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4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许亚琴,不会是想让我帮忙在木书记面前说她几句好话吧?
  张文定听着许亚琴的话,心中暗自揣测。
  反正他是打定主意了,不管许亚琴有什么目的,他都不会主动去问,她想说就说,不想说,那他就当作什么都没听出来。如果她把目的说出来了,他也要好好权衡一番利害得失。
  张文定刚打定主意,许亚琴就很不见外地说道:“张市长,明天你忙不忙?”
  这话问得……太不含蓄了吧?
  张文定嘴角抽了抽,看着她道:“这个说不好,要明天才知道了。”
  这么回答,拒绝中带了点不爽的意思,你许亚琴是三把手不假,但是,这么直通通地问我,未免有点欺负人了吧?

  许亚琴仿佛没听出张文定话里的回绝之意,迎着张文定的目光道:“如果明天你没什么事,可不可以陪我跑一趟随江,我想跟木书记汇报一下工作,你能不能帮我递个话……”
  这话是越来越直白,听得张文定直翻白眼。
  你是安青市委副书记,向随江市委副书记汇报工作,那是再正常不过了的,拉上我干什么?
  我陪你去?你是副书记,我是副市长,你有什么理由要我陪你去啊!
  不过,许亚琴的话说得这么直白,这么不见外,他倒还真不好一下子拒绝得太彻底了——人家一个女同志做事讲究说话干脆,你一个男同志,不能太小鸡肚肠了吧。

  是的,许亚琴刚才的话没有求人的语气,只是一个很平常的讨论的态度。
  但就是这么一个态度,还显得许书记为人直爽而客气,毕竟,刚开始的时候,许亚琴可是主动起身要给张文定倒酒来着,这份气度是摆在那儿的,哪怕最后这酒是张文定倒的。
  张文定是真的不想帮许亚琴递话,他怎么知道木槿花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许亚琴去汇报工作,是名正言顺的,完全可以按正常程序走嘛,木书记就算一次忙二次忙,总不会次次都没时间见她吧?
  这个许亚琴,到底是暂时木书记不肯见她呢,还是木书记答应见她了,但她却想通过自己,在木书记面前多赢得几分钟的汇报时间呢?

  说实话,这两个问题,也仅仅只是在张文定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就不再注意了。
  他需要慎重考虑的是,今天许亚琴为什么要对他说这个话,就算是许亚琴想在随江市里找木槿花作靠山,也用不着找到他头上啊。而且,偏偏又是在有记者跑过来想在计生工作头上找事的时候。
  他不得不怀疑,这个,是不是太巧合了一点?
  难不成是看到姜慈没有借此机会打压他,背后搞事的人坐不住了,想在他和姜慈之间人为制造一点嫌隙?

  至于说那个想搞他的背后之人会不会是许亚琴,他倒认为不可能。
  因为许亚琴现在是要跟姜慈合作对抗姚雷,没必要跟姜慈过不去,而且,他张文定和许亚琴之间,往日无仇近日无怨,工作上也没有交集的地方,许亚琴吃饱了撑的在这种时候树个敌人?
  许亚琴能够坐到现在这个位置,政治智慧肯定是不缺的。可正因为如此,许亚琴现在的举动,才让张文定迷惑不解。
  这猛一看去,许亚琴今天这事儿,别说政治智慧了,就连一点从政的技巧都不懂啊。

  只是,张文定才不相信许亚琴会没有智慧不懂技巧,相反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许亚琴那是大智若愚,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顿饭,平平淡淡的聊会儿天,仿佛还没出招,却逼得自己几无招架之力!
  以女性天生的温和让人放松警惕,于无声处起惊雷,这个女人,厉害啊!
  沉吟了足足有十来秒,张文定才缓缓开口:“木书记在随江吗?”
  张文定这么问,并非要给许亚琴一个他在木槿花面前失宠了的假相,而是想知道许亚琴对木书记的了解到了什么程度,也是想知道许亚琴是不是已经得到了允许,不论他有没有时间、递不递话,她明天都会去木书记那儿汇报工作。

  还有一点,张文定通过这么一问,可以试探一下许亚琴到底是性格中真的有为人爽快做事直接的一面,还是今天另有目的所以才故意装作如此。
  许亚琴不知道有没有看透张文定这个问题的用意,她扫了张文定一眼,似笑非笑道:“木书记在哪里,你会不清楚?”
  这话一出口,不等张文定回答,她又继续道:“我给白科长打过电话,最近木书记时间很紧呀。”
  张文定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她这个话的真实性,随后就觉得为难。
  他觉得,许亚琴这个话应该是真实的,因为他只要打个电话给白珊珊就能够验证,许亚琴没必要犯这种小错误。但是,正因为他想到了许亚琴说的话是真的,才觉得难办。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许亚琴就等他一个正面的答复了。
  他要是不肯帮忙的话,那就等于和许亚琴结怨了;如果他帮了许亚琴给木槿花递话,那木槿花会不会认为他和许亚琴在安青是密切合作的关系从而产生一些误会呢?
  当然了,他并不一定要向木槿花递话,只要跟白珊珊打个招呼,想必白珊珊也会找个好机会让许亚琴过去汇报工作。
  可问题上,他给白珊珊打电话,更容易引起误会——白珊珊对他的事情,肯定是无比上心的,还不如直接给木槿花汇报情况,再怎么说,木书记是领导,不需要太多照顾他的情绪。
  如果换个别的市领导,张文定完全可以很有技艺的婉拒了。可是面对着许亚琴,他婉拒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直接拒绝的话就更不好出口了。
  这时候,他不得不再次暗叹,许亚琴果然是大智若愚手段不俗,就靠着这一股子爽快劲,硬是逗得自己不得不帮忙啊。
  能够混到区县领导一级的,果然都是颇有心计的。
  不过,如果只是帮许亚琴要一个面向木槿花汇报工作的机会,就换得许亚琴的一个人情,貌似这笔生意也不是不可以做。
  各种念头在心里一闪而过,张文定就看着许亚琴,点点头道:“哦,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既然决定了,张文定也就很痛快地掏出了手机。
  他要当着许亚琴的面打个电话——大男人的还是要爽快点,总不能被一个女人给比下去了吧?
  当然了,张文定要当着许亚琴的面打电话,也是另一个用意,如果木书记在电话里表示没时间,那他就可以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地不帮忙了。
  许亚琴也是个妙人,见着张文定拿出了手机,她赶紧就找了个借口出去了,而且这借口找得相当没智商——这包厢是带卫生间的,可她说要去洗手间,人却出了包厢。

  其实张文定很不喜欢带卫生间的包厢,试想一桌子人吃饭,突然有个人去了卫生间,想着同在一个包厢里,吃的吃拉的拉,那感觉真是怪异。
  张文定看着许亚琴出去的背影,情不自禁地扯了扯嘴角,原本想直接打电话给木槿花的打算也有了一丝迟疑,略一思索,他拨通了白珊珊的电话:“珊珊,忙不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