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48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然,最后如林晨凯所愿,不仅仅是城关〖派〗出所的所长张胡子被拿下,甚至连城关镇丨党丨委〖书〗记和镇长也被双双的当场停职,给了林晨凯名正言顺往城关镇掺沙子的机会——当然,这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现在以殴打省环保厅考察工作组专家的罪名把丁昌根以及一干手下都抓起来了,对于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天河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也特别重视,这个紧要关头发生了殴打省环保厅下来考察项目的工作组专家,可以说是影响极坏,甚至有可能直接导致天北县在这次项目竞争中直接败下阵来,因此无论是谁来说情,林晨凯都可以硬邦邦的顶回去。只要廖行礼这边加把劲儿,及时撬开丁昌根的嘴巴,顺藤摸瓜拿到丁群众涉嫌贪腐的证据,那么即使丁群众从东北兴安岭林区赶回来,也无济于事了。作为省长的前任秘书,林晨凯手里握着真凭实据,还怕掀不翻丁群众这个地头蛇吗?

  除了丁昌根外,还有抓了那么多他的手下,另外还有跟着丁群众走的最近的城关镇〖派〗出所的张胡子。从这些人嘴里找出丁群众、丁昌根的犯罪证据也不算是太困难的事情。别看这些人平时耀武扬威的,真的往号子里一关,那可是比谁都老实。
  只是林晨凯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番自以为很隐秘的心理活动,落在包飞扬眼里跟透明的一般。包飞扬甚至没有向他问一句话,就判断出了他是在借势而为,并不单单是出于对考察工作组专家被殴打的重视。
  这个包飞扬啊,真的是太聪明了,聪明的都有的让人害怕呢!
  听林晨凯爽快的承认了这件事情,包飞扬不由得笑了起来,说道:“也好,林哥,这样的结果最好,也省了我一桩心事……”
  “打住!”林晨凯知道包飞扬下面要说什么,连忙做了一个手势,说道:“飞扬,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呢,我却不能像你想的那样去做。”
  “哦?”包飞扬笑了起来,“林哥,你也是聪明人啊,我这边刚一张口,你就知道我怎么想的了?”
  “当然了,你想三全其美嘛,对不对!”林晨凯望着包飞扬说道。
  包飞扬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问林晨凯,“怎么个三全其美?”
  “呵呵,考校起老哥来了是不?”林晨凯一笑,说道,“第一美呢,就是我这边,对不对?在你看来,我既然认为丁群众是天北县目前发展的最大阻碍,那么既然机会送上门来了,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扳倒丁群众对不对?而要扳倒丁群众呢,则要把今天晚上的事情闹得越大越好,最好是天北县罗天河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因为今天晚上的事情被淘汰出局,就可以把这个黑锅扣在丁群众身上,一下子丢掉了五六千万元的大项目,即使丁群众在天北县的根基多么深厚,市委领导那边也会杀一儆百,拔掉这棵歪脖子树震慑一下天河市下面各区县的地方势力,顺便也好向省里做一个交代。”

  “第二美呢,则是南河县那边也不用再担心他们的南河小流域水土流失治理项目竞争不过我们这边的罗天河小流域水土流失治理项目而下马,可以顺利从省环保厅拿到数千万元的项目拨款,得到切切实实的实惠。”
  “第三美呢,就是你飞扬老弟,既不用担心把这个项目给我们天北县而得罪省委龙书记,也不用担心因为把这个项目给了南河县而开罪余省长,更不用担心怎么样向田省长交代,顺利摆脱了受夹板气的处境  。”
  说到这里,林晨凯停了下来,望了包飞扬一眼,这才说道:“飞扬老弟,你说你老哥我分析这三全其美对还是不对?”
  “林哥,你才是真正的厉害啊!”包飞扬苦笑着摊了摊手,说道:“我这点想法,你也是摸的一清二楚啊!”
  “可是,飞扬老弟,你这个三全其美我不能接受啊!”林晨凯把手里的香烟在烟灰缸里使劲儿摁灭,态度变得严肃起来,“虽然说从我内心深处来讲,如果你们考察工作组借着这个机会发难,让我们天北县失去这个竞争的机会,对扳倒丁群众这个土皇帝更有利。但是呢,如果让我做出选择的话,我宁可失去眼下这个彻底扳倒丁群众的机会,也要争取让环保厅把这个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落户到我们天北县。因为这个项目对我们天北县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错失了这个机会,我即使能够把丁群众这个土皇帝扳倒,天北县也不知道要再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再找到这么一个推动力巨大的发展引擎!”

