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06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1-30 21:44:00
  ———————更新线———————
  那驼背老者说:“陈弘道,纵你本事通天,这里是我‘狼笔仙驼’孙子都的地盘,你要与我放对,恐怕落不了好处去。”
  “哈哈哈……”听见孙子都说的话,老二大笑了起来,指着孙子都,道:“就你这副模样,弯腰驼背,鼻歪眼斜,一脸萝卜丝儿的,也敢自称是‘仙’?我看,你还是用‘怪驼’当外号更合适!”
  孙子都勃然大怒,道:“我年轻的时候,也是极美的人,比你们二人还要英俊!只是后来中了毒,脸上被那些臭屁畜生挠过,最终驼了背,脸也变成了这样子。你以为我天生就是这样丑吗?”
  老二道:“丑男不提当年帅!”
  孙子都道:“你——”
  我道:“孙先生,敢问你的夜眼目法,是从哪里学来的?”
  “嘿嘿……”孙子都眼珠子转了转,忽然笑道:“你想必是以为我这夜眼目法是偷师你们麻衣陈家的本事吧?”
  我诧异道:“怎么,难道不是么?”
  孙子都道:“是。”
  我差点被噎死。
  老二道:“是你还笑个屁!是不是脑子也被毒糊涂了,变信球了?你不知道偷师是玄门江湖大忌吗?老实交待,你是咋偷师的?”
  孙子都道:“我偏偏就不告诉你。”

  老二气道:“哥,你瞅瞅他那副贱样子,还不打他?”
  日期:2016-11-30 21:47:00
  我是想问个清楚的,也没想着就要立刻动手,不料那孙子都拧身回转,伸出左手,便摘了屋檐下挂着的那柄双刃小刀,右手一翻,又多出了一杆一尺多长的粗大毛笔,那毛笔笔杆黝黑,我瞧得出是生铁所造,那笔毫既长且浓且亮,正是上好的狼毫。
  我肩膀上的两只黄鼠狼都低声嘶吼起来。
  孙子都狞笑道:“不知死活的畜生,瞧见了没有?你们父母子孙的皮,都是我这把破狼刀开剥的,它们的毛,也都在我这杆狼毫铁笔上。想要报仇,来呀!”
  我这才明白,这两只黄鼠狼为什么那么怕那柄双刃刀,原来孙子都一伙人到处捕捉黄鼠狼,剥皮去毛,用的就是这柄刀。
  上面沾满了这两只黄鼠狼父母子孙的血。
  那两只黄鼠狼都是恼怒至极,但似乎都十分畏惧孙子都,并不敢冲上去。

  孙子都喝道:“陈弘道,现在你走还来得及,把那俩畜生留下来,我不为难你!”
  我道:“没问清楚话,我是不会走的,即便是要走,我也不会留下这两只黄鼠狼。”
  孙子都冷声道:“看来你是成心来找事的!”
  我道:“咱们本来没有冤仇,但是你要是偷学了麻衣陈家的本事,用来作恶,那我就非要问清楚不可了;这两只黄鼠狼是我带过来的,自然还要带走,岂能留下来,任由你屠戮?”
  日期:2016-11-30 21:49:00
  “说的有道理啊!”孙子都嘿然一笑,突然把那一杆狼毫铁笔抬起来,手指头轻轻一碰,我便知道不好了,老二在我身后,我不能躲避,急忙提了一口真气,刚行至喉间,便听见“砰”的一声响,那狼毫铁笔上的那一撮狼毫朝我爆射而来,刹那间,如漫天流星齐落,快到不可思议!

