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87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道:“薇拉,我的确和不少的女子,关系很复杂,但是,我对你是完全的忠诚,我没有说和你在一起了,还去出轨。我知道,你可能不会相信,因为你看到的,已经不只是第一次第二次,我和其他女子在酒店的场面。但是我就这么说吧,如果你觉得和我在一起,很累,很难受,很委屈,你要离开我,没关系的,我不会怪你什么的。毕竟,我这样子做,我虽然说是身不由衷,却伤害到了我的另一半,我不能要求你什么,如果你觉得难过,痛苦,你离开,我不会怪你。”

  她又打了我一下:“你就希望我早点离开,早点和你分手。”
  我说道:“我没这么想。”
  她说道:“我说和你分手,你说分手就分。你看起来很轻松开心的样子,你就希望我们早点分手。”
  我说道:“真的没有,薇拉,我舍不得你,可是我也知道你的委屈难过。你其实可以找到条件比我更好的男人,对你好的男人,而不是我这样子的。”
  她打着我:“我不分手!”
  我摸了摸她后脑勺的头发说道:“好吧,那不分手。”
  她说道:“以后你还这么对我。”

  我说道:“我尽量不会。”
  她说:“你这么对我了,还不跟我说好话。”
  我说道:“好,说好话,我爱你,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我只爱你一个。”
  她开心了,抱着我亲了。
  早上起来,薇拉在甜甜的睡着,没比我先起来。
  我亲了她一下,洗漱去上班。

  心情愉快的我,到了监狱后,就马上遇到一件心情不愉快的事。
  我在办公室吹着口哨办公的时候,有人进了办公室。
  我一抬头,是小凌。
  我说道:“凌队长,那么早,不忙啊。”

  小凌说道:“格子出事了。”
  我一愣,停下来手上写字的动作,问:“格子出什么事了。”
  小凌说道:“昨晚差点被杀了!”
  我手一颤抖,笔掉在了地上,我捡了起来,问:“她被杀了!差点被杀了?说,到底这么回事。”

  小凌说道:“凌晨,被割了脖子。”
  我说道:“妈的,肯定是丁佩她们干的!”
  小凌说道:“不是丁佩她们干的。”
  我说道:“你怎么知道。”
  小凌说道:“是鬼干的。”
  我一愣,然后说道:“你说的什么啊。”

  小凌脸上的表情,还有眼神中,透着惊恐的神色,说道:“真的是鬼干的!”
  我说道:“你,你开什么玩笑。”
  小凌说道:“在格子监室中,有个女囚听到奇怪的声音,醒来看了一眼格子的床那边,见到一个全身白色衣服的长发女鬼,按着格子的嘴巴,用一把锋利的刀子割她的脖子!她尖叫了起来,那个女鬼马上飘出了监狱外面。而值班的狱警小罗,冲过去一看,看到出现的,是一个女鬼,她从监室的窗外飘出去了。小罗看了一眼,就晕了过去了。凌晨三点半。”
  我说道:“靠,小凌,你开什么玩笑,你说的什么事啊!”

