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好整!狗-日-的!”陈旺狠狠点头,随即推开石磊,躲过新兵手里的行李箱,大步头也不回地走向东风军卡。
  “走吧,上车!”李牧狠着心,大声喊着。

  老兵们和新兵们最后一次相视,新兵蛋子们有的哭出了声音,有的强忍着哽咽着,老兵们,都笑中带泪。
  “弟兄们!我走了!”老兵们用力挥手,跳上东风军卡。
  李牧鼻子猛地一酸,差点没有控制住。深深呼吸了一口,他低声说了一句:“你们任何一个人离开,我想我都可能当场哭出来。”
  赵一云、石磊和林雨转头看向李牧,都嘿嘿地笑了,笑着的眼眶里都有眼泪。
  “五连的!向老兵!敬礼!”
  李牧大喊着,五连所有兵肃立敬礼,向着老兵。其他连队受到了感染,纷纷向自己连队的老兵敬礼!

  指挥组的现场指挥参谋下达命令,东风军卡启动,车队缓缓驶离。
  “向前向前向前!预备!唱!”李牧猛地朝车队狂跑几步,脖子处的青筋爆出来,大吼着。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兵们哭着狂吼着军歌,东风军卡载着老兵们越行越远,然后出了营区大门,消失在黑暗的外面的道路之上……
  朦胧之中,李牧仿佛看到了两年前的今天:
  繁华的大都市,积木一样的建筑物,蠕虫一样的人群和车辆,叫来自小县城的准大头兵们看花了眼。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跋涉,青瓜皮们(奔赴军营的青年)到达了中转站广州。
  街边相挽着手臂的俩黑丝长发女孩儿惊讶地注视着轰隆隆疾驰而过的军车队,对车厢里的大头兵们指指点点。一阵寒风灌入,混着浓重的柴油味,叫李牧精神一振。

  张海超张着嘴巴看着那渐渐远去的黑丝长发女孩儿,全神贯注目光集中在两点两长,就差哈喇子。
  “好冷……”张海超笑着说了一句。
  李牧扯着嘴角笑了笑。
  半个小时前,他们抵达广州火车站,在那里下了车。因为他们是要往东去,广州火车站没有往东的列车,所以要转移到广州火车东站上往东的列车。北上的兵则没有下车,从广州火车站北上。

  一下车,他们就被塞进了早早在那里等候的广州警备区汽车团的东风军卡,组成了车队,拉着警笛就杀进了密密麻麻爬满了车辆的道路,朝广州东站奔去。
  让大头兵们激动的是,军卡直接开进了站前广场,就在出站口前面一列排开,引来人们纷纷侧目。
  一个字:叼。
  走路的时候都不由的下巴上扬了一个角度。
  “当兵的真牛逼。”张海超压抑住激动的情绪,低声说了一句,“牧哥,不知道为啥,我现在看见美女,都没以前那种想法了。”
  李牧指了指张海超身上的青瓜皮,说,“进入角色挺快的嘛。”
  “嘿嘿。”张海超整理了一下衣领,“咱也是保家卫国的一分子了,叼!”
  更**的场面发生了。
  突然,一辆军绿色的车身上刷着“警备纠察”四个大字的普拉多从车队里窜出来,猛然加速,拉着急促的警笛声,车顶警灯闪烁着呜呜呜地一下子就开到了另一条道的中间,在路面上打横着刹住了。
  原来,车队行进到了一个三岔路口,那辆警备车是封路去了。

  李牧亲眼看见,密密麻麻的车辆急忙刹车减速,前面几辆急刹车,堪堪在撞上警备车之前刹停了。这一幕看得李牧和张海超心惊胆战的。
  看着被整个切断的道路,越来越多的社会车辆被挡在外面,张海超乍了乍舌,“这也太牛逼了吧,简单粗暴,叼!”
  张海超看见路口有交警,但是交警看上去似乎不打算做什么,对那警备车的动作更是习以为常的样子。
  “牧哥,警备纠察这么**,交警都不敢管?维持交通封路开路什么的,应该是交警的事情吧?”张海超问。

  李牧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可能这就是军队特权吧。”
  车厢里的其他兵也都纷纷对很快就看不见的那粗暴的一幕低声交谈起来,这种举动无疑是让大头兵们自豪感爆棚的。当然,大头兵们都还不知道,部队执行军务过程中,任何个人和单位都无权插手,不管你是交警还是交巡警。
  十几台满载入伍新兵的东风军卡轰炸着街道,从繁忙的广园东路杀过转入同样繁忙的广州大道。一路上的景象让大头兵们应接不暇。大头兵们大多来自小地方,曾几何时见识过这样车头接着车屁股的场景。
  以至于李牧都不由的暗暗咋舌:“在广州开车,没两下子根本不敢上路。”
  张海超拿手一指头顶的天桥和各种路口以及琳琅满目的路标路牌,说道,“上次我跟我爸开车来广州,好像就是在这什么广园东路转了大半个小时,分明住的酒店在对面,愣是转不过去。错过一个路口起码得绕好几公里才能绕回来,我爸都开傻了。”

  扯着嘴角笑了笑,李牧说,“再来一次国土保卫战情况肯定不一样。”
  张海超笑出声来,自然是明白李牧的意思的。这迷宫一般的交通道路,恐怕能把敌军生生地耗死在路上。
  李牧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继续把目光扔到车外去,看着不断倒退的景象,心事重重的样子。
  他有些恍惚,现在所见到的一切似乎都在飞快地跟自己脱离关系。好看的便装,舒适的鞋子,大手牵着的温暖小手,还有那无忧无虑的笑容,可能很快就跟自己没了关系。

  “海超,我现在看他们就好像看一群需要人保护的小羔羊,这种感觉真神奇。”良久,李牧指了指车外人行道上熙熙攘攘的行人,说了这么一句。
  “班代,回去了,班代?”
  李牧猛然回过神来,顺着声音看去,林雨在唤自己。其他人已经集合成队带回了。赵一云和石磊站在不远处抽烟,说着什么,赵一云看过来,说,“老李,你什么情况魂不守舍的,酒喝多了?”
  “没事儿,走吧,五点多还有一拨,回去抓紧睡会。”李牧摆了摆手,不同他说,其他人自觉地列成了纵队,往回走。
  “老李,你是在想着你那老同学张海超呢吧?”赵一云扫了眼李牧,说,“天亮了你给他家里打个电话不就什么都清楚了,用得着愁眉苦脸的吗?”

  李牧略微苦笑地说,“恐怕要打两个。”
  “几个意思?”赵一云疑惑。
  石磊眼珠子转了转,眉头扬了起来,说,“云云啊你这脑子也就只能玩玩八八狙了。班代的意思是说,那猛人的爹妈离婚了。班代,没错吧?”
  日期:2016-02-06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