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50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孟爽这才仿佛正眼看到那大捧玫瑰花一样,一时兴奋地眼睛都亮了,“哇!好漂亮的玫瑰花啊,飞扬,这是你送给我的。”
  瞧这话说得,简直让包飞扬哭笑不得,“你啊,我才进门就献花给你,谁知道你一点反应都没有,害得我还以为你不喜欢玫瑰呢。”
  “谁说不喜欢……人家最喜欢了,刚才,刚才人家在想事情……”孟爽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惊慌,她低下头,声音越来越小。
  “你不说我差点忘记问了。我进门的时候你一个人喝酒在发什么呆?”包飞扬顺口问。

  “没事了啦……好了,你先去洗碗,洗碗……等下再说啦。”孟爽的脸一下子红了,她咬了咬下唇,反过来将包飞扬推进厨房。
  这?这是怎么回事?
  包飞扬有心追问,就看到孟爽一溜烟跑去沙发上坐下,认认真真拿了把剪刀修理起玫瑰花枝来。那种认真的样子,倒让包飞扬不好意思打扰。
  就这么错愕了几秒钟,包飞扬摇了摇头,算了,先洗完碗再说。
  听到厨房传来哗哗的水流声,孟爽这才从“认真”修理花枝的动作中停顿下来,她微微抬起头,静看了一会儿厨房的方向,确定包飞扬在洗碗,这才叹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小爽,我还有个事要问你。记得你在家的时候,文颖姐说你情绪不怎么好,我电话去问你,你当时电话里说想留在家里多陪陪咱爸咱妈,我那会儿正好有事就没多问,后来想想觉得不太对……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啊?”
  这一瞬间,孟爽只觉得全身都僵住了,脸色瞬间苍白。所幸,包飞扬在厨房,她还可以故作镇定地高声说:“能有什么事啊,就是我爸有点感冒发烧,他大人闹孩子脾气借机留我多住几天,我照顾了几天有点累而已。是文颖姐误会了。”
  “哦!”包飞扬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水流声也停住了。孟爽的心一下子拎起来。好在很快,包飞扬的声音和水流声重新一起从厨房传来:“那咱爸现在都好了吧?”
  “早就好了!一个小感冒而已,你别啰嗦了,快认真洗碗,当心的打破碗碟!”孟爽喊了一声,因为声音抖,音量忍不住提高了些。
  “好好好。老婆大人,我遵命还不行嘛。你别喊啊,对了,你记住啊,以后有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好像这次,要是你当时就打电话告诉我,我怎么也得打个电话去问候下咱爸吧……省得让他老人家说我不懂事……”包飞扬后面似乎还说了些什么,在水流哗哗声和孟爽已经乱成一团的心绪影响下,孟爽什么都没有听清楚。

  摆弄着手中的玫瑰花枝,孟爽神不守色地随意修剪着,心里忍不住想,如果当时她第一时间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包飞扬,事态发展会怎样?当初,她选择隐瞒,到底是对还的错呢?RS
  说起来,那天孟爽没有拨通包飞扬的电话,一个原因是怕影响他工作,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孟爽还抱着万一的侥幸心理。
  孟跃进除了偶尔有点血压高,平时身体素质一向不错,或许父亲只是连续多日忙着操办爷爷孟项伟的七十大寿,太过操劳,加上饭桌上情绪激动,这才引发短暂昏倒。或许,等下医生检查结果出来,根本是大家虚惊一场。这样一来就更没有必要用子虚乌有的事情去让包飞扬白白担心一场。
  心里这么想定,孟爽果断收起电话,打定主意,在孟跃进的检查结果出来前不惊动包飞扬。
  孟爽收拾情绪,站起身,往抢救室快步走去。长时间留常梦琴一个人她也不放心。

  当孟爽走到常梦琴跟前,就见到母亲神情有些恍惚,脸上神色很怪,说不上是惊慌还是恐惧。
  “妈。您别担心了。爸爸一定会没事的。”孟爽坐在母亲身边,握住她的手,柔声安慰。
  “哦,小爽回来了。”常梦琴这才回过神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询问了下孟爽办手续的事情。当听到交了一万住院保证金后,常梦琴明显一愣,“怎么要这么多?不会是你爸的病情……”
  见常梦琴想岔了,孟爽赶忙解释,“不是的妈,您多虑了。我是想着卡上钱多,就索性多交点,这样院方用起药来也没有什么顾虑,自然会尽最大努力治疗。”
  “哦,哦,”常梦琴点头,随即皱眉,“这回你可要替我好好谢谢飞扬,还有啊,这一万块,回头我给你钱。赶紧还给飞扬。”
  “啊呀,妈  !这个您就别操心了。”孟爽忍不住嗔怪,“都不是外人,您还和飞扬客气什么啊。”
  这个也难怪常梦琴的反应强烈。一万块,这个数目在九十年代还是相当可观的。
  以常梦琴电力局会计的职务。一个月工资也就一千出点头。这几乎是她常梦琴近一年的工资了。就算这,还是她常梦琴熬了大半辈子资历,平时工作又兢兢业业。为人处事又够圆滑,懂得处理上下级关系,屡次涨工资涨出来的收入。
  按道理说,凭包飞扬二十出头一个小年轻,职务又仅仅是个西北省环保厅的普通干部,就算他包飞扬不吃不喝一两年也难攒下这么多钱。可谁让常梦琴这个迷信的女人,对韩黎明大师的话,说包飞扬是一只招财的神虎的断言深信不疑呢?
  短短几天的相处,特别是包飞扬自献出那块珍贵的澄泥砚以来。还有在宴会上表现出非同一般的个人涵养水平后,对于这个准女婿的财力能力,常梦琴可是半点不加怀疑。别说是这区区一万了,就算是包飞扬一下子掏出十万甚至百万,常梦琴都不会有丝毫的怀疑。
  毕竟她常梦琴的未来女婿可是一只了不得的神虎,本事通天。财力雄厚,这都是理所当然的。这个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里头有一些盲目的成分,但也是常梦琴彻彻底底接受包飞扬的表现。
  常梦琴想了想。絮叨了两句,“那好吧,回头你帮我跟飞扬打个招呼,就说阿姨谢谢他。这钱的事儿,暂忙就不还了吧。”
  见常梦琴竟然没有再坚持。这个让孟爽喜出望外,忍不住就露出一丝笑容,这个可是孟跃进出事以来,孟爽头一回露笑脸。
  母女两个又等了一会儿,抢救室的门开了,孟跃进平躺在滑轮床上被推出来,手臂上打着点滴,脸上的潮红这时候已经消退,之前半闭的眼睛也完全阖拢,整个人显得很是苍白,被两个小护士左右护持着,小心翼翼往病房推。常梦琴和孟爽急着询问病情,却被随行的医生摇手阻止,那意思是,先安顿好病人再说。
  等着在病房安顿好孟跃进,方才负责检查抢救的医生走过来,问,“你们是病人的家属吧?”
  “是,医生同志,我是病人的爱人。”常梦琴抢着说,“这是我们的女儿。”
  医生点点头,说,“请二位跟我去值班办公室说吧,不要在这里影响病人休息。”
  说着在前面领路,常梦琴下意识脸色就苍白起来,孟爽强自按下心头惶恐,扶着母亲紧紧跟在医生后头。
  “检查结果出来了。患者孟跃进,经过确诊为脑中风引发的昏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