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5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好。有事?”白珊珊答得很简洁,也相当不见外,平淡的语气中,足见二人之间的交情了。
  “在随江吗?”张文定不确定许亚琴会什么时候回到包厢,也就没有心思和白珊珊扯闲话,直奔主题道,“许亚琴是不是找你了?”
  “她找我干什么?”白珊珊轻笑着反问了一声,不等张文定答话,又恍然大悟道,“哦,她给我打过电话,想跟老板汇报一下工作,不过老板比较忙。呵呵,怎么了?她对你的工作比较支持?”
  这丫头果然够意思啊!
  张文定心里相当舒服,白珊珊自从给木槿花做了秘书之后,以前的许多熟人都觉得她不像以前那么豪爽了,可是张文定觉得,她还是没变,还是那么知心、那么会说话。
  “我分管的几块,跟她没多大联系。”张文定淡淡然地说了一句,点明了这是一般的关系,稍稍一顿,才又继续道,“刚才一起吃饭,她说明天要去随江,想请你出来坐一坐。”
  白珊珊就笑出了声:“听说许书记是位相当有气质的美女姐姐呀,我还没见过呢。”
  这话虽然没说张文定好se,可也略带一点揶揄的味道。
  当然了,以二人的关系,这种揶揄的味道,反而显得更亲近了。
  张文定心想这名声算是被人给坏到极致了,老子确实对姐姐型的美女比较感兴趣,但也并不是那种饥不择食之人好不好。
  哼哼,老子长得就那么像种马么?

  哼哼了两声,张文定道:“你才是美女呀。”
  白珊珊又笑了笑,然后道:“看在你说我是美女的份上,明天晚上请你吃饭。好了,我有事了,明天见。”
  张文定也知道,白珊珊能够跟自己在电话里说这么几句话,都是相当给自己面子了。
  电话挂断之后还没两分钟,许亚琴就走了进来。

  张文定开门见山道:“许书记,我刚刚和白科长通了个电话,木书记这几天确实很忙,恐怕抽不出来时间。”
  许亚琴眼中闪过一道失望之色,马上又恢复正常,笑着道:“领导忙是肯定的,以后再找机会吧。来,喝酒。”
  张文定还真不习惯一个女人这么豪爽,看着她的眼睛道:“不过木书记没时间,白科长明天晚上倒是能够抽点时间出来……”
  许亚琴脸上的笑就真诚了许多,道:“张市长,非常感谢。到随江这么久了,只听说过紫霞会所,还没去过呢。明天借张市长的光,可得给我个会员价呀。对了,白科长吃饭是什么口味?”
  这话出口,她不等张文定回答,又继续道:“算了,明天具体怎么安排,还是要麻烦你多操心一下。我对紫霞会所不熟悉,可别闹笑话了。”
  听着许亚琴这个话,张文定嘴角一阵抽搐,我的副书记同志,您能不这么无耻么?
  尽管对于许亚琴不按常理出牌的另类风格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可张文定还是没料到她会这么说。一切让他帮忙准备,这可不仅仅只是不见外,简单就是不讲道理了。
  你特么的为了接近木书记,想和白珊珊拉近点关系,老子帮你联系好了,你还要拿老子当长工使吗?
  姚雷和姜慈这么说的话,张文定没有任何意见,毕竟人家是正儿八经的领导,你许亚琴虽然是正处级,可只是副书记好不好?哼,以为要去紫霞会所消费,老子就要听你的?
  紫霞会所还真不差你这个客户,有种你别去紫霞会所,看白珊珊会不会如约而至!
  心里带着几分不爽,张文定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话也说得相当爽快,可是怎么听都有点阴阳怪气的味道。
  张文定是这么说的:“这个许书记就不用操心了,明天到了随江,应该叫白科长请客才是,我们是客人嘛。”
  这小子真是咬人的狗不叫啊!

  许亚琴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觉得姓张的小子也太斤斤计较了,要让白珊珊请了客,老娘去了还不如不去!别说亲近白珊珊了,不被白珊珊记恨上,那都要跑到祖坟前磕头烧香了。
  说句实在话,许亚琴刚才虽然一直显得很豪爽的样子,并且还是对张文定有事相求,可潜意识里,还是没有把张文定放在跟她对等的位置上来看待。
  她觉得她的身份是相当超然的,是比别的市委常委都要高一点点的,因为她是专职副书记,还高配了正处级,又是女同志,几方面的因素综合起来,使得她在心里已经隐隐把自己摆在和书记市长一样的位置上了——最起码她自我感觉和市长姜慈相差并不是很大的。
  正是因为这种心理,所以许亚琴刚才说话才会让张文定不舒服,她不自觉地就将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给表现出来了。
  原本是求张文定帮忙的,但在不知不觉间,就有点把张文定当下属来使唤的意思了,哪怕她说话的时候还加了几个客气的词语,也终究改变不了使唤的本质。
  当然了,许亚琴这么不注意,其实也是心里对张文定不怎么看重的一种外在表现。
  她是从省里下来的,觉得基层这些人都眼界不高,当然了,她是副书记,对于书记和市长还是有过多方位的了解的,别的常委嘛,她最关注的就是组织部长了,如果张文定不是太过年轻了,她恐怕都不会关注。
  而在关注过张文定之后,她对张文定就有点看不上眼了。
  无非一个会讨好女领导的小白脸而已,行事嚣张,没一点为官艺术,在职能部门干点实事可能还有股子冲劲,可要当政府领导分管不同的工作,则显得力不从心了。
  许亚琴这么看不起张文定是有道理的,毕竟张文定到安青之后的表现,跟他在开发区和旅游局的表现差得太多了,简直就不像是同一个人干出来的工作。
  所以,许亚琴认为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年轻了一点,有干实事的能力,但没有应对复杂局面的办法,更缺乏掌控大局的经验和眼光。这种人,若不是紧跟着木书记,简直就是一无是处了。
  要不是许亚琴到安青这么长时间却苦苦无法打开局面,在随江市里又没有领导大力地支持她,她才懒得理会张文定呢。也不知道木书记那么厉害一个人,怎么会重用张文定这种无能之辈的。
  自我感觉相当良好的情况下,许亚琴在说话的时候,还真就没有注意到自己居然不小心刺痛了张文定,但被张文定这绵里藏针的话一顶,顿时就反应过来了,这个张文定再怎么没能力,也是个市委常委啊!

  这家伙小小年纪就成了市委常委,肯定是自视甚高并且极要面子的,刚才的话,确实欠妥。
  许亚琴在心里自我反省了一下。
  当然了,如果不是有求于张文定,她是不可能在意张文定的面子的——你的面子又不是我的,落了就落了,你咬我啊!
  “那可不行,明天不仅仅要请白科长,我还要请张市长你呀。”许亚琴虽然刚刚才反省了一下,可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说话的风格同样没变,笑吟吟地说道,“今天你请我吃饭,十月一号又请我喝酒,总要给我个机会请你嘛,明天不请,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啊,礼尚往来可是流传千古的优良传统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