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51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声提醒,只恨地常梦琴狠狠一跺脚,狠狠用眼睛剜了孟爽一眼。常梦琴现在心里这叫一个气啊,心想孟爽怎么这么不懂事。万一得罪了大师可怎么办。自己今天本来就是来求大师指点,怎么样逃过天罚的。早知道孟爽这么不懂事,索性自己一个人过来就好了。
  然而变故就是在这个时候,小男孩的妈妈忽然大叫一声:“小川!小川你怎么了?”这一声万分惊恐凄厉,吓得韩黎明飘飘如仙的七星步都打了个顿。
  老者弟子清咳一声,“大家安静!”
  “娃!娃怎么了?”老年妇女看孩子情况不对。也冲了过去。和中年妇女一起抱起孩子,两人一看,发现孩子根本就没气了。小男孩青白发灰的脸上分明蒙上了一层阴沉沉的死气。两个女人瞬间放声痛哭,高一声低一声大喊孩子的名字。
  这动静实在太大,那个好像孩子父亲的中年男人。忍不住了冲上去,这一看就傻了眼,似乎不能相信,好半天才恍惚过来爆发出一阵呼天抢地的痛哭。
  “大家不要吵,请安静,不要影响大师作法发功……”老者弟子还试图安抚众人,却忽然看到韩黎明彻底傻眼的神色,突然之间,老者弟子做了一个谁也想不到的事情,他猛然闭嘴,退到门边吱溜跑了。
  这一下,众人如梦初醒,“骗子!韩黎明你这个骗子!你这个杀人的大骗子,还我小川的命来!”孩子妈妈领头,爆发出一阵尖锐大吼。

  韩黎明目瞪口呆,保持手持桃木剑的动作,整个人僵住了。原先一派道骨仙风的气派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掩饰不住的慌乱无措。
  “啊!”常梦琴掩口低呼,满脸不可置信,“怎么会这样?”
  其实也不用她惊讶怀疑了,此刻,韩黎明已经被病人家属团团围住,愤怒伤心的家属们纷纷出手揪住韩黎明的衣服,很快他身上那件飘飘如仙的道袍就被扯得皱成一片。韩黎明还试图解释什么,可是他的音量根本不能跟众人相比。韩黎明满头大汗,狼狈不堪。目光透过人群向外看,正巧和常梦琴目光交接。
  韩黎明仿佛看到了救星,瞬间面露喜色,“常女士,常女士,快报警,快叫公丨安丨来啊!”
  “好啊,我们正要叫公丨安丨,你杀了人,我们这就送这个骗子去公丨安丨局!”家属里不知道谁喊了这么一句,韩黎明瞬间面如土色,“别!别这样,有话好说嘛……我开始就说了,孩子这病我没把握,是你们非要……”
  韩黎明的话被打断,气愤的家属直接给了他一个大耳光。韩黎明又疼又怕,病急乱投医地看到孟爽,忍不住大喊:“孟小姐,你帮帮忙,帮帮忙……看在我帮包先生解围的份上,孟小姐救命啊!”
  韩黎明余下的话音很快淹没在众人的怒骂痛哭声中。

  常梦琴猛然一摆手,厉声说:“小爽,我只问你一句话。这个韩黎明是不是包飞扬找来的?你是不是和外人串通起来骗我和你爸爸?”
  常梦琴死死盯住孟爽,平时总是带了三分妩媚的眼睛里只剩下浓浓的恨意,孟爽忍不住哆嗦一下,有心说不是,可韩黎明的确是包飞扬请来帮忙的,包飞扬做的那些小把戏她的确知道,就在她愣神犹豫的当口。常梦琴却已经从她的脸色上明白了一切。
  常梦琴顿时怒火攻心,扬起手,好像慢动作一样,啪一声,一个巴掌狠狠落在孟爽的脸上。
  就这一下,孟爽眼泪刷地出来。常梦琴气得发抖,哆嗦着手指着孟爽,怒骂:“你这个不孝女。你知道包飞扬会克死我和你爸,就想出这样的歪主意来骗我们。骗子,你们都是骗子!”常梦琴骂完,看都不看孟爽一眼,快步往外走。孟爽抚着火辣辣的脸颊,眼泪不受控制地滚落,这是长这么大常梦琴第一次打她。
  回去的路上,无论孟爽怎么哭泣解释,常梦琴都置若罔闻,铁了心地只是让孟爽答应和包飞扬分手。孟爽所有好话都说尽了也不能让常梦琴松口。

