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5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路上谈笑风生,张文定边听边问,一来是迎合了蓉姨,二来也确实想要对武玲多一些了解。跟武玲都快要结婚了,可他对武玲的了解,真的不算多。
  不过,想一想那些认识才一个星期甚至是一天就结婚的闪婚族,他又释然了。
  对于蓉姨说这些的用意,张文定也是心知肚明的。
  先把武玲的喜好和习惯说了,让他心里有准备,等到了随江商谈细节问题的时候,有些话才好说嘛——武玲的爱好和习惯是那样的,总不能这个婚礼要搞得不如武玲的意吧?
  蓉姨是带着任务来的,看似刚接触的时候只是拉家常,可实际上,却早就已经进入了状态。
  说她润物细无声也好,说她老奸巨滑也罢,总之有一条,她这也是行的堂堂正正之师,一开始就摆明车马了。
  到紫霞会所之后,蓉姨并没有急着吃饭,只是简单梳洗了一下,又换了身衣服,便和张文定一起去了他家里。
  在车上的时候,她就坚持要去看一看,并说武玲给他父母带了礼物。这个理由很强大,张文定倒也不好多拒绝,只能感谢。

  到家之后,张文定发现父母在热情之中多了几丝紧张,尽管他早就跟父母说了,来的是武玲的保姆,可这个保姆的一言一行,都显得相当不凡。
  气场什么的,真的不需要刻意表现。
  对于这一点,张文定也是没有办法的,只能希望父母以后能够慢慢习惯,要不然以后每次见到儿媳妇的时候都想到她的身份背景,那也太不自在了。
  倒是蓉姨,跟张文定的父母像是很聊得来,甚至对农村的事情都懂得不少,这倒让张文定颇为意外。他父母已经多年没干过农活了,过上了所谓十指不沾泥的日子,怎么这个蓉姨会对农村生活有所了解呢?

  难不成她还在农村生活过?以张文定所想,蓉姨应该是自小就在武家长大的才对,要不然怎么会一直是武玲的保姆呢?
  不过,这些东西,他也不好多问,反正只要她和父母之间有共同话题就好,若是聊了几句就没什么可聊的了,那也太过尴尬,更不利于对婚礼细节的协商。
  让张文定担心的问题并没有出现,蓉姨并没有提什么特别过份的要求。当然了,这个主要还是跟他父母的态度有关系,他父母一早就表明了,自己是小地方的人,没见过世面,要以蓉姨的意见为主。
  蓉姨也表现得很客气,说是要尊重随江这边的风俗。
  最终,大部分问题几乎是一说就定,有几个问题讨论了几次,也和和气气地找到了妥善解决的办法。

  这个还只是商量一个细节的框架,不可能具体到特别细的细节问题。而且结婚这种事情,就算是准备得再充分,临到头来依然会有许多突然冒出来的小问题,这些,就要看婚礼当天那位总管的临时处事能力了。
  姜慈是张文定婚礼当天的总管,对于姜慈这位大市长能不能处理那些琐碎的问题,张文定一点都不担心——管大事的市长下面还有专门负责处理琐碎事的市府办主任嘛。
  他就不相信了,姜慈那天给他当大总管了,文大主任敢不跟在姜大市长身边。
  嗯,还有他的舅舅严红军,以前可是随江的市委办主任呢。干这种事情,还不是轻车熟路?
  所以,张文定对这个事情真的不是很担心,甚至他潜意识里还觉得,武玲派蓉姨过来商量,都是多此一举。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蓉姨是自己要过来的,而不是武玲派过来的——把主子从小带到大的保姆,跟别的保姆真的是有很大区别的,差不多有那么点奶妈的意思了。
  原本蓉姨过来的意思,是要小小地为难一下张家的,以免以后张家人欺负她的宝贝小姐。可是她过来之后,不管是张文定,还是张文定的父母,对她都特别客气,那架势只差把她当成武玲的父母待了,她虽说不至于完全放心,倒也不好再按来之前的心思行事了。
  这里面的东西,张文定自然不知道,武玲也不可能跟他明说。
  陪着蓉姨到紫霞山玩了一天,又找老道士给蓉姨算了个命,说了些好听的话,哄得蓉姨很是开心。张文定要再留蓉姨多玩几天的时候,蓉姨没答应,说家里还有事,小姐就快回国了,她还要做些准备。
  张文定知道,她这么说只是个借口。但她要走,他也不会舍不得,正愁要工作没时间陪她呢。
  婚礼的事情算是基本上定下来了,到婚礼之前的半个月,就得舅舅严红军先张罗着。姜慈这个总管,只会在当天做些事,不可能提前帮他的忙的,这个张文定心里相当清楚。
  当外界对安青的关注平淡下来之后,安青市就开始内部整顿了。
  姚雷是从省里下来的,不愧是长坐机关的人,机关作风深入骨髓——不在风口浪尖上随便表态,秋后算账的把戏玩得那叫一个炉火纯青。
  副书记许亚琴也有很强的机关风格,和姚雷沟通的时候,二人的意见还是比较一致的。
  至于姜慈,这次的事情就是他政府方面出的问题,甚至连背后搞事的,也是他政府那边的人,他这个大市长真是有苦说不出。
  在这种背景下,有关陈家坝水渠事件引出的计生工作问题,就上了安青市委常委会。
  这次常委会,常委们都到了,固定列席的那些也一个没缺,再加上那些跟事情有关的列席人员,场面比较可观。
  大家表情各异,有人小声谈笑,有人面沉若水,有人愁眉苦脸。
  张文定心里也不爽,常委会的议题他早就看过,别的事情不说都很细致了,但最少也有个明确的方向。而计生工作的问题,只是说要了讨论,却连个讨论方向都没有。
  这太不寻常了,就算是不写进来,开会的时候搞个突然袭击也比这种含而不露的搞法要让人容易接受。
  会议开始,前面几个议题毫无疑问地通过了。
  轮到计生工作的问题时,姚雷表情平静地说:“最近各级领导、干部群众对于市里的计生工作有些不理解。啊,这个问题,还是要有个交待。”
  书记大人的话一出口,会议室里猛然间寂静无声落针可闻。然后,不到两秒钟的时间,便一下子又有了许多声音,身子挪动的声音、椅子移动的声音、杯子被拿起又放下的声音、纸张翻动的声音……
  各种声音汇集在一起,没有人们的交谈声,却显得异常嘈杂,听在张文定耳中,有一种比屎堆旁的苍蝇群更令人恶心的厌烦感。
  这个恶心的厌烦感的源头,自然是来自于姚雷刚才所说的话了。
  别看姚雷说这个话的时候没有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语气也不是很重,可谁都能够感觉出来那其中的腾腾杀气,甚至阴森森地直往骨子里钻。
  哼,不理解,哪个不理解,不理解哪方面?
  交待,谁来交待,怎么交待?
  特么的,你姚雷堂堂的市委书记,更是高配了随江市委常委的,说话就不能讲究点艺术?
  张文定腹诽不已,面无表情地看向姚雷,却发现姚雷也正看着他,二人目光对视了一秒,然后同时错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