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37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内行要是听着一个外行在自己的面前班门弄斧,那会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啊,关键你也至少说对一次两次啊,这华子建纯粹就是瞎**乱说,明明是清朝的东西,他说成唐朝,明明是一个赝品,他能吹成是真迹。
  这样看了一会,说了一会,让苏副省长就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这世界上还有如此不要老脸的人啊,什么都不懂,一点古玩知识都没有,还假里假气的侃侃而谈,就像是在农民面前把小麦说成韭菜,把萝卜说成黄瓜一样,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好在苏副省长今天已经是发过脾气了,现在正在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以极大的宽宏大量和广阔胸怀在容忍着华子建的满嘴胡扯,苏副省长今天也是倒要看看,看看你华子建还有什么手段,还能不要脸的何种地步。

  说真的,坐在沙发上的二公子都有点脸红了,因为二公子好歹还懂一些,就算不懂,经常来这里闲坐,苏副省长也是给他讲解过那些东西的出土,特点和贵重之处。
  以二公子对这些东西的记忆和认识,他不得不说,今天自己带来了一个傻帽,而且傻的还这样真真切切,傻的还这样有滋有味。
  二公子看着苏副省长,真的很不好意思,他也明白,对这些东西苏副省长历来看的很重,要是今天换个人如此评价和糟蹋这些东西,二公子估计啊,苏副省长一定会一口浓痰吐到他的脸上,还不给东西让他擦。
  华子建是一点都没有觉察到这些,他任然是津津有味的用风牛马不相及的胡言乱语评价着这些个古玩,这样走了一圈,他就被木架旁边的一块石碑给吸引住了,这个石碑呈现着古老和沧桑的内涵,它虽然静静的靠在墙边,但依然可以给华子建一种悠久的感念。
  华子建就走上前去,用手摸摸石壁,开始说话了:“不错,这块石壁真不错,这是唐代最大的书法家颜真卿写的字,上面说的也是安史之乱的历史教训,名颂实讥,字字珠玑啊。”
  苏副省长一下就愣住了,就凭刚才华子建对那些古玩近乎无知的理解,他怎么可能看得懂这个石壁,而且那个上面雕刻的字已经很难看的出来是什么了,华子建还能一口说出是颜真卿安史之乱的感受,这太不可能了,太匪夷所思,太出人意料了。
  而想到了这里,苏副省长就心中一阵的悸动,他很快的,就收敛起了自己刚才对华子建的蔑视和不齿表情,眼中流露出来的那一种惊恐和不安来。
  华子建依然在抚摸着这块石壁,就是这块石壁,和大宇县张广明书记汇报的他们大宇那块石壁一样,而自己刚才说的话也不过是张广明当时介绍石壁的那些说辞,现在华子建不过是凭借着自己的记忆,照猫画虎的说了出来。
  但就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已经让苏副省长感到了极大的恐慌。

  华子建微微一笑,转过了身来,慢慢的回到了座位上,二公子真是谢天谢地啊,这任老哥到底是鉴赏完了,老天啊,他要在评论一会,自己会被活活的窘死,在他的想法中,刚才华子建对那块石壁也是胡言乱语了,连自己都不太懂那个石壁,他华子建能看懂这玩意,老子跟他姓。
  但苏副省长就不是二公子这样的想法了,他回避着华子建的眼神,这个时候的华子建,也像是突然的具有了一种强悍的足以让苏副省长窒息的压力。
  华子建端起了茶杯,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说:“苏省长,这次庄峰的事情我想也给你汇报一下,在我得到的证据中,还是有一些其他的小问题,但我感到太小,比如他和大宇县黄县长的一些传言什么的,我不知道该不该汇报。”
  苏副省长的脸色变得死灰了,从刚才华子建对石壁的评述,到现在华子建突兀的说起了大宇县,这绝对不是巧合,更不是华子建的无意之言,这其中的含义苏副省长比谁都清楚,或许,比起华子建来他都要清楚的多,石壁从何而来,甚至包括黄县长的畏罪自杀是不是正常,这些其实华子建完全都不清楚。
  苏副省长让自己努力的镇定起来,他有点胆怯的看了看华子建,只是一眼,就看到了华子建脸上那萧杀的神情,苏副省长很少怕过人,就连当初乐世祥在北江省当书记的时候,苏副省长也是阳奉阴违,并不惧怕的,但他不得不对华子建心存敬畏了,因为华子建这些年斗华书记,斗韦俊海,斗庄峰的一幕幕场景,都闪现在了苏副省长的眼前,这就是一个妖孽,一个难以掌控,无法击倒的魔鬼,他眼中那阴冷的光直接就穿透了苏副省长的心底。

  苏副省长在仲夏之夜,尽然打了一个寒颤,他不得不重新考虑华子建的问题了,他知道,假如自己继续阻碍着华子建攀升的道路,华子建一定会有几十种方式来对待自己,就像他这次对付庄峰一样,在所有人都认为他必将受到影响的时候,他才亮出了自己的底牌。
  这样的手腕,这样的手段,真的不是常人所及,他之所以能够这样,那是因为他胸中早就藏有了珠玑,现在自己也成了他的对手了,自己能不能斗过他?
  苏副省长开始没有了自信,是的,有时候人在突然之间就会完全丧失自信和勇气,他感到他这次必将输在华子建的手里,因为此刻的华子建手里有一把好牌,而自己没有。
  苏副省长摇摇头,说:“不用汇报给我,这件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庄峰是罪有应得,我们没必要对他有太多的同情,唉,本来我还看好过他,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显而易见的,苏副省长是顾左右而言他,他没有正面的回答华子建的这个问题,当然了,也从他的回答中看得出来,他已经准备和庄峰做最后的切割了。
  但华子建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不过庄峰的事情真是怪不得别人,本来事情并不大,他事实上就是误伤了对方,早点出来自首什么事情都没有,下面也不知道谁接手他的位置啊,不要换上一个多事的人,在乱扯一气,把事情搞的更乱了。”
  苏副省长完全听懂了华子建的话,华子建的言下之意,只要自己没当上新屏市的市长,一定会把事情搞的更复杂,一定要抄出庄峰更多的问题,让火焰燃烧起来,烧到自己的头上,别的不说,就这块石壁,只要好好的做一篇文章,恐怕就能让自己手足无措,无力应对了。

  苏副省长有点沮丧起来,他正要说话,就听门口传来的声音:“李啸岭,你跑我家来做什么,又来骗我老爹的什么好处了?”
  说着话,苏历羽就走了进来,就见她一条浅色连衣裙,戴了一条圆润的珍珠项链,凹凸的身体曲线外惹眼,浑圆的胸口撑起薄薄的衣料,睡着呼吸微微的颤动,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纤细的腰肢充满了美女的韵味,白皙的脸庞透着晕红,有一股少女特有的妩媚,双眼仿佛一汪秋水,嘴角总是有一缕淡淡的笑容,黑色的长发柔顺亮泽,如柔软的瀑布披洒在秀肩上。
  她大大咧咧的进来了,但一下就张大了嘴,受惊了一样的看着华子建,一下不知道说什么话了,她的脸也红了,为刚才自己的咋咋呼呼没有淑女的样子而羞愧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