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岩终于开口说话了,“我徐岩分得清楚,你不用担心我会撂下部队不管。”
  “我担心你会影响到部队的情绪。”方鹤城说,“你现在的状态,需要好好调整。”
  “我知道。”徐岩说。
  李牧和赵一云端着下酒菜过来,敲门。
  “连长,指导员。”李牧站在门口。
  “放这。”方鹤城指了指桌面。

  两人把下酒菜放好,花生米、煎鸡蛋、酸豆角、小炒肉。李牧特意让炊事班长弄了个热菜。
  “回去休息吧。”方鹤城说。
  徐岩看着李牧,说,“把部队带好。”
  “是,连长。”
  李牧和赵一云离去。
  等他们俩离去,方鹤城说,“你别一副交代后事的样子。怎么,我看你的意思,不相信岑全齐的能力?”
  “你相信?”徐岩反问。

  “老徐,你这观点可不行。你我也是从军校出来的,岑全齐缺的只是时间,他毕竟是科班出身的指挥军官。”方鹤城说道。
  “我给他时间。”徐岩说。
  方鹤城摇头苦笑,“你不觉得你太偏向李牧了吗,他会自满自得的,本来这个兵就有些目中无人。”
  摇头苦涩地笑了笑,徐岩端起酒,“喝酒。”
  “给了我一个选择,副营长,或者五连长。”

  徐岩有些醉意了,说,无意识地摇头苦笑,他说,“宁为鸡首不为凤尾。”
  “我知道你肯定会选留任五连长。”方鹤城说,“老徐,已成定局,看开点吧。换个角度看,未必就是坏事。起码你的级别是上去了,副营职少校连长,享受正营待遇。”
  徐岩却是什么表情都没有,“二营的架构很快会发生变化,连队主官高职低配会成为常态。”
  方鹤城顿时愣怔起来,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级别会很快被调整上去,而是想到这样一点——这么说,徐岩现在所得到的调整,只不过是提前了一些时间。
  也就难怪徐岩一点儿心情都没有。
  “老方,说句难听的话,我真不在乎级别能不能上去,主要是……他-妈-的不能这么整人!你要是不给我上就不要吹什么风老子保证连屁也不放一个这身皮穿了这么些年这点觉悟老子是有的但是你不能临到头了把老子挂起来成全旅的笑话!”

  徐岩竭力的控制着情绪,声音压得低低的,但是胸腔里那股不甘和委屈是突然的溢于言表的!
  “老徐,想开点。”方鹤城只能这般安慰。
  摆了摆手,徐岩说,“想开了,想开了,想不开我当时就把肩章拔了。喝酒。”
  又喝了一大口。
  “熊副……”方鹤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摇头,徐岩说,“这件事情熊副也不知道,等他知道了,事情已经定了下来。他也没办法啊,我总不能为了这点芝麻绿豆的事情,让熊副走也走得不安心。”
  “嗯。”方鹤城感慨地说道,“是啊,熊副为咱们旅操碎了心,到头来,有机会转回地方过一段安稳的生活,咱们是不应该再让老领导费心了。”

  “老方,你的级别很快也会调整了,咱们连是试点中的试点,所有干部的配置都会很快落实。”徐岩说。
  方鹤城笑了笑,说,“看样你是没事了。”
  “我徐岩不是没经过事儿的人。”徐岩无声地哼了一句,“长期缺编的二排长可能会在半年之内到岗,也许是三个月。”
  “也就是说,新兵下连之后,二排长也就该到了。”方鹤城点头,“副连和副指呢?”
  “没消息。”徐岩说,“上面的意思是首先补齐一线战斗编制,副连长和副指导员,有可能放在最后补充。”
  “岑全齐届时应该能够担得起副连长这个职务。”方鹤城说。
  徐岩说道,“这倒不是你我应该考虑的问题。”
  “但你我的意见也很重要。”方鹤城笑道。

  别看副职和正职就差那么半级,事实上连队主官对以下的干部任命是有比较大的左右权的。旅部在考虑人选的时候,是比较看重连队主官的意见。
  曾经就出现过这样的事情:四连来了一名中校副连长,那货是博士研究生,下部队就挂了中校,妥妥的正营职干部,过了见习期后就走人了,但在连队主官眼里,他就是个新兵蛋子。
  军衔甚至级别有些时候是不能说明很多问题的,尽管很重要,关键还是职务。
  “第一批新兵十八号到,这几天抓紧把老兵排的训练整上轨道,未来带兵骨干一抽掉,就很难保持这样的状态了。”徐岩说。
  方鹤城彻底放心了,徐岩是完全的恢复过来了,心思一下子就转移到了部队训练中来。徐岩还是那个徐岩,不用过于担心。
  “我打算推荐岑全齐去当新兵连长,我集中精力搞老兵排。”徐岩说。

  方鹤城点头,“我没意见。带兵骨干的安排,你是怎么想的,也一块儿聊一聊。”
  “李牧是不能抽出来,让余安邦上吧。”徐岩说。
  “你啊你,刚说什么来着,你满脑子都是李牧李牧,显得其他骨干就什么也做不成似的。”方鹤城苦笑说道。
  徐岩不搭理方鹤城的抱怨,认真地说,“马上就要展开试点,关键在老兵排,他们搞不好,新兵下连补充进去只会把平均水平拉得更低。你说说,老兵排除了李牧,还有谁能让所有的老兵服气。”
  “嗯,这话我认同。”方鹤城不得不点头。
  “五班的骨干都留在老兵排。”徐岩说。
  方鹤城这一下就瞪大了眼睛,说,“老徐,你醉了吧,拢共就这些骨干,五班的骨干都留下,哪来的人带新兵?”

  徐岩却是不马上回答,而是拿起公文包,从里面取出了一份命令,递给方鹤城:“你看看这个。”
  “猎人集训?这,这个猎人集训跟以往的不太一样啊!”方鹤城快速地看完,说,抬起头来,惊讶得很。
  “你往下看。”徐岩说。
  方鹤城连忙低头把命令全部看完,有些明白了,说道,“以精确射手为主的猎人集训,参与单位只有我们二营?”
  “二营只有我们五连。”徐岩说,“这是集团军给我们开的小灶,整个二营只抽五个人,组成战斗小队,和特大过招。”
  “那不叫过招,叫被虐。咱们怎么跟人特大的比。”方鹤城苦笑说,又看了一眼命令,“本月十七号开始,为其三个月?恰好跟新兵训练的时间重合,难怪五班的人抽不出来。怎么,你决定了全部派五班的人参加?”

  “基本如此,可能赵一云会换成杜晓帆。李牧找我谈过,如果要从五班调出一人,他希望是赵一云,我答应了他。”徐岩说道。
  方鹤城忽然皱起眉头,把命令还给徐岩,说,“事情恐怕有些复杂了,杜晓帆今天刚回到连队就找了我,我还没得及跟你商量。”
  “什么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