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87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屑一笑,说道:“丁监区长以前没读过书吗。”
  她看着我。
  我说道:“难道你们老师教你说这世上有鬼?”
  她说道:“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我们出事了呢?张指导,我劝你最好也跟我一起,去让领导收回这命令。”
  我说道:“你去吧,我没那么无聊。实话说,那报告就是我打的。”
  她惊愕的看着我,然后说:“你你你,是你干的!”

  我说道:“对,是我干的,你看我怎么横死好了。看我怎么被鬼害死,好吧?这事儿,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打报告的,要是死,我一个人死。放心,丁监区长,你可是好好劝告了,如果我死了,我一定会记得你的。”
  她马上呸呸说道:“你死了别记得我!”
  我盯着她。
  她看到了我眼中的不爽。
  然后,她貌似语重心长:“小张啊,我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不太把这些鬼啊怪啊当一回事,可是呢,见多识广的老人们,都知道,这种东西,你不信也不行的。你比如说,就像命一样,这个东西,它本来就是存在的。”
  我问:“然后呢。”
  她说:“之前的那些领导,说拆了这小屋,出事当然可能不太可能是鬼啊什么报复的,但是如果是呢?如果我们去拆了,刚好我们就出事了呢。这你负责吗。”
  我说道:“丁监区长,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如果拆了这屋子,虽然是我打的报告,但是你刚好出车祸死了,你死了凭什么让我来给你负责?”
  丁佩一听,脸色都变了:“张帆,别给脸不要脸!你敢拆试试!”
  我说道:“上面领导下令让拆,你凭什么不让拆!”
  丁佩直接起身:“那就试试吧!”
  说完,她马上的转身甩手而去。
  下面的人都看着我们两个,不知所措。
  我说道:“散会吧。”
  回到了办公室后,小凌进来了。
  我看着小凌,问:“什么事。”
  小凌说道:“拆屋子的事。”
  我说道:“你也想和我说,不能拆吗。”

  小凌说:“我是不太相信有鬼那个说法,如果真的有鬼,拆了也好,刚好把鬼都赶走了。”
  我说:“看来你还是觉得世上真的有鬼了。”
  小凌说道:“不不,不是很信。但是我觉得,我们拆不了。”
  我说:“哦,为什么。”

  小凌说:“因为,我们人少,强拆那里的话,她们人多,我们打不赢。”
  我说道:“那就试试看到底谁能赢了!明天就拆了。”
  次日,我早先联系了贺兰婷,跟她说了一声,然后,她跟b监区监区长谢丹阳还有c监区监区长范娟说了一下,我也和谢丹阳还有范娟说了一下,马上就调动了bc监区的一大批狱警管教,以进来d监区帮忙拆屋子的理由进了d监区。
  我都不用麻烦到上面让她们帮忙找拆迁的机器和工人。
  看着这小排的几十年前的小火砖的建筑,没几下就能拆完。
  bc监区的近两百狱警管教,再加上我们自己d监区的人,我看你丁佩要怎么拦着。
  当我们d监区的十几二十人拿着工具到小屋那边时,丁佩还带了四五十名管教狱警拦在那里不让动手。
  不过,当bc监区的这大批人进来的时候,她们一看情况不妙,脸色都变了。
  丁佩马上问bc监区的带人进来的沈月等人:“请问,你们是b监区的人吧。”
  沈月说道:“我们是b监区的,我是指导员,她们这里是c监区的,我们来这里是奉命来帮你们的忙的。”
  丁佩问:“奉谁的命。”
  沈月说:“副监狱长。”
  丁佩马上问:“副监狱长有这么下令了吗。”
  沈月说:“你可以问问。”
  丁佩马上让身边的人去打电话问。
  丁佩说道:“你们等会儿,我先确认。”
  连d监区的门卫什么的都得到了通知了,丁佩是假装不知道呢,还是真的不知道。
  不多时,那名手下来了,告诉了她的确是如此。
  丁佩看着我们一大群人,她是让开也不是,不让开业不是。
  其实,这次要拆这小屋,并不是说,我要破除什么迷信啊什么的,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理由,更大的原因是,我要让d监区的狱警和管教知道我的实力。

  在d监区,目前,有大致的三个集团。
  首先,是以丁佩监区长为主要领导的丁佩集团,她们根基深,从韦娜还在的时候,就开始笼络众人,d监区跟着她们的狱警和管教,估计也有近百人,这些人,为非作歹,涉及分女囚家属送的钱和物,还有敲诈女囚,还有帮女囚越狱,甚至可能还有贩毒等等不法行为。她们这个利益集团,为了得到利益,是不择手段,所以d监区也是被她们搞得乌烟瘴气的。
  其次,就是以小凌和我为主要领导的我们的集团,我们这个集团,是小凌组织和打下的基础,是因为道义而结合,我们也是为了利益,但是,我们获得的利益的手段,是建立在善良之上。当然,这其中也有部分人,是因为和丁佩那边人为敌所以加入的,可是我们这集团,人少,因为我们这里,跟着我们没多大的实际利益,加入她们,直接就见到钱,多好啊,这样一对比,又有多少人愿意跟着我们干呢。

  还有一个集团,就是另外的不是我们也不是丁佩的人。这些在我们和丁佩两个圈子外面的人,是人数最多的。
  她们心存良知,良心未泯,所以不跟着丁佩她们混,但是,她们只是看着我们,也不敢跟着我们混。因为我们没有展示过我们强大的实力,也没有表示出和丁佩决一死战的的决心,她们很多人都在动摇,想加入我们,可是看到我们这样子弱小,保不准加入来哪天就被丁佩那集团给干掉了,所以,她们只是心里动摇,并不会真的过来加入我们。
  今天,我就要展示出我们的实力给她们看,还有,表示出和丁佩干到底的决心。
  尽管我们拉的是别的监区的人,但那也是实力,尽管我们在d监区人数少,但是我们敢于跟丁佩她们开干。
  丁佩看着我们这么多人,心里在盘算,想打,打不过,不打,又丢人。

  她说道:“这样子吧,我先问问总监区长,看她怎么说好吧。”
  总监区长韦娜还不是丁佩的人,她问了,总监区长肯定不给拆,或者是让总监区长去问监狱长,如果监狱长说不给拆,那我们不能拆了。
  这破屋子,还需要申请到那么复杂的程序去吗。我也不可能让丁佩去问了。
  我说道:“呵呵,丁监区长,既然副监狱长都下令了,总监区长说不给拆,那是要听总监区长的吗。这么说的话,副监狱长的命令,都不如总监区长的了?”

  丁佩说道:“我没那个意思。”
  我说道:“这些人,都是副监狱长叫来的。”
  看着这么多支持的人,我心生自豪。
  想当初,刚进来监狱的时候,不管是我也好,贺兰婷也好,我们还没发展起来的时候,步步维艰,没几个人支持我们,现在如滚雪球般,把人数发展到了那么多,监狱里,我看她们还有那个集团能拦得住我们的脚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