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87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道:“拿了你微信号码给我一下吧。以后方便联系。”
  陈逊给我了,说:“不用送了,咱什么关系。那么客气呢。”
  我说道:“成,那我不送了。”

  我给他微信发了二千块钱,让他带着兄弟们去吃一顿。
  他在微信上推辞了一下,然后我说如果你不收下,我以后不敢叫你了。
  他才收下了。
  我回到了饭桌前,贺兰婷的面前,叫服务员打饭,拿碗筷。
  这餐,又是我给钱,我吃。
  我看着贺兰婷,说道:“吃啊,点那么多,你又不是猪。”
  贺兰婷说道:“年轻人,别太嚣张。”
  我说道:“年轻人,是谁嚣张。”
  贺兰婷说道:“你还欠我三十万。”

  我问:“我怎么欠你三十万了。”
  贺兰婷说:“名额。”
  我说道:“你提到这事,我的头就很疼。”
  贺兰婷说道:“那是你的事。”

  我说道:“我去搞了,会有人举报我的估计。”
  贺兰婷说道:“那也是你的事。”
  我长叹一声,说道:“如果我被人拿这把柄干掉了呢。”
  贺兰婷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我说道:“不怎么样。我甚至想,干脆不收女囚的钱了。”
  贺兰婷问我:“不收女囚的钱?”

  我说道:“嗯,按照表现好的顺序,让她们前十名上去了。”
  贺兰婷说道:“那我的三十万呢。”
  我说道:“你听我说。首先呢,现在我们的敌对方盯着我,她们也想分一杯羹,但是无论丁佩那些人能不能分到钱,她们势必都会对付我的,这点是毫无疑问的。我只要干了这事,即便是她们拿到了钱,转眼也可能就用这事来攻击我,弹劾我。然后呢,我在b监区,为什么那么好过呢,我总结了一下,其实那时候,不单单是说狱警管教支持我,也不单单说是监区长徐男支持我,而是,很多女囚也支持我,记得那次那帮反对派和我开架,我直接就不用叫人,女囚过来都帮忙了,这就是得人心者得天下啊。”

  贺兰婷说道:“那我的钱呢。”
  我说道:“你别总是老是你的钱你的钱的。我现在在d监区还没站稳,要是站稳了,钱都是小事了对吧。再说了,你之前也是说,进去监狱,想把监狱搞干净,那你现在老是提钱啊钱的,这就和你的初衷违背了。”
  贺兰婷说道:“你还有那么大的理想。”
  我说:“是,我们是因为道义而结合的,道相同所以互相为谋。结合在了一起。”
  贺兰婷说:“结合在了一起?”
  我说道:“怎么,不是结合吗。”
  我怎么好像想到了床上那块去。
  贺兰婷说道:“用这招,获得女犯的支持。”
  我说道:“对。只要大部分女犯支持我,我在d监区就容易了。你看现在丁佩,只是让她的人出马而已,我就寸步难行了,不用说,下面她马上就会让女囚对付我。d监区的女囚,是些什么人,你比我更清楚。b监区的女囚的狠,我已经领教过了,而d监区,肯定比b监区的更狠。如果没有一部分女囚支持,我估计我撑不过。”
  贺兰婷说道:“行,你先欠我三十万。”

  我气道:“喂!你怎么那么不讲理的,有你这样子的吗。”
  贺兰婷说道:“那你想我怎么样。我已经让你欠着我了。先欠着了,你不明白吗。”
  我说道:“我怎么明白?让我怎么明白啊?这钱我都不跟女囚要了,我又怎么去欠你的啊!”
  贺兰婷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不给我了。”
  我说:“废话,我都不跟女囚要钱了,我怎么给你。”
  贺兰婷说道:“哦。”
  无法理喻。

  跟她也是无法沟通的,她的思想中,带着一股唯我独尊的固执,反正她就是她认为她对的就是对的,人家说她错,她都是她才是对的。
  饭桌上的菜,我吃了不少了,饱了,但是还是剩下了好多。
  真是罪过啊。
  那么糟蹋粮食。
  为什么从贺兰婷的脸上,就看不出来一丝的对糟蹋粮食的可惜感呢。
  我问道:“你是不是从小你父母对你娇生惯养了,然后浪费粮食,你都不觉得很可惜的。”
  贺兰婷说道:“我这是浪费,对我个人来说,是浪费吗?我这是享受,我享受美食带给我的快乐。如果你觉得我是错的,那我告诉你,如果每个人都跟我一样,赚到钱,却不这么花,那我赚钱来干嘛。如果我花了,很多人因我的花钱,而受益。饭店生意好了,厨师服务员都有工资了,都可以养活自己和一家人了,那些养猪的,卖粮食的,都因此受益。如果我把钱存着不花,那他们怎么办?”
  听她这么振振有词的一说,好像还挺对的,如果大家都不花钱,赚到钱了,房子不盖,车子不买,不去消费,那经济怎么进步,人类社会怎么进步。
  她这理论,好像真的对啊。
  然后她又说道:“我自己有钱,我怎么花,好像也不关你的事吧。”

  我说道:“好了好了,的确不关我事,行了吧。不过,以后让我请客的,出钱的,麻烦你别这么干好吗。你是有钱,我是穷人。”
  贺兰婷说道:“你穷吗?告诉我,你从格子身上捞到多少钱。”
  我含糊不清的说道:“几万,几,几十万吧。”
  贺兰婷说道:“几十万?九十万!”
  我心里一急,说道:“五十不到。”

  贺兰婷指了指我:“五十万!”
  我说道:“唉,那你呢,你拿了一百万,你怎么不请我吃饭,为什么是我请。”
  贺兰婷说道:“五十万!”
  她那表情,好像是我的老婆,发现我藏着私房钱一样的,想要把私房钱给捞回去。

  我说道:“你别打我钱的主意。”
  贺兰婷说道:“看你那样子,最近好像挺有钱啊。”
  我说道:“别老是说钱,我想问你,你已经拿了格子的钱了,到底怎么样帮她办事?”
  贺兰婷说道:“是我拿的吗。是你拿的吧。”
  我说道:“你别这样子好吧,你拿了钱,就想不管那么多了,这不是骗人吗。”
  贺兰婷说道:“你开什么玩笑,那姓覃的,以前就是副局长了,现在谁知道当多大的官了。我们是什么,怎么能以卵击石。”
  我一拍桌子,怒道:“那你那天又不这么说!”
  贺兰婷说道:“那你想怎样。”

  我说道:“把吞了人家的钱还给人家!怎么能这样子。骗子!”
  贺兰婷说道:“到手的钱,还让我吐回去。”
  我说道:“废话!你这收了人家的钱,明知道办事办不成,你还拿了,你好意思吗。”
  贺兰婷说道:“这是我凭着我的本事骗来的,凭什么让我拿回去。再说,那是你自己坑别人的,你不也拿了五十万。反正,她要恨的也是你。”
  我怒着指着贺兰婷:“贺兰婷,你要是不把钱给弄出来,又不办事的话,我跟你没完。”

  贺兰婷探头过来,直勾勾的看着我的眼睛:“那你是想杀了我呢,还是想对我干嘛呢。”
  我说道:“你心里过意的去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