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6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计生工作中的问题,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张文定一开口,就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他没在意别人的目光,只是稍稍一顿,脸上浮现出惭愧的神色,继续道,“最近我一直在反思,从客观上找原因,也从主观上找问题。同志们说得都有道理,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和爱护。我很惭愧呀,给安青、给大家抹黑了。经过再三考虑,我觉得,我对计生工作不够熟悉,很多时候难免考虑不周,不合适再分管计生工作,请组织上另择贤能。”

  张文定这番话,又让众人很是意外,还有人会主动放弃到手了的权力?觉悟高到这种程度的人大家还是听说过的,可真的没见过!
  但要说被逼的,貌似现在也还没到那一步啊!
  会议室里的人哪个不是人精?只一瞬间,大部分的人就知道了张文定的用意,心中暗暗佩服。
  这一招以退为进,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使得出来的——主动放弃手中的权力,别人可不会客气,百分之八十的可能,这就是真的放弃了。
  扪心自问,很多人觉得,如果是自己遇到这个事情,肯定是舍不得如此壮士断碗的。
  姚雷也没料到张文定会来这一手,眉头稍稍皱了皱,不同意吧,那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同意了吧,那也太着痕迹了,并且还让张文定不用担责任了,人家权力都放出来了,你还要怎么着啊?赶尽杀绝吗?
  还有一点,张文定刚才这个话,却是小小地将了姚雷一军。
  不说目前的格局下,安青副市长的分工是由姜慈主导还是姚雷来主导这个总是扯不清的问题,单说张文定在常委会上搞这么一出,就有点不太尊重他这个市委书记了,偏偏又还显得态度很端正——都直接让出手中的权力了,这态度要是不端正,那还有什么是端正的呢?

  ***,就算要调整分工,也是由老子和姓姜的提出来,你张文定算老几?
  姚雷恨不得跳起来痛骂张文定一通,可却又还不能那么干,只能闷声闷气道:“姜慈同志怎么看?”
  姜慈接这个皮球接得没有一点压力,张嘴就道:“这个事情文定同志跟我提过。他手上的工作确实是有点多,虽然说年轻人精力旺,肩上担子重点受得住,可也不能太过。组织上把这么一个年轻有为的好干部放到安青,我们可不能搞疲劳战把他累坏了呀,这是我们的同志,不是地主家的长工嘛。啊,计划生育工作,格外重要,牵涉到方方面面,得请个对方方面面情况都熟悉的同志接手才好。不过,人选方面,一个时候我还真没考虑好。这样,怀义同志先辛苦一下,暂时把这个工作抓起来,等有了合适的人,再调整。”

  姚雷听到这个话,差点没憋出一口血来,而邹怀义脸上的肌肉则是不受控制的一阵急跳,姓姜的、姓张的,你们还敢再无耻点么!
  邹怀义带着万分不甘地心情应下姜慈的提议,姚雷面无表情默认了,其他常委见此情景,都知道这个事情到此为止,谁也别再提。
  张文定手上少了一个分管的部门,但也把麻烦丢掉了,没人能拿这个事情再做文章为难他。
  邹怀义在当市委组织部长的时候,就已经投靠了姚雷,现在到了市政府,依然还是紧跟姚雷的。谁都知道邹怀义到市政府是去当常务副市长的,虽然还没正式定下来,可是赵大龙刚刚调离安青,而他邹副市长在市政府的排名已经代替了赵大龙排到了第二,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现在嘛,也只是常务副这个名分还拖着没给他,不过,也快了,就算是再怎么拖,拖到换届的时候,也再不能拖了。
  一个常务副市长分管计生工作,这特么的简直就是纯粹恶心人嘛,这搞法不仅仅无耻,也太贱了。

  姚雷和邹怀义恼火的,是姜慈这个无耻的提议,他们却拒绝不了。确切地说,是邹怀义拒绝不了,而姚雷却也没办法反对。
  你邹怀义不是一直以市政府的二把手自居吗?现在张文定工作强度大,计生工作管不过来,你帮着分担一下很正常嘛,难不成还要市长亲自管吗?
  常务副市长比别的副市长多了常务两个字,可不仅仅只是多了权力,还要多出一份担当的。
  最要命的是,姜慈说的是暂时让邹怀义把计生工作抓起来,并非说今后计生工作就归他分管了,他就算明确了常务副市长的地位,那也是个副市长,是协助市长工作的,市长让他暂时负责一项工作,他能推辞吗?
  更何况,姜慈还专门说了一句,等有了合适的人,再调整嘛,这就让他想装作没听见都不行。
  基层的领导,想不含蓄的时候,就可以这么厚脸皮地把话说到特别明朗。
  一场针对张文定的战斗,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偃旗息鼓了。
  张文定有所损失,但已然将损失减到了最低。邹怀义有所得,可他却宁愿不得,这所得简直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他脸上。
  市政府二把手分管计生工作,这要多丢人有多丢人了。并且,他也明白姜慈把计生工作扔在他身上还有别的用意——看吧,这次计生工作中的问题被曝出来,背后搞小动作兴风作浪吃里爬外的就是这姓邹的!

  姜慈这么搞,虽然没有明说,可比明说的效果要好。毕竟有块遮羞布,面子还是过得去嘛,如果遮盖布被扯掉,到时候纵然是把张文定踩得不轻,他邹怀义也得付出不小的代价。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若非被逼到绝路上,谁都不怎么愿意的。
  很显然,邹怀义并没有被逼到绝路上。
  正是因为看出了这一点,姚雷和邹怀义才没再继续针对张文定。
  原本姚雷是想好好敲打一下张文定的,让张文定明白,到底谁才是安青的老大。
  以前张文定一方都不靠的时候,姚雷也就没怎么在意,可是最近,张文定貌似有点靠向姜慈的意思,姚雷就不满意了,正好借这个机会树一下威信,能够把张文定拉入己方阵营是最好,拉不过来,那就要好好打压一番,也让别的常委们看一看,张文定有木书记罩着,可在安青,还得听我姓姚的!
  然而事与愿违,张文定来了一招以退为进,姜慈顺水推舟来了一记敲山震虎,姚雷和邹怀义的目的就达不到了。
  邹怀义是不想自身受损,而姚雷也不希望得力干将邹怀义被姜慈穷追猛打。
  尽管姚雷对于邹怀义背后搞小动作使得安青形象受损很恼火,可他私下里能够训斥邹怀义,但却不能让姜慈在公开场合打击邹怀义,这关系到他的威信问题,也关系到手下人对他的忠诚度的问题。
  姚雷最恼火的是,今天针对张文定的计划,不仅没达到自己的目的,反而将张文定彻底推到了姜慈那边,着实有些郁闷啊!
  正如姚雷所料,这个会之后,张文定专门到姜慈办公室汇报了一次思想。从此之后,不管是政府常务会,还是市委常委会,张文定对姜慈可以说是特别支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