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51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包,你们是不是在听南河县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项目治理工程项目的汇报?”龙林桂微笑着问了一句,没有等包飞扬回答,就又继续说道:“我今天以个人的身份旁听一下这个项目汇报,应该没有问题吧?”

  龙林桂既然说成了这样,包飞扬还能再说什么?不过,龙林桂身为堂堂的省委副书记,包飞扬自然是不能让他真的就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听他们开会,否则一旦传出去,别人都会说他包飞扬不懂规矩,骄傲自大。
  他连忙和何向台一起,走到龙林桂身边,邀请龙林桂到会议桌中间就坐,龙林桂却屁股牢牢地坐在门边的椅子上不肯挪窝,只是一个劲儿地说自己是以个人身份旁听会议,只带耳朵来,没有带嘴巴,让包飞扬和何向台继续开会就是。然后又挥手把跟在他身后的天南市和南河县的领导干出会议室,让他们莫要影响环保厅工作组专家们的工作。
  何向台即使再傻,又如何不明白龙林桂这是专门过来替南河县环保局站台的?以龙林桂省委副书记的身份,不需要说任何倾向性的话,只要出现在南河县环保局汇报会的会场上,本身就是一种态度。
  于是何向台就把包飞扬请回到原位,一本正经地开始了“汇报”工作。本来按照何向台的计划,是要在汇报工作时做一些即兴发挥的。但是既然龙林桂到了会场,他立刻改变了自己的策略,以稳妥为主,把自己那些要即兴发挥的东西全部抹去,只是照着汇报材料原封不动地念了下去。在省委副书记这样的大人物面前,不出错,就是胜利!
  包飞扬听了一会儿项目汇报,发现和手中的材料差不多,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心中就觉得有些无趣。他包飞扬和考察工作组的成员们又不是不识字,有必要让你何向台再照本宣科念一遍吗?
  耐着性子听何向台“读”完材料,包飞扬微笑着看向龙林桂,请示道:“龙书记,您对何局长的汇报有什么重要指示?”

  龙林桂微微一笑,说道:“我说过,我只带了耳朵,没有带嘴巴。你们继续开会,我到其他地方看看!”
  他用手往下一压,阻止会议室里的人跟着他站起来,说道:“你们继续开会,继续开会,都不准站起来!”
  然后不慌不忙地走出会议室,在等在外面的天南市领导的簇拥下,离开了南河县环保局。
  何向台心中得意,脸上却丝毫看不出来,姿态摆得很低,望着包飞扬轻声说道:“包组长,请您对我们南河县项目申报工作做指示。”
  包飞扬淡然一笑,高屋建瓴地说一些不带着任何倾向性的套话,既肯定了南河县项目申报工作的一些成绩,也指出了一些不足的地方,总之,一句话,南河县的小南河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非常有希望,但是仍需要继续努力。
  即使老辣如何向台,也挑不出包飞扬任何语病。他心中暗道,怨不得省环保厅会让包飞扬来做这个考察工作组组长,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却滑不溜秋,打起太极拳来,甚至比他这个官场老油子还熟练好几倍  。看来自己一会儿还得溜出去给县长打个电话,让县长那边再做做龙书记的工作,让龙书记那边再施加点压力下来才行!
  时间过的飞快,很快就到了中午了。何向台就向包飞扬和王后港发出了热情地邀请:“包组长、王组长,这马上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我们这里也没有什么好安排的,就委屈您两位和工作组的各位领导们一起到我们局机关食堂吃一顿便饭吧?”

  南河县环保局其他几位领导也纷纷地附和着,热情地邀请考察工作组的同志们一起共进午餐。
  包飞扬心中知道,南河县环保局这边肯定是提前摸过情况了,知道自己带队到天北县考察的时候,也是吃的机关食堂,这边就有样学样,也安排在机关食堂吃饭。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包飞扬还真不好拒绝何向台,不然将来龙林桂那边一个省环保厅考察工作组考察工作有倾向性的大帽子扣下来,包飞扬还真的是无从辩解呢!
  “既然何局长和各位局领导这么热情,那么我们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是不是啊,王组长?”包飞扬笑着问了一句王后港,王后港自然是十分配合地点了点头。
  “不过呢,何局长,咱们可是说好了,下不为例啊!”包飞扬又扭头对何向台说了一句。
  何向台自然是满口答应,总之先把考察工作组拉到饭桌上再说。至于说是不是真的下不为例,到时候再说。
  早有一大群人等在了机关食堂外面,见包飞扬和王后港带领着考察工作组成员来了,他们纷纷上前亲热地招呼说:“欢迎各位省领导……”反正只要是省里下来的,都是省领导,高帽子戴上去准没错。
  何向台就在一旁热心地替包飞扬做着介绍,包飞扬这才明白,这些人都是环保局里的中层干部,有人事科长、财务科长、规划防治科长、政策法规宣传科长等等,一大帮子人。

  被环保局的领导簇拥着进了机关食堂的包间一看,包飞扬差点吓了一跳,这哪里是什么便饭啊,几张大饭桌上摆满了天上飞的,山里藏的,水里游的,应有尽有。
  这样的场面,太奢侈了啊!
  不过人都到了这里,包飞扬也不能再反悔,只是盯着何向台说道:“何局长,你这是逼着我犯错误啊!”
  “包组长,您过虑了!到我们基层来吃一点农家野味,算什么错误啊?这些都是我们机关食堂向附近老乡收购过来的,在省城或许很稀罕,但是在我们南河县这个地方,值不了几个钱的!”
  “是么?”包飞扬淡淡一笑,也不去揭破何向台的谎言。不过何向台既然这样说,想必在账目上已经做好了处理,将来即使有人下来查账,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何向台这个环保局局长算是白当了。
  大家就坐后,几位漂亮的女孩子端着酒瓶上来了,依次给各人满上了酒。

  何向台举起手里的酒杯,大声说:“包组长、王组长,各位领导,我们南河县没什么好招待的,只有南河县酒厂的南河大曲待客了,请大家多多包涵。”
  “哪里哪里,何局长太客气了,南河大曲挺好的,我和王组长就喜欢品尝当地的土酒呢!”包飞扬微微一笑,和王后港两个举起手里的酒杯和何向台重重地碰了一下,然后把酒杯放在嘴边轻轻一抿,包飞扬人顿时一怔。这酒杯里哪里是南河大曲,分明是贵州茅台!在看王后港,也愣在了那里,显然他也发现酒杯里的有问题!RS
  不动声色地和王后港碰了一个眼神,包飞扬心中呵呵一笑,暗道南河县这边还真是下了大功夫来准备,甚至连用茅台酒来冒充南河大曲这种招数都想的出来。不过呢,这种细枝末节上的东西包飞扬也不想去揭破,那等于说是当场打脸。韦小宝韦爵爷有句名言,花花轿子人抬人。旧时耍把式卖艺的江湖人也有一句话,看透不说透,才是好朋友。官场上更是如此,如果包飞扬硬是要说破为什么南河大曲会和茅台一模一样,只会让彼此难堪。

  “呵呵,何局长,这酒不错。”包飞扬淡淡一笑,和王后港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