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5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方面,他自幼在道观长大,从小就受到道家清净无为思想的熏陶,纵然是为了工作而拼搏,但从来就没有像别人那般不要命的拼,只是尽力去做事,心态还是比较平和的;另一方面,他以前遇到挫折了拼得有精神,是因为那都是在干实事,而且干出了不少耀眼的成绩,总是有动力,自从到安青之后,他在工作上还真没太多出彩的地方,跟以前的工作相比,颇有点黯然失色的味道,让他潜意识里对自己的工作能力产生了怀疑。

  今天这个事情,只是一个导火索,或者说是那些清净无为的思想和自我怀疑的情绪综合到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爆发的契机。
  所以,他才突然生出了归隐的想法了。
  他有这个想法,并不是说他就真的会这么做。
  官场中人,许多都不止一次萌生过这种心思,但极少有真正能够舍得下手中权力的。想的和做的,终究还是有区别。其实,这就跟许多在企业工作的职员干得不舒心了想休息一段间或者跳到一个环境更好的公司里去差不多。

  一阵电话铃声惊醒了还在琢磨自己为什么会生出归隐这种无趣念头的张文定,来电话的人是白珊珊,话说得很简洁:“安青这两天很热闹呀。”
  张文定跟她没什么好客气的,直接问:“领导是什么意思?”
  白珊珊沉吟了一下,道:“不清楚。”
  张文定就沉默了几秒,眉头皱了起来,然后道:“回去了一起吃饭。”
  安青现在的情况,随江市里肯定也会受到一些骚扰,而事件的起因又跟他张文定有些关系,可木书记的态度,白珊珊居然说不清楚,不清楚的同时,偏偏又打了这么个电话过来,这里面的味道,要好好琢磨啊。
  现在安青来了几个媒体的记者,不过张文定不可能再去接受采访,他觉得,可能就是自己接受了《最新报》的采访,让木书记也有点不高兴吧。
  正在张文定想这些的时候,郑举进来了:“领导,计生委马主任想汇报一下工作。”

  张文定一股闷气就在胸中晃荡了起来,要不是马国荣把个计生委的工作搞得乌烟障气,他又怎么会这么被动!
  “让他来!”张文定怒气冲冲地说。
  马国荣进到张文定办公室的时候,张文定正埋头看文件,暂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马国荣对这个情况早有心理准备,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张市长若是不摆出这种领导学习时间的架子,他才会觉得不正常呢。
  心中有几分郁闷和担忧,马国荣恭恭敬敬地跟张文定打了个声招呼,见张文定依旧没有抬头,他便微弯着腰站在那儿,等着领导的学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不管这次的事件会对张文定造成什么影响,也不管他是不是死心塌地想要融入张文定的圈子,他马国荣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挑战张市长的脾气。
  态度端正一点,总是没错的。
  张文定的学习时间不算很长,只让马国荣站了不到十五分钟,便抬起头冷冷地开口了:“你过来干什么?”
  听到这个责问,马国荣心就稍稍放下了一些。
  张文定有火气,还把这个火气表现了出来,那情形就还不算太坏,他最怕的就是领导当面微笑背后阴人,那会让当下属的觉都睡不好的。领导肯当面表现火气,那就让领导使劲地发火嘛,大不了让领导扇两个耳光,这总算是到了极致了。
  “我的工作……”马国荣说了四个字,然后和张文定的目光对视了一下,吞下中间的话,直接就道,“请领导批评。”
  “批评?批评什么?”张文定冷哼一声,稍作停顿,然后缓缓说道,“上次我说的话,你还记得吧?”
  马国荣只觉得背上涌出一层细汗,甚至就连额头都渗出了汗珠子。
  上次面见张市长,别的话他记不太清,但那句如果他做不好就建议市委调整他的工作的话,他是怎么都不会忘记的。现在张文定旧话重提,不管是出于什么心思,他都禁不住要冒冷汗。
  “领导的话,我,我不敢忘记。”马国荣答着话,还伸手在额头上擦了一把,也不知道是想把这份心虚表现出来让张文定怜悯一下还是单纯地只是不想汗流到眼睛里——其实那点汗根本不可能流下来就会自然干了。
  张文定又冷哼一声,直直地盯着马国荣,也不说话。
  跟这个马国荣,他实在是没什么话好说,以他现在的心情,还真不想批评人,若不是顾忌到身份,他真恨不得将马国荣打一顿再说。
  只是,他现在毕竟是副市长了,可不想像以前那般,被人认为是个遇到事情就只喜欢动拳头的武夫——同样是副处级,在省里不算什么,在地级市里也只是中层干部,可在县里面,那就是大领导了,得讲究个领导的威仪和风度。
  遇到事情了只会打下属出气,那是领导水平低下的直接体现啊!
  马国荣那个郁闷就别提了,张文定不接话,他可不能任由话题就这么僵在这儿,可想多说话,又怕一句话没说到位惹得张文定更加火大,脸上的表情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了。
  嘴角歪了几歪,马国荣还是吞吞吐吐地开口了:“领导,我,我……”
  张文定被他连着几声“领导”叫得相当不爽,更不想看到他继续站在自己面前,便不再晾着他了,直接道:“还有什么事吗?”
  马国荣知道,张市长这是要赶自己走了。
  他赶紧收拢心神,说起了正事:“有,有。是这样的,领导,随江市计生委明天下来检查工作……请领导指示……”

  这话说得含含糊糊,可张文定却听得心里一沉。
  随江计生委明天下来检查工作,但他这个分管计生工作的副市长却不知道消息,这事儿很诡异啊。总不会他们下来检查工作,却没有一个委领导带队吧?
  张文定阴着脸想了想,没有细问,更加懒得指示,只是淡淡地说:“没别的事了吧?”
  马国荣当然还有别的事,可张文定这个话问出口,他也没办法再说了,只能点点头,告辞而去。从头至尾,他这次到张文定这儿来汇报工作,都没有坐下,一直站着的。
  等到马国荣走后,张文定的心情就更郁闷了,一整天都没调整过来。
  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反正事情闹得这么大了,自有姚雷和姜慈去头疼,而且省里和随江也不会让安青的计生工作被媒体批得一无是处,到头来大不了把马国荣这个计生委主任给调整了,还不至于会让他张文定挨什么处分。只不过,这面子丢得确实相当大了,一段时间之内,估计是无法抬起头的。

  他现在就打定了主意,以不变应万变,摆出一副死猪不怕热水烫的架势,旁人又能奈他何?
  跟那些发生了重大事故的地方相比,安青这点事儿,算个鸟啊!要不是网上和媒体讨论得热闹,他甚至都不用烦恼的。
  他现在只恨那个在背后捅刀子的家伙,若不是被人摆了这么一道,风流潇洒的张副市长,哪里会搞得这么狼狈?
  当然了,他也知道,现在不仅仅只是他在恨,就连姚雷和姜慈肯定也对那家伙恨之入骨了——窝里斗没关系,但家丑不可外扬啊,现在在网上丢的可是姚雷和姜慈的脸呢。

  有了这么一个因素在,上面处理这个事情的时候,肯定不会只让他一个人担责任。
  第二天,张文定干脆就下乡去了。
  他不想和随江计生委的人见面,也没兴趣打听随江市计生委是由谁带队下来的。当然了,他下乡,倒不是就怕了随江市计生委,只是在这个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躲尽量躲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