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48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昌根!”下定决心之后,杜河流反而觉得内心一阵轻松,说话的语气不由自主的也就硬了起来,“你也是县里的干部。做事怎么能够这么冲动呢?按照包组长所说,胡工和你爱人是同学,老同学相见,说上两句话,也是很正常,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即使你怀疑胡工有什么不妥的举动,也应该向考察工作组的领导去投诉,我相信以包组长做事公正严明的态度,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的。可是你看看你,现在把胡工打成这样,让我怎么向包组长交代?又让县委林书记如何向省环保厅交代?”

  “杜河流,**你这个老王八的祖宗!”丁昌根没有想到杜河流竟然敢训斥他,一时间不由得暴跳如雷,“明明是这个姓胡的勾引我老婆,你还帮着他说话。还他妈的抬出来林晨凯来压我?他妈的就是林晨凯来了又怎么样?他就是县委书记,也不能干涉我收拾勾引我老婆的*夫!”
  “丁昌根,我真替丁县长害臊。养了你这么一个满口污言秽语的儿子!”杜河流也豁出去了,作为一个西北汉子,最忌讳的就是别人侮辱自己在祖宗,他厉声说道:“既然跟你没有办法讲理,那么我打电话给城关派出所报警,让他们派人来处理这场纠纷!”
  “哈哈!”丁昌根听到杜河流要向城关派出所报警,不由得仰天狂笑起来,他老爹丁群众就是从城关镇发家的,把城关镇经营的跟水泼不进的铁桶似的,虽然说他老爹已经离开城关镇五六年了,但是这城关镇依旧是他老丁家的地盘,上至镇丨党丨委书记、镇长,下至派出所、财政所、税务所的领导,哪一个不是他老爹丁群众的嫡系?这时候杜河流竟然说要向城关派出所报警,怎么能够不让丁昌根感到好笑呢?

  “要向城关派出所报警是吗?”丁昌根狞笑道,“老子替你报!老子不但替你把城关派出所所长叫过来,老子还把城关镇的书记和镇长们都叫过来,我倒要看看,他们敢把我怎么着!”
  说着丁昌根一伸手,旁边的一个跑腿小弟赶忙把大哥大给递了过来。丁昌根轻蔑地看了杜河流一眼,拨通了一个号码,大模大样的说道:“喂,是张所长嘛?我是丁昌根啊,在录像厅这里和几个王八蛋发生点纠纷,你立刻带人过来。还有啊,你替我通知王书记刘镇长,让他们立刻带齐镇领导班子到录像厅来见我!你告诉他们,如果超过十五分钟之后他们还没有出现,那就永远不要在我面前出现了!”

  挂了电话,丁昌根把大哥大往跑腿小弟手里一抛,另外一个小弟连忙从旁边台球室内搬过来一把椅子,丁昌根就那么大马金刀地往椅子上一坐,眼睛斜睨着杜河流和包飞扬,一副看你能奈我何的模样!RS
  包飞扬没有想到这个丁昌根竟然嚣张如斯,杜河流要报警他非但不怕,反而主动打电话给城关派出所,还口出狂言,命令城关镇丨党丨委书记和镇长必须在十五分钟之内带着领导班子赶过来?这人他娘的后台是谁?也太嚣张了吧?难道他真的以为,城关镇不是**领导的,而是他的私人店铺?
  也罢,今天就留在这里长一长见识吧,看看着天北县的土霸王,究竟能霸到什么程度!
  心里打定了主意,包飞扬就扫了杜河流一眼,杜河流就脸上凑到包飞扬身前,对着包飞扬耳朵说道:“包组长,这个人叫丁昌根,是我们天北县交通局的一名普通干部  。可是他老爹却是我们天北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在天北县势力庞大,连县长方南山都奈何不了他,也就是县委林书记能够压一压他……”
  包飞扬点了点头,心中就有数。又伸手把小胡叫到一旁,问小胡道:“小胡,伤的咬紧不要紧?不行的话,我先送你去医院。”
  小胡吃力地摇了摇头,说道:“组长,我还撑得住,不要紧!只是,给你惹麻烦了!真对不起!”

