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39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打完电话,回到了包间,身边的那个位置果然也就么有人坐了,留给了江可蕊,华子建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女同志过来的慢,我们先开始吧?”
  谢部长点点头,看了一眼冀良青,冀良青打个手势,门口站立的酒店领班就嫣然一笑,一声娇唤,各色菜肴就蜂拥而来,青红,黄绿,荤素,凉热,干的,稀的,天上飞的,地下跑的,应有尽有,很快就铺满了桌面,气氛也慢慢的热烈起来了。。。。。.
  江可蕊来的还算及时,大概也就20来分钟的样子,华子建心中也暗笑,这一次也是难为江可蕊了,就自己所知道的情况,一般江可蕊要是出一趟门啊,没有半个小时的化妆,那根本就出不来。
  在看看江可蕊,今天打扮得可真漂亮,高领的白色线衫,外面套了个可爱的粉红色连衣裙,一头秀发盘在脑后,美好的胸部高高耸起,腰部系了一条白色的宽边腰带,更显得腰肢的纤细苗条,身材的玲珑浮透。

  华子建想,看来真要时紧张了,江可蕊收拾起来也还是蛮快的吗?以后等她上班了,再不能让她每天早上磨磨唧唧的耽误时间了。
  江可蕊一走进来,谢部长就放下了筷子,站了起来,他顾不得和江可蕊招呼,先接过了江可蕊怀中的小雨,认真的看了好一会,才喃喃的说:“像,真像可蕊你小时候的模样,可惜了,怎么是个男孩,要是个丫头,一定和你一样漂亮。”
  谢部长停下了筷子抱孩子了,其他人自然谁都不好喧哗和吃喝了,就连旁边的那两桌子人,也都不敢发出一点响动,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着谢部长,他笑,大家都笑,他严肃一点,大家也都收起了笑容,就见谢部长看完了孩子,又认真,仔细的看看江可蕊,说:“唉,时间过的真快啊,你现在也是孩子的妈妈了,这么长时间你也不到省城来看望谢伯伯,我和你伯母经常好唠叨你呢。”
  江可蕊也有点动情的说:“平常工作太忙,再加上怀了孩子,哪都走不了,谢谢谢部长牵挂。”
  “你不要叫我谢部长,其他人可以叫,但你叫着我心里不舒服。”
  江可蕊忙改口:“谢伯伯。”
  谢部长满意的笑笑:“对了,这就对了吗。来来,坐下,吃饭,吃饭。”
  江可蕊有点难为情的看了看其他的人,这里面几乎都是江可蕊的领导,连他们主管的顶头上司宣传部的部长都在旁边的桌子坐着,她现在已经是官场中人了,这个长幼尊卑她早都学会,正在犹豫,就听冀良青说话了:“可蕊,你坐下,坐下,今天不是公事,今天就是陪谢部长吃饭,也是下班时间了,不要讲那么多的规矩。”
  谢部长也指指椅子,说:“你坐吧,没关系。”
  说这个话的时候,谢部长脸上就恢复了往昔的莫测高深,让所有在座的人都心里一紧,谁的脸上都不敢露出丝毫对江可蕊不满的神情来,因为谢部长那表情让人想到了一个护崽的猛虎。
  酒宴就继续延续起来,但今天在座的人也都明白了一个道理,华子建的晋升绝不是偶然,有这样一个北江市的常委大佬给他撑腰,谁还能撼动他的权利,自己是绝不行,冀良青恐怕也不行。
  官场上的人总是喜欢自己猜测和分析时局,假如他们知道在上次华子建任命的省常委会上,这个谢部长也是持反对的意见,不知道他们现在做何感谢?
  他们怎么想其实一点都不重要,因为就算没有谢部长,凭借他们这些人,也是对华子建没有多少威胁的,真正在这个房间里,对华子建威胁最大的当然就是冀良青了。
  同样的,对冀良青威胁最大的人,也对应的是华子建,于是在冀良青谈笑风生中,他心中却一点都不轻松,谢部长今天的表现,实际上带给冀良青的是极端的恐怖,他看的出来,谢部长不是虚与委蛇的作秀,从谢部长看到江可蕊的眼光中,从他那已经有点晶莹的眼眶中,冀良青确定,谢部长对江可蕊的关爱是真实可靠的。
  爱屋及乌,所以谢部长今天就是有意的给华子建撑这个面子,立这个威严。
  这让自己以后就举步维艰,自己想要联合其他人对华子建发起攻击的时候,所有联盟者第一个都会要考虑到谢部长。
  但冀良青还知道,华子建的身后还有比谢部长更威猛的北江省一号人物,这两者相叠重加的笼罩住华子建之后,自己再想和他一较长短,只怕真的力不从心了。
  而且现在更让冀良青迷糊的是,到底谢部长为什么这样?
  难道说季副书记也已经转变了对华子建的态度了吗?要是那样的,可以说,在新屏市华子建已经成为无敌的王者了,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不说他纷繁狡诈的手段,就是身后那两大阵营的威摄,新屏市就没有谁敢于对他发出挑战。
  冀良青的郁闷是可以理解的,今天的酒宴也是冀良青最为痛苦的,他一面要思考很多问题,一面还要主导着宴会的进程,气氛和欢乐,还要投谢部长之所好的和华子建,和江可蕊亲昵,真诚的说说话,这真的很难为他,也就是他了,换成一个稍微没有底蕴,没有城府的人,只怕就会露出一丝心中的想法。
  冀良青不会的,因为他的老道和圆滑让他可以从容的面对这一切。
  不过在吃完饭之后,送走了谢部长,冀良青回到了办公室,再也耐不住心中的焦虑了,他给季副书记去了个电话:“季书记,我冀良青啊。”
  电话中传来了季副书记的声音:“嗯,你好啊,良青同志。”
  “今天谢部长新屏市了。”
  “我知道。”

  冀良青直言不讳的说:“但在后面的宴会上,谢部长特意邀请江可蕊带着孩子到了现场,这让我很意外。”
  电话那头就没有了声音,季副书记似乎也没有预计到这样一个情况的出现,他需要认真的分析一下谢部长的心态,也分析一下这件事情会形成什么样的结果。
  但显而易见的,季副书记得出的结论并不太好,因为季副书记也能判断出那种情况所产生的影响,他沉吟了好一会,才说:“这有点让我也惊讶。”
  冀良青说:“是啊,季书记,而且我没有看到做戏的成分。”
  “当然,谢部长不需要做戏,以他现在的资历和级别,在北江省他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现在的事情说明了什么?我暂时还不能准确的回答你,等我找机会和谢部长好好聊聊在说吧。”
  冀良青点头说:“我有种担心,当然,这或许是我自己多虑了,但我总感觉这事情不大对,好像谢部长对华子建改变了看法。”
  “也许吧,但你也不要胡思乱想,先这样了。”季副书记挂上了电话。
  冀良青是看不到季副书记的表情的,但他还是可以想象的到,季副书记肯定和自己一样,开始对这件事情带来的严重后果思考起来了,不好好的一点是,季副书记并没有改变对华子建的看法,这让冀良青多少还是放心了一点,因为有季副书记和苏副省长等人对华子建的钳制,自己在面对华子建的时候,终究要好过一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