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52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默然。
  两个半小时后,包飞扬和黄忠华赶到了南河县。包飞扬顾不得和南河县有关人员打招呼,就直接带着黄忠华到了黑石沟水库。沿着土石铺就的便道登上黑石沟水库的大坝,只见大坝里碧波万顷,白色的水鸟在水面上滑翔着,好一派西北水乡的风光。
  黄忠华领着包飞扬在大坝上巡查了一番,告诉包飞扬道:“这个大坝要加固到抵抗台风带来大暴雨侵袭的程度,至少需要两个月的工期。按照你那个同学所说的,最多后天深夜,台风带来的暴风雨就会到达这里,留给我们的最多只有一天多时间,想加固大坝肯定是不可能。”
  “那怎么办?难道说只有开闸放水?”虽然早知道很可能是这个答案,此时从黄忠华嘴里说出来,包飞扬还是非常失望  。
  “对,只有开闸放水。只有提前把水库里的水清空,这样就是台风真的抵达了这里,也不会形成什么险情。”黄忠华用十分专业的眼光评价道。
  “好,我明白了!”包飞扬点了点头,一挥手,从黄忠华说道:“走,咱们到南河县去!”

  包飞扬载着黄忠华到了南河县环保局,何向台领着环保局的几位领导正守在门口恭候着包飞扬。一看到包飞扬下车,连忙一脸热情的迎了上来。
  “包组长,您好您好!”
  包飞扬和何向台握了握手,看着何向台身后的几位副局长,眉毛微微皱了皱,说道:“何局长,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是以私人身份过来的,你搞这么大的场面是干什么?”
  听包飞扬再次强调他是以私人身份下来的,何向台不由得心中窃喜。看来自己把省委副书记龙林桂这尊大佛搬出来还是十分有用滴。要不包飞扬干嘛在率领考察工作组回去之后,又这么十万火急地以私人身份悄悄地来到南河县呢?这不是明摆着要那个什么嘛!
  “包组长,不管你是以私人身份还是公职身份,到了我们这个基层呢,都是省里的领导。同志们想过来向您学习学习,聆听一下您的指示,也是情有可原的。”何向台一脸诚恳地说道,“既然您想清静一点,那我就先让他们回去。等您有时间了,再让他们过来听您的指示。”

  说着何向台一挥手,让其他几位班子成员都散去,他自己一路殷勤地把包飞扬领到他的局长办公室。
  包飞扬带着黄忠华进了何向台的办公室,也不让何向台敬烟沏茶,直接对何向台说道:“何局长,我这次过来是想请你帮忙的。”
  是来让帮忙的啊?让帮忙就好,让帮忙就好!何向台心中更是欣喜,只要包飞扬肯让帮忙,那说明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啊就成为他们南河县盘中才菜呢!
  “包主任,什么帮忙不帮忙的?说的那么见外!您有话尽管吩咐,俺老何即使豁出去命来,也要替您办到!”何向台拍着胸脯说道。

  “我想让你帮忙把黑石沟水库里的水都放了,你能够办到吗?”
  “什么?”何向台吓了一跳,差点没有从沙发上蹦起来。把黑石沟水库的水放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包飞扬会提出这个要求啊!
  “包……包组长,请,请问您为什么想要把黑石沟水库的水都放了呢?”何向台小心翼翼地问包飞扬道。
  “因为刚才我到咱们南河县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地去考察,顺便走了一趟黑石沟水库,发现黑石沟水库病险情况比较严重。加之有听到中央气象台发布的台风警报,十五号台风马上就要在闽南沿海登陆,我担心黑石沟水库的大坝无法抵御台风带来的大暴雨的侵袭,出现险情,所以就想着让你找咱们县领导汇报一下,把黑石沟水库里的水提前排空,以防止大暴雨可能带来的洪水危害!”包飞扬也知道自己此时说出这些话来语言空洞没有任何说服力,唯一寄希望的,就是何向台看在他这个项目考察组组长的身份上,去找南河县相关负责人去疏通一下,看能不能发生什么奇迹。

  听包飞扬这样说,何向台差点笑了出来,又顾忌到包飞扬的身份,强自忍下大笑的冲动,耐心为包飞扬解释道:“包组长,您放心,台风在闽南登陆,距离咱们南河县好几千公里呢  !我是土生土长的南河人自小到大在南河县生活了四十多年,虽然说南河县位于西北省南部,但是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台风能够到达南河县。所以请你放心,您担心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我觉得还是小心为上。”包飞扬说道,“何局长,我这个也是替咱们南河县考虑。因为黑石沟水库也位于咱们先规划的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区域之内,如果黑石沟水库发生什么意外,咱们县想要争取厅里的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综合治理项目的可能性几乎不复存在。我想这个情况,也是何局长你不愿意看到的吧?”
  “是啊是啊,我也知道包组长您是为我们南河县考虑。”何向台表面上一副非常理解和感激的模样,心中却在暗笑,包飞扬说的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发生呢?倘若是盛夏,或许还可能!但是现在已经是八月底了,别说南河县不会发生什么台风带来的大暴雨,就是平常的大暴雨南河县也很少发生。如果只是一般的降雨,对地处西北的南河县来说还是求之不得呢!只要脑袋被门夹了,才会相信这个时候黑石沟水库会发生什么危险。既然黑石沟水库不会发生危险,那么就不会影响到南河县竞争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综合治理项目,对不对?

  “不过呢,包组长,具体到黑石沟水库,情况就非常复杂。我们县水利局局长就是我的连襟,所以呢,我对黑石沟水库的情况比较了解。黑石沟水库是我们南河县南部旱区唯一一座水库,负责者附近近五万多亩旱地的浇灌任务,水库水面又承包给了养殖户,里面养殖了大量的鱼虾,一旦把水排干,无论是附近农户还是养殖户,都会遭受到巨大损失。除非是我们市里防汛抗旱总指挥部下的命令,否则谁也不敢擅自去打开黑石沟水库的水闸啊!”何向台委婉地向包飞扬解释道。

  话谈到这里,包飞扬就知道这条路基本上行不通了。除非是他拿出确凿的证据,说明十五号台风确确实实地会深入到西北省,否则,想让黑石沟水库开闸放水几乎是没有可能。不过呢,即使知道事情没有希望,他还是打算要努力再争取一下。
  “何局长,不管怎么样,都拜托你向县里的领导反映一下我的意见。”包飞扬说道,“否则的话,一旦有什么意外发生,不但你们南河县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会受影响,连黑石沟水库下游的村庄百姓也会连带着遭殃!”
  前面一直听包飞扬口口声声地说“咱们”南河县,这时候忽然间又改成了“你们”南河县,何向台又如何不知道包飞扬生了气呢?这下子纵使何向台认为包飞扬讲的是笑话,也不敢怠慢,连声保证道:“包组长,请您放心,我这就打电话向我们县长反映您说的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