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尽皆知,当余安邦的地位变得超然之后,五连之中,唯一能够对杜晓帆形成威胁的,唯有李牧。

  没人知道李牧从机关调回连队的那天晚上,杜晓帆失眠。
  局面是无法改变了,他杜晓帆也没有能力说服班里的优秀老兵留下。这一点他是有自知之明的——跟李牧没法比,要知道,五班里至少有两名老兵是跟着李牧走的,而且还是相当出色的老兵。
  在五班全员留转这个事实形成之后,杜晓帆几乎是看不到自己的七班有出头的希望。因为这个既定事实就算是连长,恐怕也很难改变,毕竟五班是被军长点过名字的集体。
  连队也许会同意从五班中调出一到两名士官充实到其他班,但绝对是会保留五班士官的大比例。这一点,杜晓帆是从指导员嘴里得到了确切消息的。
  苦思冥想之后,杜晓帆找到了也许是目前最两全其美的办法——从五班里挖人。

  那么,经过筛选之后,耿帅就进入了他的备选名单。
  耿帅之前因为留转的时候和李牧心里有些不对付,并且在骆驼峰地区搜捕行动中展露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果不其然,提出来之后,杜晓帆是看到了耿帅眼中的倾向——耿帅说到底毕竟是一个功利心比较强的人。
  想到这里,杜晓帆也就不再犹豫了。
  再一次拿出烟来,杜晓帆点上一根抽了起来。这一回,耿帅没有阻止,事实上他的心思全都在等待着杜晓帆的下文上面了。
  “帅,你有没有感觉,其实你和五班其他人都不是很对路子。”杜晓帆斟酌着缓缓地说道,“怎么说呢,打个比方,五班是一束花,有五朵花瓣,其余四朵向心开放,你这一朵朝外开。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这个意思,就是一种感觉。我相信不只是我,很多人都有这种感觉。”
  耿帅冷哼说道,“你就是说我跟我们其他人不是一条心呗。”
  微微一愣,杜晓帆耸了耸肩,“也可以这么说。”
  此时耿帅反倒是沉默了,病房里一下子沉默下来,只有那烟雾缭绕。
  良久,杜晓帆缓缓开口,“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是你的想法和追求正确,还是他们的想法和追求正确。先声明,咱们今天谈的跟信仰无关,纯粹是个人发展前途的讨论。”

  摇了摇头,耿帅说,“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大家的情况都不一样,没有对错之分。”
  “我非常同意。”杜晓帆点头,说,“你们班五个人,赵一云和石磊就不说了,都是太子爷,家产千万,毫无压力。林雨的情况和你的类似,我很明白你为什么强烈的希望留在部队,因为这对你来说是人生中最好的一次机会。但是林雨跟你又不一样,他……怎么说呢,他没有主观,李牧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如果我没猜错,林雨留转,就是李牧让他写的申请。”
  “嗯,林雨本来是不想留下的,但班代让他写了申请。后来他不是杀了一个逃犯吗,一切就顺理成章了。”耿帅说。
  “然后你的前途就因此变得渺茫了。”杜晓帆忽然话锋一转,“都是一个班的弟兄,难道李牧就没有想过那样会影响到你的留转,为什么他就偏向林雨呢?因为他们是老乡,对吧。”
  “可能吧。”耿帅的语气很飘忽了。
  杜晓帆耸了耸肩,说,“如果没有这次搜捕行动,出局的肯定是你。”
  “但是我听说,军长点了名,我们五班是可以全部留下的。早知道如此,我就不用那么拼了,差点把小命给拼没了。”耿帅苦笑说。
  “有这么简单吗?”杜晓帆说着,眨了眨眼,意味深长。
  耿帅愣住,“还能有多复杂?”
  哼笑了一下,杜晓帆说,“据我所知,咱们二营虽然是试点单位,但是士官名额一个都没增加,最起码今年不会有任何变化,你没看见那段时间连长愁得都要发飙了吗。”
  顿了顿,他说,“如果你们五班全部留下来,那么势必要占用其他排的名额,就算不全占,也一定会占用至少两个。你自己算一算,正常来说,轮得到你头上吗?别忘了,李牧赵一云和石磊都是肯定会留下来的,他们的条件你很清楚。”
  耿帅缓缓点头,沉声说,“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这次搜捕行动,如果我没挨那一枪,恐怕还是得走。”
  “八成。”杜晓帆说,“军长点名是一回事,到了基层操作是另一回事,基层有基层的实际情况。”

  想了想,杜晓帆说道,“未来咱们二营的士官编制肯定会增加的,但是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你应该考虑考虑你自己以后的发展,你总不会希望一直都当一名战斗士官吧?”
  “你们五班的副班长妥妥的还是赵一云,退一万步说,就算不是他,也不会是你,石磊和林雨,相信李牧会从他们中挑一个。这一点,你承认吗?”
  耿帅长长吐出了一口烟,缓慢地点了一下头。
  “回到老问题,你们五班没有哪怕一个人来探望你。”
  杜晓帆说着,看见耿帅要解释,他摆了摆手打断,继续说,“我班里的兵都来了。说指导员不给批准,你信吗?指导员为什么不批准呢?呵呵。”
  嘴角一下一下地抽搐着,耿帅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
  “行了,走你的吧,老子要午睡了。”耿帅不耐烦地挥手去赶杜晓帆。
  杜晓帆一愣,说,“十一点不到睡午觉,你也说得出口。帅,冷静点,再聊聊。”
  “跟你没什么好聊的,走走走。”耿帅起身,挥手说。
  一下子杜晓帆明白了,耿帅无法接受事实,这反倒是一个好现象。想明白这一点,杜晓帆说,“行,你好好考虑一下,估摸着你至少还得半个月才能出院,回部队了,可就得拿出决定来了。”
  盯着耿帅的眼睛,杜晓帆沉声地说,“好好想想,这可是事关你的前途。”
  耿帅不再说话。
  “我走了,你好好养着。”杜晓帆拿起搁在一边的大檐帽戴上,离开了病房。
  耿帅的眼睛一直盯在门那里,越想情绪越激动,胸膛剧烈地起伏。护士走过问道飘出去的烟味,推开门准备训斥一下这个不听话的兵,抬眼看见耿帅站在那里,面目狰狞双眼迸出杀人的眼神。护士心脏跳了跳,扔下一句“注意点不要抽烟”就赶紧的带****走了。
  护士们可是很少遇见过这么凶的兵,那种凶狠与一般的凶狠不同,是带着杀气和死亡味道的凶狠,显然不是一般兵能够具有。

  耿帅其实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他认为杜晓帆说得有道理,但是他却听不得杜晓帆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副说教的态度来说这些事情!
  日期:2016-02-08 06:11: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