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咧开嘴笑了。
  “行了,我会如实地把你的意愿汇报给王主任。”徐岩挥手。
  “连长再见。”
  李牧离开连长的房间,出了门没几步,就被斜地里冲出来的石磊给架住了胳膊,一边往排房里走,一边低声问,“怎么样怎么样,班长,连长怎么说?”
  兵们都活动去了,排房里就五班的人在。

  “怎么说,他同意了。”李牧说着,抬眼就看到了赵一云和林雨坐在床铺边的小马扎上,看样子他们是等待已久了。
  赵一云当即说,“你真舍得把我调出去?”
  “云云,你这语气可是幽怨得很,你深爱着班长?”石磊调侃说。
  “滚一边儿去。”赵一云骂了一句。
  李牧坐下,说,“老赵,你可不能反悔。”
  赵一云苦笑,说,“为了你们的幸福,牺牲我一个,也罢也罢。”
  林雨同情地拍了拍赵一云的肩膀。
  石磊切了一声,“你能不装-逼吗,调出去当副班长,当官儿了,你还不高兴了。”
  “我跟你换。”赵一云果断地说。
  石磊当即闭嘴,两秒钟之后,说,“我看不上,我好生地当我的小兵,不知道有多滋润。”
  “不思进取。”林雨哼了一句。
  石磊撸了撸袖子,说,“你再给老子说一次。”
  “不思进取,不思进取,不思进取。”林雨瞪圆了牛眼,也撸起袖子。
  赵一云补刀:“重要的是说三遍。”
  石磊看了一眼林雨那快赶上他小腿一般粗的胳膊,呵呵地笑了笑,整理好袖子,说,“果然不敢再说一遍。”
  众人无语,石磊的贱-样是层出不穷的。

  “别吵吵了。”李牧说,“耿帅担任副班长这个事情,连长也同意了。”
  “哦,嗯,啥?”石磊的表情变化之丰富令人叹为观止,“咱们五班的副班长?不是吧?”
  “难不成还是别的班的,装傻是吗?”林雨说道。
  耸了耸肩,石磊说,“反正班长说啥就是啥,我没意见。”
  赵一云倒是沉思起来,认真地说,“老李,你可要考虑好。耿帅这段时间的表现你也看到了,他的确有些乱了。”
  说着,赵一云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拍了拍膝盖,李牧说,“没什么好犹豫的,耿帅有这个能力。既然你们都不思进取,那么就让有上进心的来担任这个副班长。”
  石磊翻着白眼,林雨也忍不住撇了撇嘴,唯独赵一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老李,我刚刚给家里打了电话说了留转的事情,我爸倒是没说什么,我妈那是恨不得给我一通骂,她都给我约好了相亲对象等着我回去看了。”

  “唉……”石磊长叹一声,拍了拍赵一云的肩膀,沉重地说,“日寇未灭,何以成家。你这位同志的思想觉悟有待提高啊!”
  “给老子死一边去!”赵一云一脚踹过去,石磊早有准备,轻松闪开,嘿嘿地笑。
  李牧笑了笑,说,“再憋一段时间吧,等新兵下连了,你申请探亲,回去好好泄泄火。”
  冯玉叶又来了,打着心理辅导效果复查的旗号,又来到了五连。
  这一次,她没有上次那么淡定,几乎是指名道姓的要跟李牧谈一谈,方鹤城也有些糊涂了,难道李牧的心理出了什么问题,这倒是让方鹤城给吓出了一阵冷汗,赶紧的让人把李牧从训练场上喊回来。
  老兵退伍到新兵入营这中间通常有差不多半个月的空当时间,而这段时间是搞训练搞得比较猛的,一来是收心,二来是强化老兵们的军事素质,尤其是体能素质。

  这天上午五连全连都在搞野外体能训练,全副武装的。
  虽然气温比较低,但李牧还是一身的汗,里面只穿了汗衫外面就是沙漠迷彩作训服。跟其他班长不太一样的地方是,李牧极少在搞体能的时候当旁观者。
  一身汗的李牧喘着粗气跑回连队,以为什么急事呢,抬眼一看冯玉叶就站在副指导员房间门口,顿时就知道什么事了——冯玉叶又兴师问罪来了。
  五连的副指导员是长期空缺状态,所以房间是被用作客房来使用,接待一下连干家属啊什么的。
  这会儿正好,给冯玉叶临时征用了,估计要办了李牧。
  “李牧同志,我来给你做一个复查,看看之前的心理辅导效果如何。”冯玉叶一本正经地说。
  李牧扫了一眼连值,“你觉得我心理有毛病吗?”
  连值小心地看了一眼冯玉叶,低声说,“冯干事才是心理医生,五班长,我可不知道。”
  李牧无奈摇头。
  “进来吧。”冯玉叶走进房间。
  李牧深深呼吸了一口,举步走进去,冯玉叶走过来关上门,反锁上。

  “关门作甚,你还反锁,我喊了啊。”李牧说。
  冯玉叶差点没忍住要笑出来,尤其是看李牧一脸无辜的样子,她明知道李牧是装的,但是这厮装得太像了,反而是让人觉得好笑。
  “你还怕我吃了你?”冯玉叶翻了翻好看的眼睛。
  “报告冯干事,我的确是怕你吃了我。”
  李牧话音刚落,冯玉叶人已经扑上去了,她劲儿还不小,一下子就给李牧给摁墙壁上了,樱桃小嘴就盖上了李牧那张臭嘴。
  “喂喂喂,矜持点儿,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样,我这一身汗的。”李牧推开冯玉叶,义正词严地说。
  冯玉叶一巴掌就上去,给李牧眼疾手快地接住,李牧说,“怎么的,还要使用武力,你当我是台湾啊。”
  “你大爷。”冯玉叶骂了一句,推了李牧一把。
  李牧觉得差不多了,顿时嘻皮笑脸地说,“好了好了,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我弄你一身,让人看见了,怎么说。注意点影响,这儿可不是在机关,基层连队可是没有什么隐私的。”
  “知道了,就你冷静。”冯玉叶忍着气,瞪了李牧一眼。
  “赶紧的说吧,又怎么了,我说你可不能经常这么干,纸本来就包不住火,你这么整,就更包不住了,上回我跟你怎么说的,低调低调。你再忍忍等我提干成干部了,你想怎么样都行。”李牧说。
  冯玉叶却是说道,“没有哪条规定说不允许军官和士官恋爱,你不就是年龄和兵龄还不符合条件而已嘛。”
  说到这,冯玉叶忽然想到什么,冷笑着说,“听出来了,你还蛮有信心,你就觉得你一定能提干?”

  笑了笑,李牧没说话,但那神情已经充分地说明了一些东西。
  说起来也是没有什么困难的,毕竟李牧身上有一个二等功和一个三等功了——徐岩那边已经把所有立功的兵的勋章给领了回来。不出李牧所料,在演习场的那次行动,包括演习中的表现,综合起来,他得了一个三等功,杀了人的林雨妥妥的一个二等功在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