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秒钟之后,李牧笑问,“怎么忽然问这样的问题?”
  开始动手剥大蒜的石磊也说,“云云,今儿没吃药呢吧你?”

  林雨也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没开玩笑,老李,你说说看。”赵一云认真地说。
  李牧苦笑地摇了摇头,说,“我记得几十年前我就讲过,我军的建设目标对象是美军,这个结论我没想过自己来推翻。”
  赵一云于是笑了,“老李,我怎么忽然之间隐隐感觉到你会成为很大的领导,挂上金麦穗也不是不可能。”
  “没边儿了还。”李牧笑骂,“狗-日-的,你可知道一期士官和将军之间隔了多少千山万水。”
  “这话我就不认同了。”赵一云正色道,“有哪位将军不是从小兵起来的,很多恐怕像你这个年纪还没有你现在的成就呢。”
  石磊急声附和,“对对对,云云你这句话算是完全说中了我的想法,看来你没白跟我战友两年。”

  “老子第二年才到的五班,哪来的两年。”赵一云没好气地说。
  “那也是战友,受到我的磁场影响,不然你思想有个屁的那么深刻。”石磊厚颜无耻地说。
  李牧挥手,“都别扯淡了,赶紧的干活儿,马上开饭了。”
  石磊和赵一云继续斗嘴,一边干活,林雨不时的插几句,李牧只是笑着,想着自己的心事。
  夜里十点,营区已经进入安静半个小时了。
  方鹤城走出房间,披着大衣下楼。他的房间调整到了二楼,和兵器室隔着一个楼梯口而已,这似乎表示着未来会有一些比较重要的装备装备连队。
  然而现在方鹤城一点儿心思都没在兵器室里,而是在尚未归来的徐岩身上。
  熄灯之前,他得到了正式的通知,二营的新营长明天就会过来履新,而那却是一个陌生的名字——贺俊峰。
  方鹤城不认识此人,但是得到提示翻了改革试点计划之后,他在编制人员里面看到了这个名字,最后花了几分钟,此人的背景基本上就都清楚了。
  军区参谋长身边的红人,陆院的风云人物,年纪轻轻便已经官至少校正营参谋,而他毕业尚不足一年!
  他非常的担心徐岩。
  这事儿上面做得的确有些过分了,这几乎全旅都知道徐岩会上任二营营长,结果临到头来了一个临场换将,搁谁身上都受不了。
  拿出烟来点了根抽,方鹤城就在一楼走廊里来回踱步,等着徐岩。岗哨看见指导员这般状态,低声说话都不敢了,赶紧的滚路口那边去站好岗。
  抽了三根烟,稳重如山的方鹤城开始急躁起来的时候,四连拐角处远远的出现了车辆的大灯。五连新营区的路口朝西是一个长长的斜坡,下了斜坡就是四连营房后,主干道在那里进行一个九十度的拐弯,然后转向正南,一直到指挥组,直达营区南大门,另一个方向则是朝北,连接北大门。而四连后面,就是投弹训练场。
  那车辆亮着大灯爬上斜坡开过来,方鹤城急忙把烟头扔掉用脚踩灭,穿好大衣举步迎上去。
  那是熊副的座车迷彩豹。
  徐岩下车,却没见熊副的身影。迷彩豹掉头离去,方鹤城走过去,“老徐……”
  “你那还藏了一瓶酒。”徐岩打断他的话。
  “我可没有酒,你想喝……”
  “我藏的。”徐岩又打断他的话。
  此时,方鹤城看清楚了,徐岩脸色憔悴得很,双眼布满了血丝,但也仅此而已,很难看得出他的心理变化。
  “你什么时候在我那藏了酒。”方鹤城说着,和徐岩一块儿上楼。
  徐岩说道,“以备不时之需,还是用上了。”
  军区的禁酒令不是开玩笑的,别说士兵,就是干部要整两口也是得注意注意再注意。营房不同家属房,出现违禁品这种事情可大可小。然而此时方鹤城也是没特么的什么心思管这些了。
  “成,你先上去坐着,我叫人去弄点下酒菜。”走到二楼,方鹤城指了指自己的房间,举步上了三楼。
  方鹤城走进排房,排房里还在开卧谈会,兵们听见脚步声,都停了下来。

  “还不睡。”方鹤城说。
  兵们低声问好。
  “不要说话了,快点睡。”方鹤城说道,“李牧,出来。”
  李牧赶紧的坐起来飞快地穿上衣服出去。
  兵们嗅到了不对劲儿的味道,也就都不敢说话了,纷纷闭上眼睛睡觉。
  走廊外,方鹤城说,“你去炊事班弄点小菜送我房间。”
  “连长回来了?”李牧眉头跳了跳,说。
  “嗯,快去。”方鹤城交代完,下楼去了。
  李牧返身回排房,把赵一云喊了出来,一道去炊事班。
  “下酒菜?连长回来了?”赵一云一路上和李牧说着话。
  李牧点头,“嗯,看样子事情没有悬念了,连长遭到了抛弃。”
  “我不这么认为。”赵一云说,“你不是说,上面还是会给连长相应的级别,没有变化的只不过是职务罢了。照我看,那个……贺俊峰也就是下来镀镀金,营长这个位置早晚是连长的。”
  “关键是面子。”李牧沉声说,“不知道连长是否能够扛过来。”
  “是啊,唉,连长也是一个要面子的人。”赵一云摇头叹气。
  李牧又说,“而且,一个萝卜一个坑,下一次调整,恐怕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行了吧你,别吃着二十一块的大头兵伙食去操-干部的心。”赵一云说。
  李牧不再说话,两人到了炊事班,把炊事班长喊起来,一块进了厨房开始整下酒菜。
  那一边,徐岩把大檐帽摘了和公文包随手扔在床铺上,从床底下的柜子翻出一瓶牛栏山。
  方鹤城走进来,“你还真藏了酒,说,藏了多长时间了?”
  徐岩坐下,直接就用手拧开了盖子。方鹤城找了两个口杯出来,放在桌子上,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把大衣脱下来,拿出烟来,递给徐岩一根,徐岩摇了摇头,哗啦啦的往口杯里倒酒,一瓶酒杯他一分为二全都分到了两个口杯里,他端起来就喝了一口。
  “你悠着点。”方鹤城摇头,点上烟,端起口杯,徐岩和他碰了一下,又喝了一口。
  “慢点儿喝,菜还没来。”方鹤城说。

  徐岩放下口杯,拿起桌面上的烟,点了根抽了两口,重重地吐出烟雾来,像是要把胸腔里的闷气都吐出来一样。
  看得出来,徐岩的心里很乱,脑子很乱。
  方鹤城知道现在自己能做的,就是陪着他喝酒,什么也不用说。
  “来,整吧,明天让岑全齐带队训练,今晚陪你醉一场。”方鹤城端起口杯,看着徐岩。
  日期:2016-02-11 06:49: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