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40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己也不是相夫教子的那种女人,自己从一个小学教师混到今天的领导岗位,靠的不就是一身白花花的肉吗?其实哪个男人都是一样的,不过三分钟的激动而已,只要是男人,自己闭着眼睛,也就是一会的事情。
  但这几分钟能换来自己的荣华富贵,何乐而不为呢?
  这样一想,季红心中实际上就已经有点同意了,不过一时还是有点抹不开脸面,所以低着头不说话。
  周卫一看季红也不哭了,而且像是在认真思考的模样,心里也知道这事情大概有七八分的概率了,就继续的软言相劝,慢慢的季红也开始说话了,但两人都不提那件事了,可是彼此也都明白,这件事情基本可行。
  周卫心中狂喜不已,两人又卿卿我我了好一会,季红才羞答答的离开。
  冷静下来的季红,其实她是个对政治非常敏锐,生活里也相当细心的人,从周卫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她就从周卫游离不定的眼神和恍惚癫狂的举止里发现了肯定有什么不对,而后面周卫突然没头没脑地 冒出一句“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你还愿意心甘情愿地跟着我、做我的情妇吗”时,则完全清晰地验证了自己的判断,她当是心惊肉跳、支支吾吾地找个借口搪塞和蒙混过去了。
  等周卫后来说出了刘副市长的事情以后,季红稍微的伤心了几下,她就为自己的今后做好了有备无患的打算。人们都知道一个简单的道理,“城门失 火,秧及池鱼”,特别是在官场上混的人,平时里对上司、对同僚,当然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如果谁都没有可能被组织纠住的尾巴,人人当着平安官,吃香的喝辣的,那自是皆大欢喜。
  但是一个官员群体,尤其是走得很近的人穿一条裤子的同伙,一个山头上的人,如果哪个突然走了背运,在不是经济问题就是作 风问题出了篓子,那么由于怕“拔出萝卜带出泥”着个可怕的规律和怪圈,当初的朋昔日的同伙,最聪明其实也是必须要做的首要事情就是立即和这个倒霉蛋划清界限,消除不良影响,以表示自己和这个生活**作风堕落政绩平庸的家伙从来都不是一丘之貉,如果还能做的很彻底,说明自己和他非但不是这种亲密关系,而且完全是势不两立的话,那样一来,政治上的收效就会更明显了!

  季红虽说是女人,但是新时代性开放思想开放行事缜密已经把这些优点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哪里还能轻易用“头发长见识短”来形容 她?混迹官场几年的她也早已经把“警惕”二字时时挂的当头了,所以很快地,她就行动起来了。
  头一桩,她决定已经尽量的少和周卫接触,最好不要在和他发生性关系了。
  她懂得,在政治斗争和生活中,当 还不明确谁将倒霉谁将走运时,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让谁看出自己和他的亲疏,而这最恰当的选择,就 是先和他们隔断联系,留着时间,好给自己一种摆脱的机会。
  她是不得不这样做,当初自己和庄峰就是关系比较隐秘,所以最后庄峰的事情没有对自己造成太大的影响,这真的应该感谢庄峰,他为了保护他自己,最后连我季红也保护了。
  想到庄峰,季红还是有点伤感,如果没有庄峰,她根本就不可能在今生能趟上官场这条路,能够走入仕途,而只能在那个沉寂的小学校里度过自己渺茫而灰暗的一生;再者说了,没有这个唯物雄壮、荷尔蒙分泌极 端旺盛的庄峰,她又到哪里可以能领会那种欲仙欲死、上天入地、死去活来的女人那种快乐的**和心理感受呢?
  但是无疑,生活是每个人的老师,季红很早就已经知道,在现在艰辛刻薄的生活状态里,不是你压制和欺辱别人,就是别人打击和藐视自己,毛老人家说的“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 真实写照,阶级的社会嘛,怎么可能温良恭俭让、何必温情脉脉,说句实话,这种天真的理想,又怎么能 够在现实的社会里实现呢?
  第二个要做的就是,自己必须给自己找到一条出路,那个出路就在刘副市长身上,自己明天就去看看情况,说不上真能有所收获。
  到了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季红就叫上了区里的小车,准备到市里见见刘副市长,路上电话响了起来,季红掏出手机,是办公室一个老娘们给她发来的短消息,她看着看着就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季红一点不顾忌司机,“扑哧”一 声就笑出声来——中国语言太奇妙了,这么多年来,就有那么多聪明的人,仅就男人女人之间那档事情, 居然就能编出那么多千奇百怪、层出不穷而且绝不重复的段子了。
  司机专心致志地开着车,对领导各种宛如常人一样失态的动作,如果是聪明的下属,当然永远只能置 若罔闻、视而不见,这点功夫都没有,恐怕他早已经不是书记的专职司机了。
  季红回味着刚才的短信,两腿之间不觉痒了起来,好一会的心像是猫抓一样。
  很快的她们就到了市政府,季红这个时候才有点心悸起来,自己不过是南区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这就直接去见刘副市长,多少还是紧张,当然,季红是最谙男女之情的人,凭自己这点相貌和妖娆,哪个男人见了不得神颠魂倒、魂牵梦绕?
  再说了,她也猜测着,历来领导最爱新鲜的东西,特别是女人,当初人家庄峰猛然在孤僻的农村见到这么年轻的自己,肯定 的、理所当然的就认为自己是处.女膜绝对完整的黄花闺女呢!哪里知道自己早是久经沙场的女战将了。
  说来,这庄峰也还是算得上有情有义的人了,虽然后面也知道他并不是第一个进入自己身体的人,但是男女之间么,两相情愿地自觉睡到一起,彼此就肯定有了相互欣赏和爱怜的意思,接着,睡着睡着,搞着 搞着,两者之间谁想轻易摆脱对方,那可就难了,于是自己顺顺当当地把一顶办公室主任的帽子搂到了手。
  一想到这里,季红就有了胆气,她拿出了镜子,整了整头发,补了点口红,让司机在这等她,她扭着屁股就到了办公楼。
  刘副市长刚开完会回到办公室,连续的打了几个电话,工作安排了下去,现在正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抽烟,门虽然开着,但出于对领导的尊敬和畏惧,来人依然“哒哒”敲了两声,书记抬头一看,吆喝,这南区漂亮的办公室女主任季红局促地站在门外。

  她有着一条非常耗看的柳叶眉,细细的,长长的,秀丽的鼻子玲珑剔透,一双眼睛清澈明亮,娇躯山峦起伏,玲珑浮凸得恰到好处,高耸的胸部把威严的警服承托出一种别样的诱惑,浑身上下闪动着惊人的美丽。
  “是小季啊,快进来快进来”,刘副市长精神陡然振奋,热情地招呼着。
  季红从刘副市长闪烁的眼神里读出了自己需要的内容,她迈着娉娉婷婷的步子走了进来,说:“刘市长,我是来跟您汇报一下最近我的工作和思想的”。
  “谈什么汇报不汇报哟,你在南区的工作开展得很好嘛”!
  刘副市长对季红的惊天美貌早就知晓,但季红的工作开展如何、成绩怎样其实是一问三不知的,此时季红就站在自己跟前,他更加觉得心潮荡漾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