  包飞扬看着小胡走动的样子,知道受大多是皮外伤,骨头应该没什么问题,心里也稍稍放心,他说道:“现在不是你道歉的时候。趁着丨警丨察还没有来,你先对我交一个实底,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胡一听,就两眼含泪,噗通一声给包飞扬跪倒,嘴里喊道:“组长,求你救救小娟吧!”
  “小胡,你干什么?”包飞扬脸就沉下来了,一把将小胡从地上拉了起来,“咱们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又在一个考察工作组工作,你如果有什么事情,我能帮上忙那是肯定要帮的,还犯得着给我行这样的大礼?”
  顿了一顿,他又说道:“就算我要帮忙,也得知道是怎么回事才行,对不对?你先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定要告诉我实话!放心,就算你捅了天大的篓子,有我在,谁也奈何不了你!”
  “组长,我什么都没有做,这点我用我的人品向你保证!我只是听了小娟说了一下她的事情!”小胡说道,“她太凄惨了,组长,请您一定要帮帮她!”
  原来呢,丁昌根跟钱曼娟刚结婚还算正常,但是两三个月后,就本相毕露。他实际上是一个变态的***狂。每天晚上都要变着花样折磨钱曼娟,说只有这样才会刺激。钱曼娟每天被折磨的遍体鳞伤,第二天早上还要穿好衣服掩盖着身体的伤痕去上班,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她想过离婚,可是去什么地方把四万元彩礼给凑齐呢?以丁昌根在天北县的势力,自己退了彩礼都不一定能离婚,更何况退不了彩礼呢?一时间钱曼娟就死了这条心,任凭丁昌根折磨,只是她对丁昌根提一个要求,打她身上什么地方都行,就是别打她的脸,因为她还要上班,还要出去见人,脸上不能有伤痕。

  丁昌根一听钱曼娟心甘情愿让他玩那些刺激的花样,当然是心花怒放,虽然说不让打脸,有点美中不足,但是天底下的事情哪里有那么完美的呢?再说了如果把钱曼娟的脸打坏了,玩起来也没有感觉嘛!于是两个人之间就形成了默契,钱曼娟配合着丁昌根玩那些变态的***的花样,丁昌根也很少去打钱曼娟的脸。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年多,情况又起了变化,钱曼娟怀孕了。于是她就恳求丁昌根,为了他们孩子着想,在自己怀孕期间不要动手,等她把孩子平平安安生下来后,丁昌根想怎么着都可以。这是这个丁昌根虽然口里答应的好好的,一到晚上就忍不住,甚至看着钱曼娟微凸的小腹觉得更加刺激,***的手段反而是变本加厉,不管钱曼娟怎么恳求都没有用,甚至钱曼娟把状都告到公爹丁群众那里了,丁昌根那边最多也就是收敛一两天,然后就故态复萌,开始折磨钱曼娟。终于有一天,他下手太重,打的钱曼娟下面出血,送到医院抢救,虽然钱曼娟包住了性命,但是孩子却没有包住。

  这一下,让钱曼娟彻底对丁昌根死了心,铁定了的要和丁昌根离婚。可是丁昌根在天北县势力如此庞大,钱曼娟怎么能够轻易如愿呢?先是调解员这一关她就过不去,不管她怎么控诉,调解员都认为她和丁昌根两个人的夫妻基础牢固,眼下只是一时冲动,所以不能同意他们离婚。调解这一关走不通,钱曼娟就去法院起诉,可是由于丁昌根放出话来,法院那边根本不受理钱曼娟的起诉状。钱曼娟为了这件事情,甚至要去上丨访丨,但是都被丁昌根派的人给截回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