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87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丨警丨察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那你怎么看这个案子,能不能和我说说呢。”
  他说道:“有鬼是肯定不可能的,人扮成鬼,是肯定。说鬼从窗户那里钻出去,我们也不会信,我初步判断,应该是同一个监室的女囚,装神弄鬼痛下杀手,被发现的时候,赶紧的使用一些障眼的手段,把行凶的道具给弄出窗外,而她则是躲了起来,趁着监室里其他女囚爬起来,大乱的时候,才出现。神不知鬼不觉。”
  我一拍手,说道:“这个判断应该就是对的了,我也不相信有鬼。”
  丨警丨察说道:“她应该不是一个人在行凶,还有人接应,可能接应的人,就在窗外。”
  我说道:“你这判断,应该是对的了。”

  丨警丨察问我:“那名女囚,跟你关系很好?”
  我说道:“挺好的,所以我才这么查。”
  丨警丨察对我说道:“抱歉了,我们是帮不到你了太多了,不是我们不想查案,这因为中间的种种的复杂原因,我们无能为力。你看如果你要查的话,从这个监室的女囚身上查吧。”
  我问:“那如果我查了出来,你们也不管吗。”

  丨警丨察说道:“如果你能查出来,凶手承认她做的,那么,你和我们说,我们申请进去把人带过来审问,如果是事实,那我们就可以拘捕凶手。”
  我说道:“好吧,我尽量试试。”
  这世道黑,但是想不到是那么的黑。
  监狱出了事,连丨警丨察进去查案,都会被拦着,这是有多黑。 △≧△≧

  丨警丨察说道:“女凶手,戴了手套,所以我们查不出指纹。可是我基本能确定的是,她就是那个监室的女囚。要不然的话,就是有人混进去了,不可能会有人能从那个小窗户钻出去。除非真的是鬼,但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
  我说道:“我懂了,我就从她们监室的女囚当中,一个一个查吧。”
  丨警丨察说道:“还有一点,很重要,凶手可能会一些杂耍或者魔术之类的把戏,所以她会用障眼法欺骗人。”
  我点了点头,说道:“谢谢你的提醒。”
  丨警丨察说道:“如果我们能自由进出查这个案子,用不了一个星期,就能破案。但是我们也是真的没办法了。”
  我点了点头,说:“这种情况我可以理解。”
  他笑了笑。
  这个丨警丨察留给了我他的号码,说如果有什么进展的话,让我联系他。
  妈的,丨警丨察不去查案,倒是让我去查了,这里面的水,有多深,内幕可是有多黑啊。
  最主要的是,他虽然和我谈了一些,但是,他也刻意的不谈一些很重要的。
  例如,他没有说他哪些个领导不同意他们去办案,查案,还有,他也没有说清楚监狱里是怎么阻挠的不让去查案,更没说清楚是谁拦着,估计他也是怕得罪人。
  毕竟,不过是一个小丨警丨察,不管是监狱里的领导,还是他顶头上司上面的领导,他都得罪不起。
  想要在江湖混,只能守江湖的规矩,不守规则的人,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一般这个江湖都容不下他。
  还有一些更为重要的事,例如监控电源谁掐断,为什么会断,刚好那一个小时被断掉,导致没有把这段监控拍下来,他都没有和我说。
  我也试图问了,他说还没查到。

  这难道交给我自己去查了。
  我怎么查,找谁查。
  尽管我在d监区,我也知道是谁管着监控,可是,难道就是管着监控的人去掐断吗。
  一下子,我又无奈了起来,让我怎么查。
  一时间,d监区里,谣言四起,说是有女鬼出现了,大家都人心惶惶。
  而后,又有女狱警说撞见女鬼了,在那监区的食堂后面。

  小凌和我说,以前这片地区,是一片乱葬岗,后来又成了枪决死刑犯的地方,之后,又建成了监狱,在d监区的食堂后面那块阴森的地方,正好就是枪决死刑犯的地方。
  她们都说,鬼是从那儿的一排小屋子里出来的。
  我过去看了一下。
  的确有一排小屋子,当时建造监狱的时候,这排小屋子就存在了,因为以前没有任何建筑物,只有这排小屋子,听说屋里经常放着未下葬的死人。而之后,关于这排小屋子的各种传说就络绎不绝,说这里成了鬼们聚集的地方。
  为什么没有拆了这排小屋子,有两种说法,第一种是说,原本动手拆,但是,刚批准了的那一届的监狱领导,还没拆的时候,几个监狱领导出去开会,一辆泥头车冲上来,除了司机外,全部无幸存。都说是因为想要拆掉这排小屋子,才惹来的灾祸,之后没人敢拆了。第二种说法是,领导们说,反正这建筑都已经存在了,就留着当杂物房,放东西放杂物的,开始的时候,还有监狱的人进去放东西,但是后来,听说在那黑暗的屋里见了几次鬼后,直接就没人进去过,而且,那里就是闹鬼的危险的地方,谁愿意进去了,就是一直废弃不用了。

  然后,d监区的人都说,闹鬼都是因为鬼从这屋子出来的。
  我晚上去看了一下,刚好下大雨,那屋里的确闪着昏暗的黄色灯光,而且,墙内外都是斑驳的绿色,确实有着阴森之感,特别是风吹过屋子,产生一种呜呜的似乎是女人在哭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当然,我是不信这个邪的,只是,有不少的女狱警,管教,都说在这边见到过鬼,我就纳闷了,真有鬼不成啊。
  我肯定不信,我直接打了一个报告,说这小屋子严重影响着d监区的日常工作,甚至如果说有女囚逃跑的话,从这排小屋子踏出去都容易,报告交上去了。
  我交上去的时候,是直接交给贺兰婷,贺兰婷看了一眼,直接批示,拆。
  当拆了的通知下来了之后,d监区直接引起震动。
  同事们,女囚们,全都在议论纷纷。
  监区长丁佩马上召集召开会议,说上面下令要拆这排屋子,我们怎么办,说的如临大敌,好像拆了就要自己死了一样。

  丁佩一脸黑,坐在会议桌上,问下面的人:“上面下了通知,要拆掉那食堂后面的小排屋子,大家都知道了吧。”
  下面的人零零星星的回答知道了。
  丁佩说道:“领导和我说,说是我们监区有人打报告上去,请求拆了这排屋子,我想问大家,究竟是谁打报告上去的?”
  看来,丁佩不知道是我干的啊。
  我倒是想看看,她要找出这打报告的人干嘛。
  下边的人都面面相觑,说不知道。
  丁佩说道:“你们知道是谁打的报告吗?”
  下面也都说不知道。
  我是指导员,我坐在丁佩的旁边,我问道:“丁监区长,打报告上去拆掉这排屋子,又怎么了。”
  丁佩看了看我说道:“哦,张指导,恐怕你不知道,这排屋子是有什么样的故事吧。”
  我问道:“那是有什么样的故事呢,说来听听。”
  她说了这小屋子的故事,说她可不想成为下个被下诅咒而横死的人,那些打报告要拆小屋子的,是被住在小屋里的鬼给怨恨而害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