  小凌说道:“真的是这样,有鬼。”
  我说道:“调取监控。”
  小凌说道:“丨警丨察来查了,监控电源出问题了,从三点整,开始的时候,监控出问题,四点钟的时候,监控恢复了。有鬼。”
  我说道:“你神经病!怎么可能!那格子呢?” △≧△≧
  三点整到四点钟,竟然监控出问题了,让女鬼进去杀了格子?女鬼难道还有控制电源和监控摄像头的本事?
  看过一篇调侃鬼片的文章,做鬼其实很难的,做鬼,厉害到拆掉电池的手机也能通讯,拔掉电话线也能听见电话铃声,鬼必须深刻理解现代通讯设备的原理,动手能力也相当强。并与时俱进,紧跟时代潮流。不管哪里的自来水管都能流血,所以鬼一定了解整个城市的地下管道系统。并能将其改变,所以鬼是个水暖管道工程师。
  鬼的衣服千奇百怪,款式变化无常,必须懂服装设计,因为她们知道穿什么样的衣服才能吓死人。还必须是个常有神来之笔的优秀的化装师。她常神出鬼没的,必会武术,象……移形换位……凌波微步之类。所以鬼深得真传,是个武术家。
  鬼知道什么时间出来,穿什么衣服,说什么话。用什么表情,人才最害怕。甚至被吓死。所以鬼必须是个心理学家。
  鬼知道各地的民俗,因为他们常在那个当地人很忌讳时间和地点出没,所以鬼必须是个民俗学家。受害人经常无缘无故地被鬼弄死,所以鬼必须深谙各种弄死人之术。例如制造车祸,电死,火灾,水灾,地震,还要是个建筑学家,柔术家,从建筑的各个管道和天花板窗口,甚至是电视机里面出现。
  让我相信有鬼飘进监室的窗里去杀格子,我**信我就是真蠢了。
  这不可能的事,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件事,有人安排好的。
  问到了格子,小凌说道:“格子送去了医院,大出血,全身都是血,幸好没割到地方,那鬼在下手的时候,被惊到了跑了,不然格子已经死了。”
  我说道:“你还相信是鬼做的。”
  小凌说道:“那能是什么。那监室的窗那么小,她怎么飘出去呢。”
  我说道:“你醒醒吧,小凌,如果是鬼,她能用各种办法杀人,非要用刀子割人的脖子吗。”
  小凌说道:“人家丨警丨察来查了,什么都没查出来!”
  我说道:“不会吧。”
  小凌说道:“这又是怎么解释。监室里,其他女囚都没看到,就是那个醒来的女囚看到了,丨警丨察一查,那个窗子很小,是完好的,铁栏杆拦着,拇指那么粗,钻不出去。”

  我说道:“格子呢,她怎么样了。”
  小凌说道:“抢救了。”
  我说道:“晕着?”
  小凌点了点头:“还没醒。如果醒过来,医院方会通知我们。”
  我说道:“恢复了就没事了是吧。”
  小凌点点头。

  我说道:“我先去看看她。”
  小凌说道:“可能还没醒呢。”
  我说道:“不醒我也去。”
  一个那么漂亮的女囚,竟然差点被弄死,而且,虽然她不是我朋友,但是,我们也算有过交情,再有,我还收了她的钱,我不想她死。
  去了监狱医院。
  进了那病房。
  格子躺在病床上,脖子那里,缠着厚厚的纱布。
  医生说,幸好没有伤到颈动脉,出血控制住了,没有危险。
  我看着脸色苍白的格子,心里感慨,人命真是脆弱。
  前几天还活色生香的,一转眼,就差点阴阳两隔了。
  回想格子被杀的这事,总觉得,就是丁佩她们的阴谋,她们杀格子,首要原因就是格子的不听话,让她们恼怒,第二个估计就是要清除对手,格子是我的人了,是她们的对手,还有就是下马威,给我来个下马威。
  但是,她们到底用的什么办法,难道真的能派出鬼去杀人吗。
  这d监区,比我曾经所在的b监区,可真的是要可怕,危险太多了。
  b监区的时候,和对手相互斗争,都没碰过那么厉害的,这一次派出的杀手,就是个鬼魂,直接就让丨警丨察都查不出来了,太让人感到可怕了。
  但是我绝对不相信是真的鬼,而是,应该是有特别的本事的一个杀手的装神弄鬼。
  监狱中,总是出现各种各样的,让人防不胜防的人才。
  就在我在想着这些各种各样的事的时候,看到格子的手动了动一下,然后她咳嗽。
  我看着格子,说道:“你,你醒了,你没事吧。”
  我正要想着去叫医生,格子突然的睁开眼睛,恐慌的表情,嘴里喊道:“鬼,有鬼!鬼!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