  我大喝一声:“咄!”
  一口罡气喷出来,将那些朝我脑袋、面目、肩头打来的狼毫全都吹落,至于打我周身的,却不必去管了。
  “哈哈哈……”孙子都大笑,道:“陈弘道,你吹散了上路的狼毫,中路、下路的狼毫也能要了你的命,武极圣人今天死在我的手里了!”
  脖颈以下,我身上的衣服确实被那些狼毫都给刺透了,但是宝甲在内,安然无恙。
  那两只黄鼠狼倒是精明,见打了起来,立时从我肩头跳下,躲在远处,我回身伸手提起老二,往远处一丢,暗使巧劲儿,掷出去五六丈远,老二腾云驾雾般而去,大声叫唤着,安然落地。
  回过头来,孙子都已经大惊:“你怎么没事?!”
  我冷笑一声,伸手去抓孙子都的臂膀,孙子都惊慌之下,急往后退,我的胳膊“咔嚓”一声响,身相“通骨功”施展出来,凭空又往前伸长了两寸,一把拧住了孙子都的左臂,孙子都骇然至极,道:“你,你——”
  日期:2016-11-30 21:50:00

  “我赢你不用第二招。”我冷笑一声,手下留情,并没有使劲,道:“孙子都,一言不合,就下这样的黑手,你也太毒了。”
  孙子都咬了咬牙,忽然又将右手上的狼毫铁笔打来,笔头冲向我,我心中暗忖道:“狼毫都没了,秃笔头还能伤我?”
  一念刚起,突然见那笔头里毫毛涌动,我心中一凛,急忙把脑袋后偏,果然听见“嘭”的一声爆响,又是数百根狼毫迸射出来!
  原来这铁杆之中,机关繁复,笔头上的狼毫射出去以后,杆中还有。
  亏得我反应快,但仍然心有余悸,孙子都趁我躲避,使劲一挣,我本来就没有用力,让他脱了手。

  我不禁骂了一声:“好恶毒!”
  孙子都已经闪身进了屋子。
  老二在远处叫道:“哥,别手下留情了!”
  第三百九十六章 狼影迷踪(五)
  我“嗯”了一声,迟疑了片刻,也闪身进了屋子,脚刚踏进去,那屋门便“砰”的一声,便自行闭上了。
  我回手一推,竟是铁门,十分沉重。
  屋中暗设机关,这是一定的了,我小心翼翼,环顾四周,只一瞥,便忍不住浑身冷汗乱流——这屋子的四面墙壁,连同顶棚上,密密麻麻,挂着的全都是黄鼠狼风干的尸体!
  日期:2016-11-30 21:57:00
  这些尸体干的几乎只剩一张皮,只有眼珠子还在,不知道孙子都那些人用了什么手段,这些黄鼠狼尸身上的眼珠子保存的完好,甚至还有光泽。
  我站在那里,恍惚间,觉得暗中有无数只黄鼠狼在盯着我看。
  纵然是胆大通天,我也不禁毛骨悚然。隐隐之中,脑子里还有些恍惚。

  我连忙捏了个婆娑禅功的静字诀,摄定住心神,继续打量。
  不见有孙子都的身影,又瞥见内里有个门洞,原来是与隔壁房间通连的。
  我正要走过去,屋子里忽然“嗤嗤”乱响,四面墙壁连带顶棚乌烟瘴气大起,都喷了进来。
  料想这些气是孙子都等人利用黄鼠狼的毒气制作出来的,既能毒人,又能障目。

  我立时用“锁鼻功”屏住了呼吸,连周身毛孔也给闭合了。
  浓烟中,“嗖”的一声响,又有无数狼毫爆射而来!
  我纵身而起,半空中,一掌挥出,罡风四起,狼毫如松针簌簌的掉,眼看脚步落地,一道影子猛然奔了出来,刃光一闪,便逼向我的咽喉,我看的清楚,伸出两指,轻轻一夹,那刀便再也不能往前进得半寸,再一用力,早把那刀夺了过来。
  左手一掌劈下,“咔嚓”一声响,孙子都在浓烟中大声惨叫:“啊!”
  我伸手捏住孙子都的脖颈,往上使劲一掷,孙子都撞破了顶棚,飞了出去。
  我一脚踹开铁门,也跳了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