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39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对于有的要害部门的职位,华子建考虑下一步还是要调整的,但也不急在一时,一切都要等到正式任命之后吧。
  过了没几天,省委组织部的谢部长亲自来到了新屏市,这让很多人感到理所当然,因为大家都知道华子建是谢部长和季副书记的嫡系,但唯独冀良青是心中诧异的,他是知道华子建和他们的真实关系。
  冀良青一直认为谢部长不会前来的,最多就是一个副部长了不起了,冀良青也早就准备让华子建的任职仪式平平淡淡,无足轻重,但谢部长的突然降临,让冀良青不得不重视,也不得不把仪式搞的隆重一些,不看金面看佛面,谢部长是省常委,这个一点都不敢马虎。

  任职会开的有模有样的,华子建也做了讲话,他就任宣言讲的很简短,很朴实,完全没有指点江山的雄伟和豪气。因为华子建很明白,官场和历史一样,都是复杂的,华子建看过《资治通鉴》,历史作为以过去式存在的综合体,是在自然拼接、不断延续的过程中体现的,大部分都是统治者意思的表现,比如说那些维护权力集团统治的大臣,改朝换代过程中誓死效忠的忠臣,以及在统治集团允许的范围内,为百姓办事的大臣。

  历史在不断进步,到了现在,无论什么样的理论,与历史都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都是无法完全和历史割断的,所以是,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就是对一个人,或者是所有利益的最高评价。
  而现在自己的东山再起,对自己似乎是一个重要的转折,自己也曾今在前些天沾沾自喜和得意忘形过,实际上冷静下来想想,自己的这点破事,在历史的长河中又算的了什么?
  结合到经历过的这么多事情,那么多起起落落,心惊胆战,华子建隐约明白了,自己其实依然在一个利益的链条中运行,目前的链接是秋紫云和省委王书记,随着自己地位的提升,今后的链接会越来越多,抛舍了这个利益链,就等于是抛弃了自己,会被无情扫地出门。
  要不是这个链条,自己这次又怎么可能获得新生?
  想到了这些,华子建苦笑,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生活是人人都追求的,官场上的人也不例外,可是,现实是残酷的,有规则的,官场上更加突出,不遵循规律,就是死路一条。

  上午开完了任职会,自然少不得要搞一个宴会,这都是老规矩了,一个庆祝华子建到的荣升,一个是给谢部长洗尘,宴会的地点也就放在了新屏市最大的王朝酒店,宽大而豪华的包间,并列放下了三张大圆桌,四大元的头头脑脑们一个不少,那些重要部局的一把手虽然是坐不上主席,但也在旁边落座,众星捧月般的看着谢部长。
  谢部长当中而坐,左面是冀良青,右面是华子建,冀良青的旁边是尉迟副书记,华子建的旁边按说是政协的黄主席,但就在黄主席将要坐下的时候,谢部长说话了。
  “嗯,我有个不情之请啊,不知道能不能说说。”
  这谁敢不让他说呢?
  这里面当然其他人是不能接话的,因为他们的地位不允许他们回到,他们只能都很真诚的微笑着点头,意思是你随便说,随便说。
  只有冀良青是具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哈哈哈,老领导啊,你这是在打我们的脸,在座的各位谁敢不让你说话,那还得了,请问谢部长要说什么?”
  谢部长就微笑一下说:“华市长旁边那个位置我想留一下,我准备邀请一个人过来坐坐,不知道会不会唐突了。”

  所有人都是一愣,华子建也有点莫名其妙的,但大家依然也只能点头。
  冀良青说:“开玩笑,不要说谢部长你邀请一个人,就是10个,8个,也不成问题。”
  “好好,那就好,我先谢过大家了,”说到这里,谢部长转过头对华子建说:“华市长,你答应我的事情没有忘吧?”
  “这。。。。。”你还别说,华子建真的不知道自己答应过谢部长什么。

  “哈哈,年轻人啊,嘴上没毛,说话不牢啊,上次在组织部谈话的时候,你答应过我来新屏市的时候,你让可蕊和孩子过来看看我的,怎么这才几天,你都忘了。”
  华子建真的是脑袋嗡的一下就乱了,不错,事情是有这个事情,但怎么可能在这个地方见面,这个地方坐的都是新屏市权利中心的人物,虽然现在是休息吃饭,但这些人在一起就永远没有休息和随意那几个词汇,在这个地方见面,太夸张了。
  但同时,电闪雷鸣的那一刹那,华子建也马上领悟了谢部长的意图,谢部长不完全是想见江可蕊和孩子,在他这看似平淡的要求下,实际上是在给所有的人都传递着一个信号,那就是他姓谢的依然如故的要挺华子建,对那些不知道他们有过裂痕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加强认识的问题。
  而对冀良青这个很明白其中内幕的人,谢部长无疑是在给他发出一种隐晦的警告,那就是说,最好你冀良青不要在华子建前面设置障碍,否则我老头子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此时,不要说华子建,整个包间的人都在各有所思的想着这个问题,连冀良青也眉头连挑了几下,但冀良青终究是冀良青,他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就大笑着说:“子建同志啊,这可是政治任务,赶快打电话。”

  华子建还在犹豫,虽然他看出了谢部长的好意,但他还是不愿意搞的如此醒目和高调,今天这个宴会,就算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也一样的会成为新屏市最近的一道谈资,如果江可蕊再带着孩子来了,那只怕会传的沸沸扬扬的,他不怕,但不愿意。
  华子建还试图在找找借口,推辞一下,他想,也许这只是谢部长的一个策略,他就是想要表明一个自己的态度,现在他的态度已经表明了,那么江可蕊来不来,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差别。
  但他理解错了,谢部长看着华子建发愣,就淡淡的说:“看来我老头子现在真是说句话都没人听了,是不是啊,华子建。”
  冀良青一下就站了起来,对旁边桌子上的秘书喊了一声:“小王,你赶快带车到家属院去,把江局长接过来。”
  冀良青就对华子建说:“赶快给家里打电话了啊,还让老领导一直等下去吗。”
  华子建一看这已经是躲不过去了,就看一眼谢部长,站起来,一面掏出电话,一面出了包间:“喂,可蕊啊,在家吗?”
  江可蕊好像也正在吃饭,嘻嘻哈哈的说:“怎么了老公,是不是想给我显摆一下你的任职典礼啊,不要得意,回来一样让你洗小雨的尿片子。”

  华子建也不敢调笑了,说:“你赶快收拾一下,对了,还有小雨也收拾一下,谢部长现在要见你和小雨呢。”
  江可蕊也有点慌神:“不会吧,现在?”
  “是啊,就是现在。”
  “在什么地方见面?”
  “你收拾好了下楼,冀书记派车接你了,到酒店吃饭的包间。”
  江可蕊有点发懵,说:“到你们宴会上?”
  “是啊,没办法,我推不倒啊,那就赶快来,不要让谢部长久等。”
  “额,好好,挂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