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05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1-29 21:49:00
  ———————更新线———————
  眼见他们走远,老二压低了声音,道:“哥,到底咋了?”
  我低声回道:“这边屋子里住的三个人,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但是本事可都不低。我刚才看见他们的瞳仁儿,像是也都开了夜眼。”
  “啊?!”老二吃了一惊,道:“除了咱们麻衣陈家,还有别的人也能修炼成五大目法?”
  我道:“这三个人的模样有些不正派,那眼睛里的光芒,也似是而非,估计是偷学的。”
  老二道:“他们大半夜的出来,准备弄啥呢?”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两只黄鼠狼,道:“刚才听他们三个说话,似乎是跟这俩东西有关。而且你瞧,它们俩把毛都摊平了,身子也缩小了,遮蔽住了浑身的味儿,就是为了躲避那三个人。”
  老二笑道:“这俩畜生,还真精!”

  我道:“走吧,趁那三个人不在,咱们去看看那几间房子里,藏着什么古怪。”
  老二道:“你又要管闲事?”
  “不是管闲事。”我道:“他们也会半吊子的夜眼,我怕是跟咱们麻衣陈家有关。”
  “少来这一套吧!”老二撇了撇嘴,道:“我还不知道你?就算不是因为夜眼,你也肯定趟这一趟浑水!算了,算了,说你又不服,服了你也不听,听了你也不会照做,做了你也不舒坦,走吧,走吧。”
  我忍不住笑道:“天天就你有那么多的说辞。”

  日期:2016-11-29 21:50:00
  眼见那两只黄鼠狼还窝成一团,我便伸手抓了它们俩的顶瓜皮,提溜了起来,道:“都老实点啊。”
  它们倒是也不挣扎,也不反抗,我往肩膀上一放,一边一个,真个都老老实实的蹲着,还算听话。
  路上,我想起之前老二说过的话,便问老二道:“弘德,你想不想学六相全功?”
  老二一愣,道:“你咋突然问这个了?”
  “没事。”我道:“就是看你也经常出门,学会一技傍身,也是好的嘛。”
  “不学。”老二笑道:“小时候都不学,长大了还学个屁。再说了,陈家有本事的人多着呢,我啥都不会,你们会的人得护着我!我才不遭那份罪,不受那些苦。”
  我道:“总还是不如你自己会了方便。你要是想学的话,我把我全身的本事都教你,包括潘家的改良五禽戏,天然禅师的婆娑禅功,还有曹步廊的飞钉术。”

  “我真不学!”老二道:“没听说淹死的都是会水的,摔死的都是会骑的吗?打死的,也都是练家子!我啥都不会,只要脸皮厚,豁出去了,江湖上有本事的人,多半也不会不顾身份来伤我。”
  日期:2016-11-29 21:56:00
  我又问道:“那《义山公录》里的相术呢?你想不想学。”
  “大哥,你可别害我。”老二道:“《义山公录》可轮不到我来学!再说了,相功我都不会,学了相术也发挥不了多少。”

  我见老二的脸色都变了,只好说:“那行吧。”
  老二狐疑道:“哥,你到底是咋了?又是让我学相功,又是让我学相术的。”
  “没什么。”我道:“就是突然想起来的。主要是,我觉得自己在相术上,恐怕没什么天赋。”
  “少来了!”老二道:“你是长门长子!”
  说话间,我和老二已经接近了那几间屋子,我忽然感觉到肩膀上的那两只黄鼠狼的某种变化。
  扭头看时,只见那只白额黄鼠狼的毛,已经不是平铺的,而是全都炸开了,像刺猬一样炸开了,它额头上的那一撮白毛,竟然隐隐的都有些发红了。
  再看那只黑爪黄鼠狼,已经开始半弓着身子,目露凶光,喉咙里低低的嘶吼着,如临大敌一般。
  老二道:“这俩货是咋了?”

  我顺着两只黄鼠狼的目光抬眼看去,瞥见五间屋子正当中那一间,屋檐之下,挂着一柄雪亮的小刀。
  日期:2016-11-29 21:58:00
  那刀的模样如同剃头刀一样,不过是双边开刃的,半尺多长,不足一寸来宽,被一根线穿着,随风在屋檐下来回摆动,碰撞的“当当”的乱响。
  白额黄鼠狼盯着那柄刀,突然恶吼一声,弓着身子就想扑上去,但身子刚抬起来,又止住了,我瞧得出来,这黄鼠狼不但愤怒,而且畏惧。
  我鼻相万嗅之功施展起来,闻到那柄刀上有股浓郁的血腥味,耳中千闻之功也似乎隐隐听到,风中有低沉的呜咽嘶鸣之音。
  就在此时,屋子里忽然一声响,我心中一凛,把老二往身后一拉,轻声说道:“屋子里还有人!”
  话音未了,屋子里脚步声轻巧迅快传来,接着便是左首第二间屋子的屋门“吱悠”一声响,一个身穿深蓝色麻布衣服的驼背老者闪身出来,喝道:“好你们两个臭屁畜生,还敢过来?!”
  我瞥见此人穿着麻布衣服,且见他眼中精芒摧残,在黑夜中熠熠生辉,大是异于常人,又见他满脸抓痕,鼻歪嘴斜,十分丑陋,不禁吃了一惊,暗忖道:“此人的夜眼目法,比那三个人还要精纯!”
  日期:2016-11-29 22:00:00
  老二看见这人的模样,也吓了一跳,道:“敲钟怪来了!”

  我以前喜欢看些闲书,有些国外的故事也看,给老二讲过一个故事,是《巴黎圣母院》里看来的,其中有个敲钟的人,也是驼背,也极为丑陋,因此老二记得。
  那驼背老者先前是嗅到了两只黄鼠狼的味儿,所以才出来的,这时候,蓦然瞧见了我和老二,不禁一怔,道:“我说的敢来,原来是请了帮手!嘿嘿,先前蛊惑了人来,害得人差点丢了命,还敢作死!咦——”
  说话间,那驼背老者瞧见了我的眼睛,失声道:“你也是夜眼?!”
  我道:“你是什么人?”
  那驼背老者道:“你又是什么人?”
  老二叫道:“我们先问你的!你先说!”
  那驼背老者盯着我的眼睛,道:“你的夜眼目法,精纯在我之上,天底下,能练到这种地步的人,除了麻衣陈家的族人,再无别个!”

  老二“咦”了一声,道:“你倒是精明啊。”
  那驼背老者又看了我两眼,道:“年纪如此之轻,就能练成夜眼,不用想了,你肯定就是这几年名满江湖的‘武极圣人’陈弘道了!”
  日期:2016-11-29 22:01:00
  老二又“咦”了一声,道:“哥,这人还真有两把刷子!”
  我道:“名满江湖不敢当,武极圣人更是谬赞,在下确实是陈弘道。敢问尊姓大名?”
  “好说,姓孙,名子都,绰号‘狼笔仙驼’。”那老者“嘿嘿”笑了两声,道:“武极圣人陈弘道,这些年来,赫赫威名,真是闯下了好大的声望!这两只畜生倒也是走运,不知道从哪里请了你来出头。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陈弘道,纵你本事通天,这里是我‘狼笔仙驼’孙子都的地盘,你要与我放对,恐怕落不了好处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