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52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是我的新秘书文浩鹏。”熊军强微笑着望着包飞扬,“不过最近厅里有一个到边疆地区的驻点扶贫活动,我已经推荐他去了。最起码在最近两三年内,你不可能在厅里见到他了。”
  “什么?”
  包飞扬一脸震惊,他一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文浩鹏,才让文浩鹏向熊军强提议把自己安排到考察工作组组长这个烫屁股的位置上;第二是没有想到熊军强会把文浩鹏安排到边疆地区驻点扶贫。文浩鹏由炙手可热的厅长秘书变成到边疆地区的扶贫工作人员,这个落差之大,用天上地下来形容也差不多吧?
  “和文浩鹏一起去边疆地区扶贫的,还有你们第一环境监察室的一位副主任,叫韩非云。”熊军强又加了一句。
  包飞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问题是出在这里啊!韩非云肯定是因为没有当上第一环境监察室怀恨在心,故而唆使文浩鹏利用为熊军强服务之便,把自己推荐到了考察工作组组长这个烫屁股的位置上啊!只可惜的是,文浩鹏是熊军强的新秘书,并没有摸清楚门道,并不知道自己当初调到环保厅是苏青梅跟熊军强打的招呼。所以才会让熊军强在摸清楚后面的情况之后,下狠手把文浩鹏和韩非云一起发配到边疆地区去驻点扶贫,这也叫咎由自取吧?

  “不过呢,即使没有文浩鹏的提议,我内心中也早有想法让你到考察工作组去挂帅,所以文浩鹏对我提出来之后,我只是顺水推舟而已。”熊军强像个老狐狸似的笑了起来,“玉不琢不成器嘛!不好好锻炼一下你,岂不是辜负了你苏阿姨对你的一番期望?”
  “厅长,不带这样锻炼人的吧?”包飞扬苦笑了起来,“下次再有这样的机会,烦请您提供给更需要的人吧!”
  “那得看看是什么具体情况!”熊军强摆了摆手,并不愿给包飞扬做出承诺,“咱们还是先谈谈眼下的事情吧。飞扬啊,我相信经过这一段时间考察,你想必已经明白了一些情况。”
  他望着包飞扬,有意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之争表面上是天北县和南河县之争,实际上呢,却是咱们省环保厅两位主管领导余省长和龙书记之争,对不对?”RT
  包飞扬没有想到熊军强能够把这话也说出来,看来熊军强是真个把他当做自己人,今天是要跟他交实底啊!
  “是啊,我是听说了一些这样的情况。这次到南河县去考察,龙书记也到了南河县环保局汇报的现场。”包飞扬说道。
  “你是不是完全没有想到,龙书记会到南河县环保局汇报的现场?”熊军强望着包飞扬说道。
  “是啊,完全没有想到  。”包飞扬回答道。

  “是不是觉得很怪?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熊军强又问道。
  “是啊!”包飞扬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我一直觉得,像到了龙书记和余省长这个位置呢,都应该雍容含蓄,有什么事情,他们自己之间完全可以相互商量相互协调,没有必要让我们下边人为难,更没有必要急吼吼地跑去站台。”
  熊军强惊讶地瞥了包飞扬一眼,没有想到包飞扬竟然敢把话说到这个地步。转念一想,不由得又笑了起来。这个小家伙啊,还真是聪明人,这是换一种方式向自己表白心迹啊!他这是主动把把柄送到自己手里,表示和自己绝无二心。否则自己只要把他这番批评龙书记和余省长的话传出去,龙书记和余省长这两位大佬岂不能在心里给他包飞扬记上一笔。纵使现在碍于包国强的面子,不好有什么举动,但是一旦包飞扬犯到他们两位手里,他们肯定是不会客气滴!

  “飞扬啊,虽然我们**人信奉的是马克思主义,但是在至少在一个问题上和信奉释迦摩尼的佛教子弟还是一致的,就是万事皆有因果。”熊军强说道,“我给你讲个小故事吧。说某一天,为了欢迎某位新领导上任,举办了一个欢迎宴会,可是在这个欢迎宴会上呢,这个新领导不小心被另一位领导绊了一下脚,摔了一跤。偏偏这两位领导还是分管同一个系统,于是就有些风言风语传出,说这另一位领导是故意为之,为的就是让这位新领导当众出丑,杀杀他威风。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没有任何人知道,事实上到了这个时候,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因为这股风言风语,两位领导之间关系变得异常微妙起来,无论做出什么样的举动,都会被人做出另类解读……”

  说到这里,熊军强看了一眼包飞扬,意味深长地停顿了一下,这才又说道:“当然,这只是一个故事,流传范围也很窄,我也是前不久才从别人嘴里听到的。刚才忽然间想起这个故事,就给你随口讲一讲,你听听就好。”
  包飞扬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么一桩子事情啊!显然熊军强讲的是发生在省委副书记龙林桂和副省长余亚军之间的一桩往事,虽然熊军强以故事名之。看样子这应该是在龙林桂升任省委副书记的宴会上事情,龙林桂不小心被余亚军绊了一跤,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好事者就传了一些风言风语出来。而恰好这两位都是省环保厅的主管领导,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又涉及到各自的故土人情,在这种错综复杂的情况下,无论是龙林桂还是余亚军,都不好主动退让一下,否则就会被那些有心人做出另外的解读。比如龙林桂这边如果退让的话,会不会有人说龙林桂怕了余亚军,连一个项目都不敢和余亚军争,要不明明是自己老婆的故乡南河县和余亚军的故乡天北县条件完全相当,干嘛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偏偏被天北县拿走呢?而余亚军这边,更是有苦难言,别人一定会说他当初自不量力地故意去给龙林桂下绊子,现在被龙林桂重手反击了,硬是从把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从天北县抢到了南河县。这下被龙林桂打了耳光,也是活该吧?

  这下可比原来想的更加麻烦!包飞扬心中甚至还在想,能否把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放到天北县,然后给南河县想办法拉一个大型的投资项目作为补偿。现在看起来,这条路恐怕走不通。涉及到颜面之争,这可不是说拉一个大型投资项目所能补偿了。否则龙林桂也不会降尊屈贵跑到南河县环保局项目汇报会上去站台了!
  “本来呢,我是这样考虑的,先把今年的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放在其中一个县,然后明年再向国家环保总局争取一个名额,安排给另外一个县。这样仅仅是一年之差而已,两个县都能获得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可是呢,当我向南河县和天北县询问时,发现两个县都坚持要争取今年的项目,对明年的项目名额不感兴趣,即使是我让他们考虑一周再给我答复依旧是这样的  。”熊军强说道,“显然,问题的根源还在上面啊!龙书记和余省长如果不发话的话,这两个县谁也不敢先退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