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6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唉,组织上对马国荣同志的关心不够呀,一定要想办法,让马国荣同志休息好!
  马国荣听出了这话里浓浓的威胁味道,如果他胆敢帮着姜慈说话,那他这个计生办主任就别想干了。

  黄文化是市委办主任,是市委书记的贴心人,他在常委会上这么说,基本上就可以认为,这是想要调整马国荣的工作了——组织部长管帽子,可还得按书记的意思去管!
  正是由于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马国荣一个字都不敢说。现在这种情况,除了听黄文化的话去洗把脸,他别无选择。
  当然了,洗脸之后,也别再进来了。
  他知道,他如果出去,可能会得罪姜慈;可如果不出去,那肯定会得罪姚雷。两害相权取其轻,还是出去吧。
  看了一眼马国荣出去的身影,姜慈没有任何表示,他已经能够断定,马国荣屁股底下的位置不保了。如果马国荣能够呆在会议室里,汇报情况的时候把责任多往市政府推一下,说不定姚雷和黄文化还会高看一眼,也许短时间之内还不会动他。
  不过,姓马的如果敢往市政府推责任,他姜慈也会把马国荣整出屎来!
  所以,马国荣注定悲催了。

  悲催的不止马国荣一个人,今天张文定同样日子不好过。
  没了马国荣顶在前面,现在张文定就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了。
  许多人就在心里冒出了个念头来,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么个小青年,还没结婚没生孩子的家伙,他管得好计划生育?当初分工的时候,就考虑得不全面嘛。
  “咳。”姜慈咳嗽一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之后,方才不急不缓地说道,“计生工作的重要性,大家都清楚。啊,计生工作的复杂性,特别是农村计生工作的复杂性,我相信在坐的各位,在基层的时候,肯定也是深有体会的。安青的计生工作,这些年取得的成绩是不容抹杀的、是有目共睹的。当然了,干工作,干任何工作,我们都要力争做得完美,但理想和现实是有一定差距的,力争完美,就表示还没有达到完美嘛,偶尔出现一些不可预料的情况,这个谁也避免不了。啊……”

  姜慈拉长了一个调子,但却没有停下,而是继续道:“出现问题不可怕,有问题就想办法解决嘛,有问题才能证明我们的同志是实实在在做了工作的,也证明人民群众对我们的工作是积极支持的,要及时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嘛。但是,啊,我要说,千万不能用工作中偶尔出现的问题来否定整个计生工作,这是一叶障目以偏盖全,这是对党和人民群众的极度不负责任……今天因为计生工作中偶尔出现的一点问题而否定整个计生工作,那明天是不是也会因为别的工作出了问题而否定整个安青这些年来的稳定与发展呢?这是相当危险的!同志们,大意不得啊!”

  众人知道今天姜慈肯定会力挺张文定,但谁也没有料到,姜市长力挺的力度居然会这么大,甚至不惜把话说得这么露骨。
  最后一句,简直就是在威胁了。
  就算是今天常委会上众人把张文定一脚踩到了底,他姜慈也不可能真的就因此而否定整个安青市其它方面的工作,毕竟他还是市长嘛。
  但是,他借这个话说出了一个意思——计生工作上出了点问题你们一踩到底,那你们谁敢保证自己分管的工作不出任何一点问题呢?
  姜慈这个话搞得气氛顿时凝重了不少,有些常委就眼观鼻鼻观心了。张文定也没有料到姜慈今天会这么猛,他都有点想不通。
  其实,想不通的人还很多。
  按理说,姜慈就算要力挺张文定,也不应该表现得这么急躁,因为姚雷只是说有人对计生工作不理解,可没有直说计生工作有什么问题,而姜慈却先就承认了计生工作中出现了一点问题。这个搞法,显然跟他姜大市长的身份不符,也跟他平时的行事风格不对路。
  按姜慈以往的风格,应该是先问都有哪些人不理解,或者是哪些方面不理解,试探着摸到对方的底,一步一步慢慢来才对。

  开这个会之前,张文定曾找姜慈汇报了一下工作,当时姜慈对他勉励了几句,却并没有表现出来要力挺他的意思,甚至还问过他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比较委婉地暗示他分一两个部门出来给别的副市长。
  现在这个情况,又如何解释呢?
  不管姜慈是怎么想的,反正这常委会上的火药味是越来越浓了。
  关于计生工作的讨论,大家原本就方向感不强,现在书记和市长这么一搞,思维的发散性就更大了。
  原本有些骑墙派是准备对张文定落井下石的,可见到姜慈这么坚决的态度,他们就又有点迟疑——得罪张文定和得罪姜慈,这性质可不一样。
  场面又出现了短暂的安静。这个会,开得实在是刺激啊!
  这时候,副书记许亚琴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遍,接过姜慈的话说道:“姜慈同志说得很有道理,安青计生工作取得的成绩,谁也不能否认。这一点,我是非常赞同的。”
  说到这儿,她顿了顿,又道:“至于说有些工作的方式方法,这个,还是要一分为二的看,实事求是嘛。啊。干部群众有不理解的地方,该解释的就解释,该摆事实的,就摆事实。话不讲不清,理不辩不明嘛。”
  许亚琴这个话说得云山雾罩的,让人听不明白她的意思和倾向。
  猛一听,她这话像是在和稀泥,可是仔细一想,貌似有点帮指责张文定工作没干好,要让张文定把事实说清楚的意思。然而再转念一想,她这个话,却又仿佛有点帮张文定开脱的味道。
  当然了,许亚琴对这个事情到底持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暂时还说不好。毕竟这还只是开头,并没有到真正表决见真章的时候。
  有时候,开始说得再好听,到表决的时候,却会毫不客气地下狠手,反之亦然。
  不过,有了许亚琴这个话,刚才的火药味总算是淡了许多,也让后面的常委容易开口一些了。
  这时候,原本早就打算好了的常委们,说话之前却又重新在心里斟酌了一番。书记和市长不对路这个很正常,大家都习惯了,关键是副书记貌似也有出手的**,可偏偏又还态度不明,由不得他们不小心啊。
  书记、市长、副书记都发了言,别人也不好再硬要等着张文定说话了。

  大家依次发言,骑墙派说得很含糊,但紧跟姚雷的人们,也就说得不客气了,意思就是这次计生工作出的问题搞得安青很被动,要汲取经验教训之类。
  单独跟姜慈沟通的时候,张文定对于姜慈暗示他从手上分点部门出来的搞法有点点生气。可是现在他突然觉得,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以退为进,掌握主动。
  日期:2016-12-01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