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38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是搬迁房专家设计,居民认可贯彻“人文宜居”的理念,绿色环保县政府邀请省、市著名的规划设计单位,组织多名测绘人员和有关专家对片区进行规划设计,并组织专家反复论证,经公示、修改、再公示后,重建设计方案必须获得大多数住户的认同并将效果图放大,挂在城区最大的广场上,让居民憧憬自己美好的未来。
  三是资金管理设立专款使用独立账户,做到专款专用招投标公开公正,严格按基本建设程序,保证招投标工作的规范进行四是居民自己组织“抓阄”分房整个过程要在推进办、纪检、监察、公证等相关部门全程录像监督下进行,从做阄到检查箱子,从放阄到抽号、唱号、登记,都由重建户代表亲自*作和全程监督,整个过程都要体现“看得见的公平”。
  对于那些买不起房子的居民、低保户、困难户,政府还规划了部分廉租房,确保每个人有房住,有饭吃、有衣穿。
  华子建现在身份不同了,虽然还没有正式任命他,但显而易见的,他的话又有了更重的分量,他的提议少了阻力,所以最近的工作扎实而有力度,不到半个月,一切准备就绪。
  华子建终于松了一口气,剩余的工作可以完全委托王稼祥和北区的卫书记等人全权负责了,这松下劲来,华子建感觉特别疲惫,天气依然很热,但等待上面的正式任命更让华子建等的火急火燎的,可是这还不好问其他人。
  华子建只能问问秋紫云,据秋紫云对华子建的分析,估计问题出在省组织部的谢部长那里了,他没有办法和季副书记一起狙击华子建的提升,但他却有意的让这个任命迟迟不能下达。

  这应该是基于两种原因,一个他想让华子建等人知道一下,他们手里依然握有重权,就算是常委会通过了,但他还是可以消极怠工。
  在一个他们也可能是在等待,希望夜长梦多,只要华子建在工作中稍微出现一点纰漏,也许这个还没有任命的决议就会出现转机。
  同时,他们还要给冀良青留出给多的时间,让他尽可能的多做点准备工作,以免华子建强势而起,带给冀良青太大的冲击。
  对华子建来说,等待是难熬的,但工作还要做,现在棚户区改造已经正式破土动工,先建迁居房,这是政府准备用着建设安居房而提前收储的地段,按照城市的整体规划,这里是新屏市主要的商住区,学校、大型购物中心、菜市场等配套齐全,三百米外就是一个大型广场,可供居民休闲娱乐第一期占地一百二十亩,可迁居四百七十户居民整个工程需要资金量十分庞大,前期只得让开发商垫资一部分。

  为了弥补资金的不足,华子建给土地局的局长下了一道命令,今年必须卖够10亿土地资金,比上一年整整多出一个亿。
  这一个亿加上第一期拆迁后的土地拍卖所得,一共可形成近三亿以上财政收入,基本能保证项目的需要了。
  说到卖土地,这也是华子建现在不得已的方法,其实全国所有的城市也都是依靠这种方式在运转,大量的土地被划出,大量的农民失去了土地,看上去这种方式有点饮鸩止渴的味道,可是不这样做怎么办呢?
  迁居房项目太大,任何一个开发商都无法整体承接下来,王稼祥就化整为零,按一号楼、二号楼……分拆招投标,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板柯瑶诗也中了其中一个标段,那个过去认识的张老板也中了一部分标。
  迁居房举行了盛大的开工奠基仪式,华子建还邀请了冀良青出席,现场人山人海,居民自发组织锣鼓队前来庆祝,热闹非凡,秩序却非常良好,省内一直关心这个项目的媒体现场对华子建进行了采访,电视台也积极给予报道,可以说,棚户区的改造工程现在是真正成了民心工程,德政工程。

  这边工程建设是按部就班的进行,纪委的查处工作也进入了关键阶段,市纪委出面双规了北区的区长,他在当区长期间为自己的违规划拨宅基地和虚开发票报账,事实已经很清楚,据他自己初步交代,还接受了开发商的贿赂,具体数目还在核实中。
  这个区长的落水,牵出了一大批官员,建设局副局长、规划股股长、农建办主任、以及区、社区的干部,劳动局、民政局也有部分干部利用职权优亲厚友,在低保、养老保险、医保上大做文章,引起了老百姓极大的愤慨。
  劳动局副局长、社保局长的姐姐,家有500平米的楼房一栋,宝马汽车一辆,丈夫是地产商,群众有句顺口溜“住洋房、开宝马、溜洋狗、吃低保”。
  这女人没有工作,在家闲居,一条洋狗花了三万多,没事就遛狗,这样的人居然也每个月领上了低保,按社区干部的说法,她本人没有生活来源,符合低保条件。

  纪委经过进一步深查,两个社区的干部胆大妄为,弄虚作假,以别人的名字人人申请了一份低保,美其名曰:社区干部工作辛苦,报酬太低,弥补工资不足。 纪委开始不断的约谈和双规干部了,市委和政府动真格,老百姓额手称庆,放起了鞭炮。
  为了稳定人心,工作不断档,北区的丨党丨委及时作出决定,由区里派干部兼职社区工作,确保棚户区改造工程顺利推进。
  华子建最初和冀良青担心的政协黄主席,还有市委办公室主任等领导最后还算不错,他们没有卷进这利益格局中,现在调查清楚,政府的工作方案提前泄露是很偶然的,北区的卫书记在饭桌上无意说了一句,被区长听在耳内,私下联系社区干部,煽动居民中既得利益者,上街闹事,妄图以此要挟政府。
  当然,卫书记是无意或者有意“说漏”嘴,只有他自己明白,区长可能也搞不清楚,卫书记自己当然不会承认是有意的,但这个事情还是有人分析,他们推测说,卫书记早就想收拾这个区长了,也知道他在这个棚户区改造中具有很深的利益关系,也算准了这个区长在听到消息后会采取行动,所以他就设置了一个很大的局,把区长装了进去。
  当然,这只能是道听途说而已,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已经没有人能说的清楚了。
  纪委书记在常委会上通报情况的时候,华子建和冀良青已经提前知道了一切,如何处理、处理原则上他们两人已经达成了共识:绝不手软,查出一个处理一个,从重从快这些年纪委已经成了人人诟病的对象,真正老虎不敢打,苍蝇拍死不少,这次就让老百姓重新看看丨党丨委和政府反**的决心,纪检委书记蔡国章 也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