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晓帆心都要化了,感觉这娃娃脸护士歪脑袋的样子好可爱好可爱的,忙说,“对对对,就是那厮。”
  “就在这。”娃娃脸护士拿手一指杜晓帆身后的那间病房。
  “谢谢,谢谢!”杜晓帆道谢。
  娃娃脸护士吐了吐舌头,转身走了,心里也是不免犯嘀咕,说个谢谢声音还那么大,喊番号啊,这里可是医院!
  杜晓帆直接推门进去,抬眼一看,耿帅正躺着看电视呢。
  双人病房,豪华得不行不行的,只住了耿帅一个。耿帅这个伤属于战斗负伤,给安排的自然是条件很好的病房,是有专门的护士看护的。
  “老杜?你怎么来了?”耿帅意外地说。
  “嘿嘿。”杜晓帆关上门,走过去拉来椅子准备坐下说话。
  “你先别说话,有烟没有?”耿帅压着声音急声说,搓着手掌,“有没有啊到底?”
  杜晓帆一愣,说,“操-你-大-爷-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吸粉儿的呢,你看你那样儿!”

  “少废话,赶紧的,老子都要憋出毛病来了。”耿帅使劲儿地揉着鼻子,只感觉喉咙是越来越痒了。
  杜晓帆掏出一包中华,扭头看了眼门口,“你就不怕给医生护士看见?”
  一把夺过来烟,耿帅小心翼翼地爬起来,动作不敢太大,骨头还没完全长好呢。杜晓帆赶紧的扶着。
  “所以你得给我警戒一下,扶我到窗户那边。”耿帅说。
  杜晓帆是真无语了,这孩子是真给憋坏了。
  拽了椅子放在窗户边上,给耿帅坐下,杜晓帆移步到门口,背靠着门,说,“我说帅啊,你这是断了几根肋骨,看着挺严重的。”
  “一根,小问题,医生说了,治好了会比以前更耐用。”耿帅点起烟,深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缓缓地吐出一股浓浓的烟雾,眯着眼睛说,“真特么爽……憋死我了要。”
  无语地摇头,杜晓帆抱起胸。

  “我出院了,一会儿车来了就走。”杜晓帆说。
  耿帅惊讶,“你也住院了?怎么,你也受伤了?”
  “我跟你一块儿进的医院。”杜晓帆指了指自己的受伤的胳膊的地方,“这儿,子丨弹丨咬了一小块肉,后来才发现的。”
  “你也是牛-逼,自己身上少块肉也没感觉。”耿帅说。
  杜晓帆说道,“能有什么感觉,那会儿一心想着杀人和不被人杀掉。”
  顿了顿,他换了个话题,说,“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耿帅问,随即恍然,“哦,你说留转的事情,指导员上次来的时候说了,我能留下,也有你一个。嗨,早知道我们五班可以全部留下我还拼那命做什么,差点就光荣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杜晓帆说着,指着耿帅,“就你这样的伤,可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你可是正儿八经的战斗负伤。可不是训练意外什么的。不过,我要说的不是转士官的事情。”
  耿帅问,“哦?那是什么事?”
  杜晓帆摇头,“你真的没听说?”
  “没有啊,你到底想说什么,麻溜的,婆婆妈妈的!”耿帅说道。

  杜晓帆拿出烟来准备点上,耿帅指着他说,“你先别抽,一会儿烟味散不去。”
  无奈,杜晓帆把烟拿在手里,说,“咱们要和四营换营房,前几天就搬了,这事你知道吧?”
  “换营房?”耿帅吃惊,“什么情况这是,好端端的换什么营房。”
  “咱们营是试点单位你不知道?”杜晓帆说。
  “这事我知道啊,靠,文件精神都学习了,谁不知道。”耿帅说。
  杜晓帆说道,“四营的营房在高地上,相对独立,而且靠着水库,可能上面考虑那里更加便于咱们展开训练吧。反正就是换了。”
  “换了就换了呗,都一个鸟样。”耿帅说。
  想了想,杜晓帆走过来,放低了一下声音,问道,“你住院这段时间,李牧他们来看过你没?”
  “没有啊,班代打过电话来,新老交替时期,事儿比较多,指导员好像也没批准他们来。”耿帅说。
  “呵呵。”杜晓帆笑道。
  耿帅盯着杜晓帆看,“你的笑似乎不是那么简单,你怎么个意思。”
  杜晓帆说,“我接到通知了,回去之后我就正式上任七班长,代理二字正式去掉了。”
  “恭喜啊,七班长。”耿帅说,语气却是一点儿诚意没有。

  都是同年兵,杜晓帆就是会飞,耿帅私下里也不会把他当班长看待,因为人家耿帅是五班的,有一个牛-逼得不行不行的班长。
  “哦,我也要改改称呼了,不能喊我们班代做班代了,得喊班长了。”耿帅说。
  杜晓帆笑了笑,说,“行了,我不跟你兜圈子了。有个事你考虑一下。”
  “什么事?”
  “到七班来,有兴趣吗?”
  耿帅抽烟的动作一下子跟摁了暂停键似得,几秒钟,恢复了播放。
  杜晓帆补上一句,“当副班长。”
  耿帅彻底愣住了,脑子一下子就活跃了起来。
  笑了笑,杜晓帆说,“我可直接跟你说了。我们七班没你们五班的****运,几个老兵都走了,全排留转的两个人都不是我七班的。当然,连队肯定会考虑给我配一名士官副班长,不过,我还是希望可以自己选一个。帅啊,老实说,你在五班待着可是上下不着落。”

  顿了顿,他说,“你看啊,赵一云是副班长这跑不了了,就算调他去其他班当班长,估计他也不愿意,李牧肯定也不会放人。这么说吧,五班五个人,连队的意思是不会拆散,这也是你那位支委班长的意思。唯独你……”
  杜晓帆忽然停了下来,本意是让耿帅有一个缓冲的时间消化,没成想却是吊起了耿帅的胃口。
  “唯独我什么?”
  望着耿帅,杜晓帆却是有些犹豫了,该不该说,进门之前这不是一个问题,而此时却成了一个问题。

  从得知自己的七班居然没有留下一个老兵,杜晓帆就开始考虑这样一个问题:如何在试点这波浪潮到来之后成为优秀的班长,从而提干,踏上职业军官这条路。
  他的家庭情况与赵一云的相似,不同的是他有自己鲜明的理想目标。他既不愿意继承家业,也不愿意从商,成为一名优秀的解放军军官是他的目标,并且他选择的是最难走也是最见功底的路——提干。
  和李牧的被动性相比,杜晓帆是完全主动的,入伍的那天起,他就一丝不苟地按照既定计划进行——努力训练,成为代理班长,留转士官,做出色立功劳,提干。
  基本上每一步都在他的预测之内。
  意料之外的是,李牧留下来了——他了解李牧也许恐怕比李牧本人更了解,他知道李牧不会留下来。然而退伍之前的两个月接连发生的事情,改变了整个局面,李牧留了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