  晚上,筋疲力尽的孟爽去医院陪护孟跃进。医生查房的时候说,如果病人继续昏睡,不能恢复自主意识的话,情况就很危险。孟爽整晚没睡,次日清早孟项伟来换班。孟爽在回家的路上接到常梦琴的电话,约她去茂业大楼见面。
  茂业大楼是中江市最高的大楼,矗立在中江市中心,大楼最顶层有一家很昂贵的西餐厅,也就是常梦琴约孟爽见面的地方。
  时间是上午十点半,西餐厅的客人很少。孟爽匆匆赶赴约见地点,一抬眼就看到常梦琴正站在一扇落地窗面前。
  “妈!”孟爽低叫一声,心咯噔一下。
  常梦琴缓缓转过身,用很平静的目光看了孟爽一眼。接着,抬手握住窗户把手。按道理说这种高层建筑的窗户都是锁死的,除非从管理处拿到专门把手钥匙,否则是绝对无法从内部打开的。也不知道常梦琴做了什么准备,竟然轻易拿到了窗户把手。位于茂业大楼的顶层,十五楼,窗户才开了一线,常梦琴的长发就被风吹得激散开。
  孟爽吓得手脚发软,抢前几步就想去拉常梦琴。
  常梦琴毫不在意,只是淡淡开口说:“与其被包飞扬克死,不如我自己跳下去。”这时候孟爽已经跑到常梦琴身边,伸手死死抓住她。常梦琴轻蔑地冷笑,“你抓住我就有用了吗?一天二十四小时,你能时时刻刻抓着我?”
  看着常梦琴轻蔑的淡笑,孟爽的心一下子凉了  。常梦琴说的对,真想跳的话,谁都阻止不了。大家都是女人,又是自己的母亲,对方什么性格,孟爽怎么能不了解。如果常梦琴歇斯底里地哭叫大闹、威胁逼迫,孟爽还有办法去劝慰或者讲道理。实在说不通也有爷爷孟项伟可以求助。常梦琴虽然强势,但这么多年来,在公爹孟项伟的面前不曾有过半分失态,对孟项伟的话也没有过半分违逆。

  可是常梦琴一脸淡然冷漠,用平板毫无起伏的音调对孟爽说:“你如果执意要跟包飞扬继续交往,那我就从楼上跳下去。”
  这个根本就是不是威胁谈判,而是一种斩钉截铁毫无商量余地的陈述告知。常梦琴只是对孟爽告知了这么一个事实,没有留下一丝一毫商量的余地。
  孟爽当即眼泪就下来了。不是嚎啕大哭,而是无声的流泪。
  一边是常梦琴毫无转圜余地的陈述,一边是包飞扬,孟爽心如刀绞,她毫不怀疑,自己只要说一个不字,紧跟着常梦琴就会不发一言的跳下去。

  她要怎么办?她能怎么办?
  孟爽不想回顾当时对常梦琴的答复,因为每多回忆一次,心脏就会再次被那种无法呼吸的绞痛感所笼罩。
  十分巧合的是,孟爽答应常梦琴的当天,医院传来消息,孟跃进清醒了。医生做过详细检查后直喊这简直就是个奇迹。孟跃进的情况非常好,这次脑中风对他的影响十分微小。而这些微小的症状,医生表示只要通过合理的康复治疗,绝对能恢复如初。
  常梦琴和孟项伟都喜出望外,可孟爽的心却彻底沉到谷底。她连最后一丝阳奉阴违的希望都断绝了。如果她答应和包飞扬分手后,孟跃进不是这么凑巧地立刻醒来。孟爽还可以假意答应和包飞扬分手,等日后孟跃进醒了恢复了,再慢慢和常梦琴好好商量解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