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6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与之相应的,张文定所分管的工作,姜慈的支持力度也比以往大了许多,这让张文定的工作也开展得更加顺利。只不过,农林水这一大摊子,他目前还真没找出来什么好的大项目,所以也没有什么特别耀眼的成绩。
  计生工作这个事情,对张文定来说,确实是个打击。
  虽说放弃分管计生工作,是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可到底是被人逼着放弃了手中的一部分权力,这种滋味,相当不好受。这也让他再一次体会到了官场的无情,稍不注意一步走错,那就极有可能被人落井下石打落尘埃。
  这次的危机,要不是有姜慈的提醒和帮忙,恐怕都不知道最终会弄得多惨呢。所以,他对姜慈是由衷的感激。
  随江市党代会在九月二十六日召开,开了四天。会议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市委委员、常委班子以及新一届市纪检委委员、常委班子。
  九月三十号,张文定没有上班,甚至都没在安青,而是呆在随江。
  他是二十九号晚上回随江的,原准备晚上单独向木槿花作个汇报的,可木槿花没时间,他只能在三十号一大早就跑到木槿花办公室去。
  “婚礼的事情都准备好了?”木槿花见到张文定第一句话,就是关心这个。
  “还没呢。”张文定答道。
  木槿花道:“那你还不去准备,跑到我这儿来干什么。”

  “来祝贺领导啊。”张文定笑着答道,“顺便向领导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
  木槿花看着张文定,脸色一下就严肃了起来,淡淡然道:“那你说说,我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工作。”
  张文定心里一惊,木书记这是怎么了?这个话味道不对啊!
  刚才看她都挺开心的嘛,怎么一下子就语气大变,难不成,她对自己在安青的工作特别不满意了?

  想到这一点,张文定不由得生出一股无力感和惭愧。
  在安青的工作,别说木书记对他不满意,就是他自己也不满意。他分管的工作中,没有一项特别耀眼的成绩,甚至计生工作还出了乱子——哪怕现在计生工作不归他分管了,可到底是在他手上坏的事啊。
  在官场中混,他相当明白在县一级的重要性。没有过主政一县的履历,在以后的仕途升迁上都会有许多不便。
  像木槿花这种没有过主政一县又没有当过市长的人却成了市委书记的事情,实在是太过罕见,这种特殊的例子,百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有,他可不认为自己能够有木书记那么好的运气和机缘。
  可是现在,他还没有主政一县,仅仅只是当一个县级市分管农林水的副市长,就显得能力有所欠缺,那要当了市长甚至是市委书记,市里的工作还不得乱套?
  纵然是从小就受到道家清净思想的影响,在自我怀疑工作能力的时候,张文定心里也相当憋屈。不过,憋屈是自己的事情,这时候领导一脸正容,他当然知道要先干什么了。
  察觉到木槿花情绪的变化,张文定就端正态度道:“苏河镇准备搞一个五星级农庄项目,您帮我审审。”

  说着,张文定站起身,从随身的包里抽出了苏河镇报上来的五星级农庄的项目书,双手拿着恭敬地递了过去。
  这个项目,说实话吧,张文定自己并不是特别看好,所以以前并没有往上报,这次是没什么别的好项目了,所以拿来凑数的。
  再说了,安青市农业局和苏河镇对这个项目都很有兴致,特别是苏河镇有些农村的农业产业化做出了一定的成绩,葡萄、梨子等水果种植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别的村子都有些眼红,都想按着相似或者干脆相同的模式来发家致富。
  苏河镇的领导也不是一根筋,自然明白不能够全镇所有的村都这么干,那是要天时地利人和的。现在有个村子提出搞五星级农庄的思路,那就是一个新鲜东西,镇上自然重视了。
  木槿花脸上表情不变,也没说话,接过了张文定手上的项目报告,倒是没有直接放在桌子上,而是翻开看了起来。这个举动,却是让张文定稍稍放松了一点。这证明木书记对他并不是特别失望,至少还会给他机会。
  木槿花看报告的时候,张文定不敢说话,静静地坐着,心里颇为忐忑。
  木书记的官威是越来越盛了,以前和木书记那么亲近说话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呀。
  木槿花对张文定在安青的工作确实相当不满意,可张文定要和武玲结婚,明天过后,就是武家的女婿了,而武贤齐问鼎省长宝座几乎没有什么问题了,她也不可能就此舍下张文定这么一个宝贝下属。
  再说了,毕竟这几年还是有些情份的,她也希望张文定能够成长起来。所以,她纵然不满,还是拿着报告好好看了看。
  这一看,她倒也有些意外。五星级农庄这个提法比较没有新意,可具体的内容,居然还挺有想法的。

  这个五星级农庄的思路,是在村里靠近河边的一面积很大但地势并不特别高的山上搞种植,种观赏植物,也种时令水果,依据山势,将整座山搞在一个特大园林,园林里有许多玩乐设施,最主要的还是观赏性很大的花草树木来吸引人。而山脚就需要建一系列的近水观赏和游玩设施,以及水上乐园,供人游泳、垂钓、划船等等。
  当然了,这一切,都只是个粗步的构思,真要做的话,还有许多细节问题要请专家,包括草木种类的选择、景观的布置、山地区域的划分等等工作,还要慢慢地证论。而最主要的一条,则是在河上。
  村里,包括镇上都希望在河里筑一道坝,这个才能保持河里的水量,没有水,水上乐园就无从谈起,而没有水上乐园的话,山上搞得再漂亮再好,那也吸引不了多少人。
  安青不是旅游区,随江也就一个紫霞山,苏河镇搞这个并不是针对外地旅游者,而是针对随江本地各区县的城市人来农村体验休闲生活。
  现在的人,很多都选择省内自驾游,而另一种休闲形式也发展起来了,那就是城里人在市里各区县找好玩的农村,不一定要风景多漂亮,但却要好玩。或是开车过去玩,或是骑自行车过去玩,更有些离得不是太远的,会将好玩的地方当作徒步的目的地。
  搞这么一个五星级农庄出来,不可能像紫霞山那么赚钱,但只要搞得不错,在农村来讲,那也是个来钱的好东西啊。可是这个东西,张文定真的不怎么看好。

  不是说怕没有人来玩,而是投入不小,真要搞起来,他都怀疑五年内能不能收回投资成本。
  放下项目报告,木槿花看向张文定,淡淡然道:“投资预算两千万?”
  张文定赶紧解释道:“这个投资预算是下面报上来的,估计他们是为了吸引投资,所以先定了个两千万。”
  “河面有多宽?”木槿花又问。
  张文定道:“最宽的地方有两百米左右,窄的地方,不到一百米。”
  “那两千万能干什么?”木槿花没好气地说,“就算是一百米长的坝,你们这是当别人都没脑子吗?河里没有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