  “所以,飞扬老弟,我恳求你帮我这一次忙。胡工和考察组那边的工作你都要做一做,不管是什么条件我都会尽量满足,”他双目直视着包飞扬,“只要能够让这个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落户到我们天北县,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愿意!”
  感受着林晨凯灼热的目光,包飞扬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说实话,他还真没有想到林晨凯会做出这样的抉择。无怪乎当初田刚强会选择林晨凯当他的贴身秘书,一个喜欢干实事的领导,当然要选一个喜欢干实事的秘书了。甚至为了干实事,林晨凯竟然宁愿错过唾手可得的击倒他主政天北县最大的障碍的机会,哪怕是以后在天北县处处再受到丁群众这个土皇帝的掣肘,也要争取把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这个可以有效推动天北县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强力发动机给留下来。

  看来,自己所想的可以轻易解决掉自己肩上的难题,来个三全其美的计划是行不通了。这个黄土高原小流域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项目究竟会落户谁家,还是要好好地费一番思量才行!
  “林哥,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考察工作组组长,可没有那么大的权力答应你什么。”包飞扬也正色说道,“不过呢,今天的事情怎么收拾残局,我倒是可以提一点建议,你们天北县这边啊,还是要做好胡工的工作。不管怎么说,考察工作组成员在你们天北县挨了打,是铁一般的事实。假如安抚工作做不好,工作组里的成员们肯定会有其他想法。即使我是考察工作组的组长,也没有办法统一他们的思想啊!这考察工作组的第一关口倘若通不过去,那么还奢谈什么后续工作呢?”

  “飞扬老弟,那你帮我出一个主意,这个安抚工作怎么做?”林晨凯点了点头,认同包飞扬的说法,开口问道。
  “解铃还须系铃人。”包飞扬微微一笑,“事情由胡工而起,所以根脚还要落在胡工身上。只要你们天北县这边能够让胡工站出来为你们说话,为你们辩护,考察工作组里的杂音就会减少很多。毕竟嘛,人家胡工作为当事人,心胸都如此坦荡,其他人又能说什么呢?这是最基本的条件,有了这个基础,我再去做工作,就相对好做一些。”
  “胡工?”林晨凯眉头微微皱了皱,又摸出一根香烟塞进嘴里,老半天也不点上,只是在那里沉思,过了许久,才摇了摇头,问包飞扬道:“飞扬老弟,还是你替我出一个主意吧。我们天北县这边究竟要怎么样做,才能够让胡工满意,让他心甘情愿的出来为我们天北县说话,为我们天北县辩护。”
  “林哥,你是当局者迷啊!”包飞扬笑了笑,捧起茶杯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说道:“我也不和你卖关子了  。只给你提供两点我掌握的线索。第一,钱曼娟是我们胡工的初恋对象;第二呢,胡工虽然已经三十岁了,但是至今尚未结婚,也没有女朋友。”
  “啊哈,我明白了!”林晨凯一拍大腿,说道:“原来根子在钱曼娟身上啊!要想让胡工满意,必须解决钱曼娟的问题啊!”
  “对头!”包飞扬赞许地点了点头,“如果你们天北县能够把钱曼娟的问题完美的解决掉,让钱曼娟不再有后顾之忧,我想我们胡工呢,心里一定会非常感激你们的!到那个时候,为你们天北县说上几句好话,又算得了什么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