武云都没有像吴长顺当年一样突破,心中有些失望,却也不至于伤心,毕竟都跟心爱的人一起游玩了嘛。
  在外面玩了十天,张文定也没急着回随江,而是和武玲一起去了京城,再有两天,他和武玲就要在京城举行婚礼了,这场婚礼虽然不需要他准备什么,可也得提前过去跟武家人熟悉一下。
  在京城,张文定又好好醉了一场,比在随江的时候醉得更厉害,毕竟在随江他还算个人物,别人不敢太灌他,可到了京城,别的家族的人看到他都不舒服,妈的就这么一个穷小子,居然娶了武玲,太不公平了,不灌得他胃出血那就是对不起组织啊!
  婚礼之后,张文定以武家女婿的身份,和武玲一起总是在外面吃饭打球,会见的都是武玲的熟人,男女都有,年龄性格各不相同,但有一点相似,都是混部委的。
  张文定知道,武玲这是在为他着想,以后他难免会到京城来跑部的,先提前熟悉一些人,有好处。

  假期结束前两天,一身疲惫的张文定回到了随江。
  倒不是他不想在京城陪武玲,而是武玲去了国外,他这个副市长,工作还是不如美娇妻忙碌啊。不过这也是好事,如果突然出个什么大状况让他假期中途回去处理工作,那才让人想撞墙呢。
  苏河镇的水库项目,自然不是那么好立的,张文定当然知道这一点。
  好在那条苏河水流量比较小,修了水坝的话,落差也不大,发电是不用考虑了,要不然的话,牵涉到电力方面,还不知道会有多复杂呢。
  万丈高楼平地起,不管苏河的水坝修不修得成,该他做的事情,他还得认认真真地做。
  不知不觉中,张文定在婚假之后又上了一个星期的班。
  这天下午,他刚听了两个汇报,正想着要怎么样才能真正把农村工作做起来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徐莹。

  这段时间,张文定没有和徐莹联系,倒不是彻底把徐莹忘记了,而是他要和武玲结婚,结婚后又基本上在一起,等回到安青,他倒是想过给徐莹打电话,然而到要打电话的时候,却又不知道打了电话之后说什么好。
  他正在体会结婚的幸福,打个电话给徐莹,会让徐莹怎么想呢?
  说实话,张文定对徐莹,还是有点歉意的,哪怕他对徐莹并没有什么承诺。
  现在见到徐莹打电话过来,他一时间真是百感交集,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笑着道:“领导,有什么指示?”
  徐莹一本正经道:“怎么,说话不方便?”
  “方便,方便。”张文定干笑了一声,一时之间倒也不好说什么甜言蜜语,不痛不痒又带着几分不好意思地问候道,“最近怎么样,都还好吧?”
  “就那样。”徐莹简简单单地回答着,稍稍顿了一下,道:“祝福你啊,嗯,早生贵子。”
  张文定发现自己这时候真的没话可对了,心里头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闪过,最终只能干涩地吐出两个字:“谢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