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41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华子建心里明白,他这是一种假象主动服软并不是真正的就心甘情愿这样做,从骨子里讲,他也是瞧不起自己的,以为自己不过是靠了老丈人的势力,凭借着省里有关系,爬到了这个位置,这一点华子建也早就感觉到了,现在新屏市有的局长、区县的丨党丨委书记不少人是有这种看法的,只是别人隐藏在心里,这个贾正东资格很老,经常都表露在外,曾今听他说过几次酒话,说要是自己和市长换个位置,自己肯定比市上干的好。

  当然,这些疯话华子建不会在意,但这个贾正东也从来都是太过牛逼了。现在华子建要杀人立威,那就得狠一点,杀鸡儆猴,就从贾正东开始。
  所以他每次来汇报,华子建都推说自己比较忙,就叫他先去给茹静和尉迟副书记说,有问题由茹静等人拿到政府常务会上研究决定。这是正规程序,一些部门一把手总想绕开分管领导,直接找华子建汇报,打心眼里瞧不起副市长,长期形成一种心理定势,一切都是一把手说了算,把副职搞得有职无权,成了摆设,华子建决定彻底扭转这种局面。
  这些一把手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华子建非常清楚,因为华子建自己也是这样走过来的,以前一些领导总想把一切权力掌握在自己手里,事无巨细,件件过问,这并不是他多敬业,说穿了是一种揽权的行为,权力涉及利益,这是一种很普遍的陋习。
  当初自己在洋河县当副职,那种生不如死的感受现在依然历历在目,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像茹静这样的人,大家也相处了这几年了,谁的底细,性格也都熟悉,把权交给她也是尽心尽责把工作干好,绝不敢在里面背着自己搞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几个来回后,贾正东开始明白华子建的意思,慢慢的眼里也有了一种敬畏,见到华子建不再是大大咧咧,摆资格,抖功劳,茹静的工作也渐渐主动起来。
  北区小学的问题已经很清楚,那个政协黄主席的儿子虚开发票、做假账,查实个人贪污公款一百七十万,纪委直接移交给反贪局继续取证。
  而教育局长贾正东的问题比较复杂,涉及许多学校,不但是到学校处理私人支出,而且还查明多处学校建设工程的老板与他都有行贿受贿情节,市纪委出面双规了贾正东,这边检查组继续查问题。一个棚户区改造工程牵出这么多大案子,这是华子建和冀良青都始料未及的,如果按每条线索细查下去,教育系统和劳动保障、民政局、建设局的工作都将瘫痪,人心惶惶,这些手中掌权的部门中层干部、负责具体执法、办事的办事员,都或多或少有些问题,虽然不大,但影响广泛。

  华子建和冀良青、尉迟副书记、还有几个常委开了个碰头会,觉得调查面不宜过宽,问题抓主要矛盾,只要把主要犯罪嫌疑人调查处理进行处理就行了。
  于是调查组着重突击调查贾正东的问题,集中精力打歼灭战。市委和政府也及时组织召开千人大会,会议由华子建主持,纪检委书记通报情况,冀良青作重要讲话,这次会议开得非常及时,澄清了社会上一些纷纷芸芸、无中生有的传言、谣言,大家明确了市委市政府反腐倡廉的决心,也明白这件事已经告一个段落,人心稳定下来,工作开始走上正轨。
  而政协的黄主席在这次反腐风暴中一直沉默寡言,不乱说也没有异动,华子建却不敢大意,知道他在蓄势待发,一边隐忍,一边找自己工作中的漏洞和问题,所以,许多措施出台前华子建尽可能多和各级部门交流和沟通,到目前为止还没看到他出招的迹象。
  特别是在研究处理黄主席那个当北区校长的儿子的问题时候,第一次书记会研究时,纪检委书记蔡国章提出建议立即送检察院立案,华子建默然了一会,以为政协黄主席要反对,结果他脸色如常,一言不发,好像这件事与他并没多大关系,你们爱往哪里送就往哪里送。
  他儿子被牵连进来,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黄主席长期在新屏市担华领导,而且以前是呼风唤雨的角色,利用手中的权力把自己的亲属全部解决到市里,不是做生意就是到部门、学校任职,这些亲属以前仗着他的势力,横行霸道惯了,以为新屏市的天就是姓黄,可以为所欲为,不成想**的官也是有期限的,权力过期便要作废,撞枪口是迟早的事。
  这件事情风平浪静的就处理了,到有点出乎华子建的意料之外,但确实好像没有什么问题了,华子建也就慢慢的松下了紧张的心,本以为大势已定,这件事可以完美收场,却不想社会上慢慢传出一些流言蜚语,是关于华子建和冀良青的。
  华子建这天和往常一样进办公室,抬眼看了看窗台边的君子兰,小兰已经浇过水了,青翠欲滴,华子建也心情愉快。
  他刚刚坐下来,小兰就进来了,她照例给华子建泡好茶水正想出去,华子建突然发现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问道:“小兰,是不是有什么事?”
  小兰人年轻,城府不深,经华子建一问,表情就显出心里有事,嘴里却连忙否认。
  “有事就说,难道连我也要瞒着吗?”华子建还以为是她个人的事,如果是个人感情、或者家里的问题,以自己过来人的经验还可以开导一下。这女子很醒事,做事也积极,心细如发,一切都做得井井有条,华子建也才发现,为什么领导都爱用女孩子搞办公室的内务,的确比男性称职,像秘书小赵,虽然也是尽心尽职,但小伙子就是马虎,做得到想不到,小兰是想得到也做得到小兰见华子建追问,停下脚步,吞吞吐吐不敢说,但分明是有重要的事情。

  “说嘛,什么事?”华子建耐心的问。
  “凤梦涵主任也知道……”她终究不敢说,把事情推到凤梦涵身上。
  华子建就笑了笑,也不好逼她,就说道:“你把凤主任叫来”。
  华子建看她神情,分明与自己有关而不是她自己有事,哪她到底在紧张什么,担忧什么?。
  一会小兰和凤梦涵一起进来了,华子建就问:“凤主任,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凤梦涵一怔,反应奇快,摇头道:“没有啊?哪里敢啊”。
  华子建沉声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不老实了?”
  凤梦涵感觉到了压力,埋怨的看了小兰一眼,嗫嚅道:“不过一点小事罢了,小兰是小题大做了。”
  小兰这时候也有些自责的样子,华子建心里一动,“说罢,小事我也要知道。”
  凤梦涵犹犹豫豫,越发让华子建感觉疑虑:“干什么?是不是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
  “不是。”凤梦涵低着头,没有撒惯慌,不敢直接面对华子建的眼神。
  “凤梦涵同志,你是不是觉得可以对我有点秘密了?”华子建来了一招狠的,凤梦涵慌乱道:“不敢,华市长。”抬头看华子建还在盯着,凤梦涵就对小兰嘴巴一孥,说:“去拿来。”
  小兰低着头出门,很快就拿来一张打印纸,进来递给华子建,他一看,这是一封匿名举报信,心中疑惑着,接过慢慢看了起来。

  信的内容却是另一回事,并没有举报什么,却是在漫骂和污染,写的也是半文半白,显然是一书生的“大作”,信中大肆攻击自己和冀良青,细数他们两人主政以来十大失误和“罪行”:“……狼狈为奸,蛊惑人心,愚弄群众,二贼手段之酷烈,用心之恶毒,行为之卑劣,为先新屏市以来之独一无二,虽篡汉蟊贼董卓亦难比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