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4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公丨安丨机关是放人还是关人他懒得理会,那跟他无关,可是有人在网上发帖否定安青市的计划生育工作,并且引来了记者,他是真的头疼,还不知道记者的稿子会怎么写呢。
  说实话,对于那个司机陈福生被放出来的搞法,他也是相当恼火的。
  现在,王成水有借这个事情搞一搞公丨安丨局的意思,他是也是乐见其成的——要不是你们公丨安丨局乱来,老子会有这个麻烦?
  当然了,他不可能明确表示支持王成水。
  他知道王成水在这时候提起这个话肯定希望能够借他几分力,但他和王成水又没什么交情,为什么要借力出去?
  老子帮你一起搞公丨安丨局,别人怎么看我?哼,你自己玩吧,老子两不相帮。
  不过,等你动手了,如果机会合适,老子在一旁落井下石倒是没问题的,谁叫公丨安丨局搞出这种无比恶心的破事儿呢?
  从市委出来,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有两个常委他还没请到,因为人不在办公室。
  政府那边这时候自然是不用急着去了,明天再请也不迟,还有武装部也要跑一趟。他也不多想那些了,直奔和许亚琴约定的地方而去,毕竟是他请客,他得先过去安排。
  许亚琴只带着自己的司机就过来了,通讯员都没带上。当然了,司机是不可能跟在她身边一起进包厢吃饭的。
  张文定也是一个人,倒不是找不到陪客,而是,他想来想去,也不知道叫上谁一起才合适。本来他和许亚琴就不熟,而看许亚琴的意思,硬要一起吃这顿晚饭,示好的意味非常明显,恐怕还有事相商,他不管是叫上关系不错的市领导还是下面行局的负责人,都不合适,索性干脆单枪匹马上阵了,由着许亚琴带几个人过来活跃气氛最好。
  哪知道,许亚琴居然也是单刀赴会,一点都不讲排场。
  这让张文定不由得想起了市委政法委书记王成水,当初和王成水一起吃饭,也是这么单对单。但两个男人单对单还好说,可一男一女单对单,真的比较怪异——这是两个相互之间还不怎么熟悉的市领导,而不是简单的同事关系。
  “许书记也不打个电话,我好出去接你。”张文定迎着从门口随着服务员进来的许亚琴,笑呵呵地说。
  许亚琴也笑着道:“这儿有几个包厢又不是不清楚,你跟我客气什么。”

  “呵呵,许书记真是平易近人呀,快请坐。”张文定脸上的笑容不变,心里却是感慨不已,自己进入官场这么多久,脸皮也算是相当厚了的,可是跟许亚琴和王成水这两个人相比,还是薄得可怜。
  妈的,我们之间有这么熟吗?
  姚雷和姜慈虽然也会突然显得很亲近,但脸皮也没厚到这种程度啊。
  这两个从外面突然跑到安青市委来的家伙,还真有点相似之处啊。啧,也不知道省里和随江那些大佬们是怎么想的,居然放这么一个人来担任专职副书记。

  其实,一般情况下,丨党丨委和政府的一把手都不是本地人,而专职副书记大部分时候是本地人,有时候甚至连政府的常务副也是本地人。可安青撤县建市的第一任市委副书记,居然不是本地人。
  这一点,也令安青的本地干部心里相当不舒服,对于这位外地过来的副书记,隐隐有些抗拒。
  这种情况,许亚琴也是比较头疼的。
  在以前,区县一级,专职副书记为什么能够自立山头,既做县委书记和县长之间的润滑剂,又能够在某些方面让书记和县长对其有所忌惮,最主要的一个方面,就因为专职副书记一般情况下都是本地人,能够很轻易地收拢本地势力——县里的主要官员是外地的,但各行局、各乡镇的头头脑脑们,以及下面的办事员,基本上都是本地人啊。
  当然了,这个是以前的搞法,现在嘛,干部流动很正常,异地任职才是常态。

  但是,乡土观念,也真的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东西。
  二人都坐下之后,服务员刚开了酒,还不等热菜上来,许亚琴就摆摆手,让服务员出去了。
  张文定看了看桌子上的几个凉菜,刚准备转桌上的转盘,却不料许亚琴已经起身,抓起桌上刚被服务员打开的红酒,就往他这边走来。
  张文定大吃一惊,赶紧站了起来,连忙往前两步迎上,伸出手去作势要抢她手中的酒瓶,嘴里也快速地说道:“许书记,把酒给我,把酒给我。”
  妈的,不管怎么说,许亚琴也是领导,并且还是女同志,他怎么可能让许亚琴给他倒酒呢?这个许亚琴,行事也太反常了!
  “把杯子给我。”许亚琴一手拿着酒瓶,另一只手则挡着张文定伸过来的手。
  “许书记,你就别为难我了,我万不敢当呀。”张文定说着客气话,没有退让的意思,依旧抢着酒瓶,又要注意着别一不小心吃了许亚琴的豆腐。
  许亚琴坚持了一下,不可能总是坚持,她原本就只是作出一个姿态,也知道自己这个姿态一作出来,张文定肯定就会过来抢酒瓶的,所以又客气了两句,酒瓶子便从她手上转到张文定手上了。

  手上抓着酒瓶和自己的酒杯,张文定走了几步,转到许亚琴的坐位前,往杯中倒了酒,又把自己刚才放下的酒杯中也倒些,放下酒瓶,先给许亚琴递了一杯酒,这才端起另一个酒杯,笑着道:“许书记,我敬你一杯,感谢你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过来,也欢迎你到随江、到安青来,让我们有机会向你学习……”
  许亚琴举着酒杯,笑着打断他的话道:“张市长你就使劲地捧我吧,捧得我飘起来下不得地可怎么得了。”
  张文定就奇怪了,这个许亚琴,貌似还真的比较平易近人,说话不怎么打官腔,就是不知道她是故意如此,还是平常就是如此。
  不过,对于许亚琴为什么一个人过来,张文定倒是明白了,她刚才所做出来的姿态,当然不会让别的人看到。
  热菜很快就上来了,二人吃菜喝酒谈天说地,二人分管的工作没有什么交集的地方,工作上真没什么可谈的,又是第一次私底下吃饭,也不好谈论安青别的领导干部。好在随江市的领导们,大家也还是可以说一说的,当然了,说的都是好话,不可能说坏话的。
  说到随江的领导,不可避免地会谈论起现在风头正劲的木书记。
  许亚琴对木书记表达了相当热烈的钦佩之情,有下级对上级的尊重在里面,也有作为女人对另一个女人的景仰在里面。只是,从许亚琴的话里流露出来的意思,让张文定感觉出来了,许亚琴和木书记应该没有打过交道。
  谈论领导的时候,也不可能只谈论木槿花一个人。
  只是,木槿花现在是随江市委书记的最热门人选,而张文定又是木槿花的得力干将,在这种场合下,木槿花自然就占了相当大一部分话题了。
  日期:2016-11-29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